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五百二十二章 牛和地

第五百二十二章 牛和地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张弛发现,社会越是发展进步,个人的自由度就变得越低,想要暂时不被学院和神密局发现行踪,就必须采用一些看来落后原始的生存方式,不去住宾馆不乘坐公用交通工具就不需要提供身份证明,不动用手机别人就不知道你身处何方,不动用银行卡和现金支付,就无法通过交易地点锁定你的行踪。

    白小米选择回京的方式是搭便车,一辆黑色阿尔法早就在外面等着,她显然也不想过早暴露行藏,更不想让人知道他们被传送到了什么地方。

    黄春丽没有把他们送出门,给张弛和王猛买了不少东西,反正有张弛一份就有王猛一份,儿行千里母担忧,刚刚和儿子重聚了三天,这就要面临分开,黄春丽的心里当然依依不舍,可还要把这种不舍深埋,不能让王猛看出破绽。

    王猛跟着白小米乐呵呵先走了,张弛多留了一会儿,望着眼圈儿发红的黄春丽,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楚文熙,估计她和黄春丽也是一样的感受。

    “张弛,麻烦你以后多照顾他点儿,他受了那么多苦,我……我……”黄春丽哽噎得说不下去,真是舍不得儿子离开,可现实又让她不得不放手。

    “师父您放心吧,我一定把他给照顾好,等把他的身份解决了,他就能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了,您要是想他了,随时可以来看他。”

    黄春丽点了点头,提醒自己一定要坚强,上天对自己已经不薄了,张弛会照顾儿子,而且儿子是白家的血脉,白家人也不会坐视不理,人真的不能奢求太多。

    张弛挥别了黄春丽,来到外面,来到阿尔法的副驾上坐下,开车的司机他认识,就是当初在泉城和他一起追击劫匪的张长五,记得这货好像是白小米的师兄。

    张长五打量着张弛,虽然他知道张弛是谁,可一年没见这小子的变化真称得上是天翻地覆了。

    张弛主动向他伸出手去:“本家你好!”

    张长五哈哈大笑,和张弛握了握手。

    白小米道:“既然认识就用不着我帮你们介绍了。”

    张弛把安全带给系上,上次张长五的疯狂驾驶让他记忆犹新,顺便提醒张长五要安全驾驶。

    张长五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意思,微微一笑也不多言,开车离开了北辰。

    王猛在车里看起了动画片,乐不可支,看了半个小时,白小米给他关上了,提醒这小子要保护视力,王猛非常委屈,撅着嘴唇,这小子跟小孩一样。多半时间都是白小米在教他,洗澡上厕所这种事情就得张弛来教。

    王猛学得也算快,简单的词语已经会主动说了,比如说谢谢,比如说洗手,比如说吃了吗。称呼方面他已经能够熟练地称呼白小米为姐姐,可惜不会叫哥哥,不管张长五还是张弛,他一律叫叔叔。

    张长五一张老脸被称为叔叔没什么,可张弛有点郁闷,我特么比你大不了多少,整天叫我叔叔,都被你小子给叫老相了。

    王猛对什么都感兴趣,休息站去洗手间的时候对暖风烘干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站在旁边玩个不停。正开心的时候,一个刺龙画虎的小子推了他一把:“边儿去,你特么在这儿烤猪蹄子呢?”

    王猛以为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很友善,还是第一次遇到满怀恶意的人,王猛怔怔望着那人。

    那货一边烘着手一边骂道:“看什么看?傻波依……”

    话都没说完呢,双手就被吸到暖风机上了,掌心灼热,暖风机噼里啪啦的放电,这货浑身哆哆嗦嗦跟上电刑似的。

    王猛好心想上去帮忙,被走过来的张弛给拖走了,不用问这件事肯定是白小米干的,其实张弛就在不远处看着,如果白小米不出手他也准备出手了。

    出门正看到白小米也出来,张弛向她笑了笑。

    白小米装作没事人一样,张弛跟了上去:“男厕所发生的事情,你怎么就这么清楚?是不是一直在偷窥啊?”

