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嫡女攻略 > 第1721章 随心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嫡女攻略最新章节!

    安若抿了抿唇,放下手中的汤勺,拿起帕子,轻轻的擦了擦嘴。

    乐颜是第一次来鸿云阁,一走进鸿云阁里,就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

    进了门后,乐颜直接忽视了坐在一边的安若,目光落在李砚同的身上,“殿下,今日我那里遇到了一些事情,据说是殿下吩咐的,所以我特来求证一遍。”

    “何事?”李砚同看了眼乐颜,目光落在乐颜那双不悦的小脸上。“我虽刚来李朝,对李朝的一些制度有些不了解,但后来我了解一下,听说李朝王妃每次用膳的制度是八菜一汤一甜点,先前你吩咐说我那里菜量减半,那怎么也该有个四

    菜吧,是吗?”乐颜无谓的看着李砚同,忽然发现,这心一旦放下了,整个人都舒畅多了。

    从前她是不屑于做这种事的,可架不住某些人欺人太甚。

    如今,她也没什么好忍的了。

    人敬一尺,她敬一丈,人若犯她,斩草除根。

    李砚同看了一眼,淡淡道,“所以呢?你嫌少了?”

    “咦,殿下这话,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了呢?”乐颜惊诧一身,往那两名厨娘看去。顿了顿,乐颜道,“今日我回府后,我的桌上就摆了一盘青菜和米饭,这两名厨房说,是你吩咐下去的,所以我就想来评评理了,不过听殿下这口气,你是不知道这事了?

    ”

    李砚同微微抬眸,眸子里闪过一抹寒芒,扫向那两名厨娘,“怎么回事?”

    “殿,殿下,我们我们……”两名厨娘吓蒙了,磕磕巴巴的不知道怎么说。

    “殿下面前,还不快说实话!”逐风站在一边,看着两名厨娘半天憋不住话来,喝道。厨娘看了眼对方,其中一人目光躲闪的道,“回禀殿下,奴婢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下午明明有人来传了口信,说王爷下令,今日给王妃的膳食,准备一叠青菜和一碗

    米饭就够了,奴婢们便照做了。”

    “是啊是啊,的确是如此!”另一名厨娘立即附和。

    乐颜听着这可笑的话语,在一旁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语气娇俏“那传口信的人是谁,想必是你们认识的吧,否则随便一个阿猫阿狗传的口信,你们也敢听?”

    李砚同今日是第二次在乐颜的脸上看到这般娇俏甜美的笑容,第一次则是白天在云清寺时,乐颜与那个男子坐在一起嬉笑的情景。

    莫名的,李砚同觉得有点烦躁。

    看着那抹笑,也觉得格外的刺眼,“莫黎。”

    “属下在。”莫黎上前。

    “本王累了,你带着王妃去查人。”李砚同语气淡淡,不带有一丝的感情,仿佛在他眼里,这是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小到他都不愿亲自出面做主。

    一直没开口的安若,听到这话后,适时出声,“殿下今日一整日各处奔波,累了吧,阿若已经命人提前准备好热水沐浴了。”

    “嗯。”李砚同看了眼安若,冰冷的眼神柔和了几分。

    随即起身,与安若一起走向了后园,只剩一桌子渐渐冰冷的饭菜。

    乐颜看着这一幕,丝毫不为所动,笑着看向莫黎,“如此,就有劳莫护卫了。”

    “这是属下应该做的。”

    ……

    半个时辰后。

    “啊!”

    “啊啊!”

    惨叫声接连从朝颜阁内传出。

    莫黎看着眼前这惨不忍睹的景象,有些不忍心的扭过脸去。

    太……

    变态了啊!

    此时,朝颜阁的大院里,两名厨娘趴在板凳上,双手双脚都被捆了起来,而她们的身上,已经被凌嬷嬷倒满痒粉。

    这会儿两个人浑身上下,痒的挠心挠肺,想抓却又抓不到,那滋味简直生不如死。

    听着这一声又一声的尖叫,珠娴轻哼一声,翻了个白眼,“你们还不打算说实话了?再不说实话的话,我们可要加码了。”

    听闻,两名厨娘死死咬紧牙关,坚决不开口。

    凌嬷嬷见此,怒骂一声,“不知死活的东西。”

    随后,凌嬷嬷从一旁,拿出了一把剪刀。

    “这,这是?”一名厨娘有些惊恐的看着凌嬷嬷手里这把锋利的剪刀。

    珠娴抱着双臂,上前解释道,“这个呢,是我们周朝的一种刑罚,叫做髡刑,这意思也很简单,就是拿着这把剪刀,一刀一刀的剪光你们的头发,怎么样很好玩吧?”

    “什么?这可不行啊!”厨娘吓得瞪大双眼。

    这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何况她们从出生起,就从未剪过头发,这会儿要把她们的头发剪光,岂不是在羞辱她们。

    而且,而且……

    那剃光了头发,不就成老尼姑了?

    见两名厨娘的神情终于有了松动,乐颜朝凌嬷嬷看了一眼。

    凌嬷嬷会意,拔下了一名厨娘的发簪,撩起一缕发丝,‘咔嚓’一剪刀下去,丝毫没有任何的犹豫。

    见自己的发丝落地,那名厨娘当场晕了过去。

    另一名厨娘眼睁睁看到这个场景,在凌嬷嬷走过来时,连忙道,“我说,我说!”

    “是,是……”厨娘终于招了。

    莫黎听到这个,微微皱起眉头,脑海里闪过某些的场景。

    凌嬷嬷收起剪刀,看向乐颜,等待乐颜的指示。

    乐颜坐在院子里,看着一个昏过去,一个吓得浑身惊颤的厨娘,摆了摆手,吩咐人前来松绑。

    “痒死了,痒死了。”松绑后的厨娘,不断的挠着皮肤,很快就把皮肤抓出了一道道的血痕。

    厨娘忍不住了,跪在乐颜的面前,不断的磕头,“奴婢再也不敢了,求王妃大发慈悲,给奴婢解药吧,奴婢实在受不住了啊。”

    乐颜笑了笑,指尖轻轻敲击椅子扶手,“如今求我大发慈悲,你们欺负本王妃的时候,有一个人把本王妃放在眼里了吗?”“就是,一个个踩低败高的狗东西,我们王妃就算再不济,那也是周朝的淮南公主,周朝皇帝也是我们公主的舅舅,岂容你们这些小喽罗在这里放肆!”珠娴早就忍着这一

    口气了,眼下王妃想通了,要惩治这些小人,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厨娘听着珠娴的话,背脊上冒出一阵阵的冷汗。

    的确,这位王妃,是不能得罪的。

    可是,可是……

    她们也是受人所迫呀……

    ……

    鸿云阁。

    莫黎前来复命时,安若还在为李砚同泡茶,并没有离开。“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