    “神经病,洗手池是公共区域。”

    王猛在一旁连比划带咿呀,他还蛮后怕的,认为如果不是刚才那个人把自己推开,被电得就应该是自己。张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以后你就知道了,这个世界不乏内心险恶之人。”

    王猛连连点头:“……叔……”

    “别特么叫我叔,叫我哥!”

    白小米道:“少说粗话啊,叫你叔都是给你脸。”她朝王猛招了招手,带着他去买冰糕去了。

    张弛回到车里坐下,外面太热还是车里凉快。

    张长五道:“那小子力气蛮大吧?”

    张弛点了点头:“如果车没油了,他从这里能把咱们推到京城都不带休息的。”

    张长五哈哈大笑起来,这货说话真夸张。

    张弛旁敲侧击道:“我记得你叫她师妹,你们到底是个什么门派?”

    “名门正派!”

    跟没说一样。

    张大仙人闭上眼睛,其实就算张长五不说他也能够猜得出来,白小米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庞大的家族体系作为支撑,只是秦大爷和这个家族又是什么关系?那个穷困潦倒的看门老头总不能是一个大家族的掌门人?可能性好象不是太大。

    ****

    京城下起了很大的雨,外面电闪雷鸣,即将完成考试的学生都有些心不在焉,齐冰完成了试题,托着腮呆呆望着窗外,张弛并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内回来,已经是第三天了,依然没有他的消息,为了打听张弛的消息她特地去找了他的同学,见到了和他一起去集训的甄秀波,可甄秀波对张弛的事情闪烁其词顾而言他,齐冰担心张弛出了什么事,这两天变得心神恍惚。

    张弛的几个损友也打来了电话,可谁都没有他的消息,这厮就像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和他一样没有回来的还有白小米。

    齐冰考试的时候脑子里都回荡着私奔的旋律。

    把爱情留给我身边最真心的姑娘

    你陪我歌唱你陪我流浪陪我两败俱伤

    一直到现在才突然明白我梦寐以求

    是真爱和自由

    想带上你私奔……

    签字笔在纤长的手指中无聊旋转着,外面的天很黑,一道闪电突然划过,照亮了外面,也照亮了玻璃窗外贴着的一张大脸。

    坐在窗边的女生因为这个偷窥者的现形被吓了大跳,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妈耶!实在是太吓人了,突然就出现了一张脸。

    齐冰却站了起来,快步来到监考老师面前交了试卷,然后风一样向外面跑去,她看到了那个让自己梦萦魂绕的家伙,趿拉着一双拖鞋,裤腿卷起半截,手里还拎着一把**的雨伞。

    齐冰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飞蛾扑火一样飞扑到他的身上,一双长腿缠住他的腰,张大仙人右手揽住她的纤腰,左手竭力把雨伞伸出去,以免把齐冰的裙子沾湿,笑道:“注意影响,公众场合。”

    “我不!你休想把我丢下不管。”齐冰紧紧抱着张弛,生怕一松手这厮就再度消失。

    张弛抱着她原地转了一个圈,齐冰这才松开,抓着他的衣领开始质问,这么久了为什么不跟她联系?为什么不随同学院的其他同学一起回来,为什么不开手机?为什么说话不算话……

    张大仙人当然不能如实回答,可也不能不答,掏出损毁的手机在齐冰面前晃了晃,这手机彻底报废了。

    此时陆续有同学考完出来,齐冰抓着张弛的手催促他赶紧走,刚才太激动了,不想同学们看到。

    外面暴雨如注,张弛建议他们在门廊下等一会儿,齐冰点了点头,却突然向大雨中跑去。

    张大仙人赶紧举着伞追了上去,很快就追上了齐冰:“你疯了……”

    齐冰忽然转身扑入他的怀里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子。

    张大仙人手中的伞掉在了地上,被风吹得旋转翻腾,就像他们此刻扑通扑通的小心脏。

    ****

    屈阳明听白小米说完了事情的全部过程,点了点头道:“这就是事情的全部?”

    白小米微笑道:“我说知道的全部。”

    屈阳明也笑了:“米小白同学,我代表全校师生向你表示真挚的感谢。”他站起身向白小米鞠了一躬。

    白小米也觉得屈阳明有些隆重了,她站起身道:“其实屈院长不应该谢我,这次大家之所以能够平安回来,主要还是靠了张弛,我只是凑巧打开了一扇门而已。”

    屈阳明示意白小米坐下,他也重新坐了下来:“王猛在什么地方?”

    “一个安全的地方,我想屈院长帮忙,帮他恢复身份,也希望您能够说服神密局方面不要对此抱有太大的关注。”

    屈阳明考虑了一下道:“没问题,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白小米起身告辞。

    屈阳明道:“张弛怎么不来见我?”

    白小米道:“他忙着去会女朋友了。”

    屈阳明主动约见了安崇光,其实就算他不找安崇光,安崇光也会来见他,张弛和白小米平安归来的消息已经传了出来,这么大的事情安崇光不可能不知道。

    屈阳明将他和白小米的谈话内容转述了一遍。

    “她没有说实话。”安崇光断言道。

    屈阳明的态度并不友善:“安局长真正的意思是我没有对你说实话吧。”

    安崇光道:“屈院长,中州墟崩塌绝不是小事,我们虽然阻止了中州墟爆炸,可灵气外泄引起的一系列后续反应还无法掌控。”

    “灵气外泄已经不止一天,引起的反应早已发生,听安局长的意思,您在这次的事件上非但无过反而有功!”

    安崇光微笑望着屈阳明,中州墟救援的事情结束,也就意味着他们之间的合作结束,现在又回到了针锋相对的两面,安崇光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屈阳明会对自己抱有这么大的敌意,虽然现在神密局和学院分开管理,可并不意味着他们要划清界限,处处为敌。

    “屈院长,岳先生当初在我们面前强调过,我们之间应该加强合作,互通有无,毕竟学院主要的职责是为神密局培训和储备人才。”

    “安局长始终这么认为啊,既然如此能否向我解释一下薛弘阳的问题?”

    “关于这件事我正在调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

    “中州墟呢?虽然这件事有惊无险,可我实在看不出神密局在救援中起到了多大的作用。”

    安崇光道:“屈院长非得用这种态度跟我谈话吗?”

    屈阳明道:“我今天来找你,并不是跟你谈合作,也不想跟你谈什么责任,我只想向你强调一件事,从今天起,学院是学院,神密局是神密局,无论学生还是老师,他们有自由选择的权力,但是没有我的授权,你休想碰我的人!”

    安崇光望着屈阳明,他笑了起来,不知道屈阳明如此的强硬究竟是什么人给他的底气,虽然屈阳明在学术上拥有相当的地位,可是在这一领域内部,他并不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安崇光敢断定屈阳明的背后有人在支持,他点了点头道:“既然屈院长这么认为,有些事还是你亲自去岳先生那里解释。”

    “不牢你费心,对了,有件事你没有说错,中州墟崩塌之后,会引起一系列的后续反应,这些事情按理说是由神密局处理的,估计以后的麻烦会层出不穷,你自己多多保重吧。”

    屈阳明离开之后不久,楚江河敲门进来,他将一卷案宗放在屈阳明的办公桌上:“局长,这是我刚刚汇总的案件,异能者犯罪事件这一个月比同期增长了百分之五十。”

    安崇光点了点头:“你去吧!”

    ****

    “下去打两杆?”楚沧海建议道。

    安崇光摇了摇头,他没什么心情。

    楚沧海道:“这座球场过去属于林朝龙的,他死后我买下来了。”

    “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楚沧海哈哈大笑起来:“崇光啊,你如果选择经商一定比我要出色得多。”

    “没可能的,我这个人太贪图享受,一个人想成功首先就要能吃苦,我可做不到。”

    楚沧海道:“不是每个人成功都要吃苦,只是像我这样的人,想要成功就必须要吃苦。”

    安崇光道:“屈阳明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你是神密局局长,你掌握着最机密的资料,你居然问我?”

    “当年他被曹诚光的事情牵累,被迫离开了神密局,后续的资料并不完整,此番颇有点东山再起的意思。”

    楚沧海意味深长道:“岳先生清楚啊。”

    “清楚也不会说,我只是不清楚屈阳明到底是谁放在这里的一颗棋?”

    楚沧海道:“现在看来是一招妙棋,至少让你很不舒服。”其实他何尝不是。

    安崇光道:“中州墟虽然彻底崩塌,可大量泄漏的灵气还是会引起一系列的恶果,最近异能者犯罪事件层出不穷,以后有的忙了。”

    “人手不够?”

    安崇光点了点头道:“严重短缺,今天我过来找你就是想跟你谈谈基金会的事情。”

    “基金会的成立本来就是为这一天准备的。”

    ****

    齐冰感觉周身都散了架,慵懒地趴在张弛怀中,呓语道:“我终有一天会死在你手里。”

    张弛笑着纠正道:“棍下才对!不对啊,应该是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齐冰啐道:“你是头铁牛。”推开张弛下床穿上睡衣。

    张弛以卧佛之姿观山峦起伏。

    齐冰转过身,俏脸红扑扑的,做了个妖娆的姿势。

    张大仙人叫道:“妖精,再吃俺老张一棒!”

    齐冰笑着逃了出去。

    声音从外面飘了进来:“张弛,都六点了,晚上你约人吃饭的事情别忘了。”

    张大仙人这才想起来约几位损友吃饭的事情了,赶紧起身去找t恤,发现地上呢,已经撕烂不能穿了,旁边还躺着齐冰的小短裙,刚才忒激动了,战况有点惨烈。

    齐冰沐浴更衣回来,开始收拾房间,看到张弛仍然躺在那里没起床,催促道:“你赶紧去啊,回头方大航他们又该打我电话了。”

    “你不去?”

    齐冰摇了摇头:“我收拾收拾房间,回头还得去给家人买东西,后天不是就该回去了,总不能空着手回去吧。”

    张弛道:“帮我拿衣服。”

    齐冰皱了皱鼻子,把地上的衣服都给拾起来,全都不能穿了,啐道:“我刚买的裙子,你个老流氓就给扯烂了。”

    “我刚买的t恤呢。”

    齐冰道:“你这是99元三件好吧。”来到衣柜里帮张弛找出了一身衣服,找出了一件除了颜色其他都一样的t恤扔给了张弛,又给他拿了条大裤衩,扔了过去。

    张弛笑道:“你过来啊!”

    齐冰摇了摇头表示不敢,手机果真又响起来了,齐冰看到方大航的名字就没搭理,向张弛道:“赶紧去,你要是再不去方大航就该过来砸门了。”

    张弛点了点头,光溜溜爬起来去外面冲澡。

    齐冰四十五度角看了一眼,这么丑的东西怎么看着这么顺眼。

    ****

    张大仙人神清气爽地来到了烧肉人生,吃饭是他召集的,他反倒是最后一个过来,沈嘉伟、葛文修都来了,今晚方大航做东,方大航看到张弛一个人过来,不由得有些奇怪:“哟,什么情况这是?骑兵没来,战马自己来了,到底是紧跟时代步伐,都无人驾驶了。”

    张弛笑骂道:“就你贫,信不信把你嘴给缝上。”

    方大航凑在张弛身上闻了闻,张弛一脸嫌弃:“什么毛病这是?改属相了?”

    方大航道:“我能闻出女人味。”

    “要不要我把裤衩脱给你仔细闻?”

    “免了,我嫌晦气。”

    张弛跟其他两人打了招呼,葛文修道:“你们学院还真是奇怪啊,整天出去集训,动不动就人间蒸发。”

    方大航道:“这多好啊,总比整天呆在教室里读死书强,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到大学还是继续在教室里呆着你们不腻啊?”

    张弛发现马达没来:“马达呢?你没通知他?”

    方大航道:“通知了,这货现在忙得很,说晚上不一定能过来,听说去国家机关的某部门工作了,傲得二五八万似的,我说现在公务员也不挑成色吗?就他那金毛蓝眼也能混进去,不怕他暴露咱们国家机密?”

    张弛发现沈嘉伟从头到尾都没说话,无精打采落落寡欢,端起酒杯道:“让哥几个久等了,我先自罚一杯。”

    方大航道:“来白的,啤酒喝着多没劲啊。”

    开了瓶百年牛二,张弛干了一杯,问起新店的事情,装修就快结束了,方大航和杨庆功商量了一下,准备在七月十八号开业,其实他今天晚上叫杨庆功过来了,不过杨庆功忙着店里的事情实在抽不出时间。如果不是杨庆功兢兢业业,这俩大股东也没办法安心喝酒。

    张弛算了一下,他陪着齐冰回去估计要呆一个多星期,怎么也不会耽误十八号开业。

    倒满酒杯主动找沈嘉伟喝了一杯,沈嘉伟总算说了句话:“等开业我过去给你们送花篮。”

    方大航笑道:“一定要来,还要带女朋友一起过来。”

    沈嘉伟叹了口气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所有人同时沉默了下去,其实从沈嘉伟来到的精神状态就猜了个**不离十,可都避免提起这事儿。

    方大航道:“分手好啊,中华儿女千千万,不好占就换,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哈哈……”笑了一声发现就他自己在这儿没心没肺地笑,马上停下了笑声:“那啥,我去拿点串。”

    葛文修道:“分手又不是世界末日,嘉伟,不能影响心情啊。”

    张弛道:“我记得上次走的时候你们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分了?”

    沈嘉伟长叹了一口气道:“我妈,我安排她们见了一面,不久婉秋就提出跟我分手了。”

    张弛倒是没听齐冰提起这事儿,刚才只顾着跟她缠绵了,估计齐冰也忘了。

    沈嘉伟望着张弛道:“你回头帮我问问齐冰,到底怎么回事儿?”

    张弛心说这还有什么好问的,肯定是当妈的挑剔呗,按理说许婉秋的条件也不错,梁秀媛反对的原因不知是什么?他点了点头道:“成,这事儿我帮你问问。”

    其实他也有件事想问沈嘉伟,萧九九最近干什么了?沈嘉伟告诉张弛萧九九又去拍戏了,现在萧九九可不得了,跟坐火箭一样飞速蹿红,女演员热搜都进入前二十了,刚拍的校园片马上就要上映,估计上映之后人气还能有个暴涨,现在他老妈梁秀媛看好萧九九能够在今年进入女演员人气前十。

    张弛真心为萧九九感到高兴,虽然这妮子对自己最近不够友善,可她的理想能够实现总是一件好事,估计成为大明星之后越来越忙,也没时间再想起自己吧。

    想到这一层,心里还有点小小的失落呢。

    方大航这会儿又进来了,他向张弛道:“赶紧出去看看,白小米带了个大高个进来,指名道姓得要找你。”

    张弛一听就知道她把王猛给带来了,让方大航把他们请进包间。

    果不其然,白小米带着王猛走了进来,王猛看到张弛就跟见到亲人一样,跑过去乐呵呵抓住了张弛的手:“叔!”

    一群人都望着张弛,他啥时候认了这么大一侄子,张大仙人已经习惯了,只要不喊我爸,你愿意叫啥都行。

    张弛让方大航多加点肉串,这货能吃,桌上的这些菜还不够他一个人垫吧的。

    白小米没打算长留,把张弛单独叫出去,向他道:“人我给你带来了,你看着安排吧。”

    “什么意思?”

    白小米道:“你不明白啊?我一个女生出来进去的总不能带着一个大小伙子吧?”

    张弛点了点头道:“得,我安排他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他是个黑户啊。”

    白小米道:“已经不是了,屈院长帮忙办好了身份证明,他现在有户口,还是正儿八经的京城户口。”

    张大仙人感到白小米够牛逼的,居然能够说服屈阳明帮忙办事,屈阳明更牛逼居然能够帮助一个黑户办成户口,而且是正儿八经的京城户口,自己都没那么牛逼。

    张弛道:“要不这样,我给他安排个住处,然后再给他安排一份工作,你看我让他到新酒店当保安行吗?”

    白小米倒是干脆:“随便!”

    “包吃包住,每月再给他点零花钱,你觉得工资多少合适?”

    白小米道:“包吃包住就行,他反正也不会花钱,你凭着良心给,还有,别让你那帮狐朋狗友把他给教坏了。”

    “怎么说话呢?”

    白小米走后,张大仙人回到房间里,方大航还没有送菜过来,沈嘉伟和方大航两人坐在那儿呆如木鸡,王猛进来之后就喊了声叔叔,然后坐下开始狂吃,都不知道招呼别人的,满桌子的菜让他一扫而光了,这货莫不是饿死鬼投胎?请大家关注威信“小 说 全 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