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一百五十章 三尊之约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一百五十章 三尊之约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大明辅君最新章节!

    朱由检便没想过只凭这点手段便让这三个妖道退却,何况只要他们在济南府一日,这三个妖道便一日不会消停,而且即使这三个妖道不去与几人为难,朱由检也没想过放过这些为恶之人,今日这一手,不过是为了在济南府的百姓面前博个正大光明的名义罢了,也好为日后除去三个妖道铺下一个除魔卫道的基础。

    看着那有些恼羞成怒的蘅芜尊者,朱由检笑着道:“那不知尊者意欲如何?”

    那蘅芜尊者见几人手段心下便明白自己的这些手段已被几人识破,于是对着这几人道:“本尊的三尊观中尚且关着不少沾染了邪祟的少年,我观二宝道友的道法也颇为不俗,本尊想择日开坛除祟,今日想请二宝道友一同前往相助,只要二宝道友与本尊三人一同为济南府百姓除去邪祟之祸,那道友门下之人伤我师侄之事也就作罢了。”

    胡二宝道:“不知蘅芜尊者准备如何除祟?”

    蘅芜尊者阴狠的道:“当以三味真火焚尽一切罪恶。”

    胡二宝明白,这蘅芜尊者是想拖他下水了,想来只要他不答应,那便是不愿助济南百姓,他便可以名正言顺的为难几人了,想来这蘅芜尊者还有其他说法,于是胡二宝神秘一笑道:“贫道不过是路过济南府,不愿沾惹是非因果,何况贫道对除祟一事并不擅长,恐怕贫道帮不了三尊了。不如请尊者再说说其他办法?”

    蘅芜尊者微微一笑道:“既然道友不愿为济南百姓出一份力,本尊也不勉强。只是那祛邪除祟之事颇为损耗修为,所以本尊祛邪之时需要两位道童为本尊三人护法,道友身旁这二人正好合适,只是本尊平白开口请这二人为本尊护法也有些说不过去。而本尊见道友道法高深,所以开坛之日本尊想与道友探讨一番道法,若是道友更胜一筹,本尊愿与道友共享三尊观香火,若是本尊三人侥幸胜了,那边劳烦这两位小友留下为本尊护法几日如何?”

    胡二宝见这蘅芜尊者果然打起了身边那位小爷的主意,心想你也当真不怕死,其实就算蘅芜尊者不邀他斗法,他也要想办法找个借口挑衅这三个妖道与他们斗上一番的,否则那位小爷的计划就实现不了了,如今这蘅芜尊者主动开口,如此一来倒是省了许多口舌。

    “既然蘅芜尊者有此想法,贫道自不敢推辞,否则难免让人觉得我龙虎山胆小怕事,贫道也想看看三尊的道法高深到何种程度。那便请蘅芜尊者定好了开坛之日时派人来通传一声,只是贫道无法在济南府久留,还请蘅芜尊者早些定下才好。”

    蘅芜尊者见那二宝真人应下,心下不由一喜,论那些装神弄鬼的手段他们还真没怕过谁,“既然二宝真人不便久留,那本尊便把那开坛之日定在明日午时吧,到时候本尊会请总督府的老太君前往做个见证,还望二宝道友能够准时前往。”

    胡二宝故作高深的笑道:“蘅芜尊者是否太心急了一些?尊者还没说那开坛之处设在何地呢,贫道如何准时应约?”

    蘅芜尊者倒不是疏忽了,只是他想着开坛之处当然是设在三尊观外,便没有特意去提起,此时对面二宝真人提起,他才道:“倒是本尊疏忽了,心里想着在三尊观外开坛,却没来得及与道友言明。”

    二宝真人大度一笑道:“无妨,无妨,既然尊者选定了开坛论道之地,而贫道又是以一对三,那这道法的论道之题,贫道便不客气了。”

    三尊闻言一愣,竟又是被这二宝真人抢先一步,这先题权在谁手里,那自然会选择于己有利的道法,而对方会不会这道法,就看天意了。只是那二宝真人话已说道这份上,他们也不好再去争抢,本身自己这方就占了先机,若是便宜都被自己占了,到时候斗法即使赢了也免不了被说赢的不甚光彩,只是尽管三尊手里会的戏法不少,但心里也没什么底气,这世上的戏法、手法多着呢,哪是人人都会的。

    蘅芜尊者面色有些不自然的道:“应当如此,只是本尊尝闻龙虎山道法高深,这三轮论道便由道友出两题,本尊三人出一题如何?”

    二宝真人看了朱由检一眼,见朱由检轻轻点了点头,他便应道:“贫道依尊者所言。”

    蘅芜尊者见二宝真人应下,心里便是一喜,道:“请二宝真人赐题。”,这时看的就是谁的脸皮厚了,若是二宝真人当真不应他们也没有办法,只不过是那二宝真人落了些势头罢了。

    胡二宝笑道:“现在就要开题好回去准备了吗?三尊竟是对自己的道法如此的没有信心?”

    蘅芜尊者尴尬一笑道:“非也,非也,今日当着济南府的百姓将这道法讲明了,也好少些猜忌。”

    胡二宝也不与他计较,他准备好的戏法本身就不怕几人知晓,反正设下的杀招不在戏法本身,而在戏法之外,他笑着对蘅芜尊者道:“那这第一轮论道,贫道的题面是‘油锅打坐’。”,说完,他朝着蘅芜尊者伸手示意,请对方出第二题。

    蘅芜尊者一听是“油锅打坐”,他心里便是一喜,这道法题目三人随便一人都会,只是以前的戏法并非是在油锅打坐,而是“油锅洗手”,或是从油锅里捞铜钱。如此一来,题目三尊这边的第一轮无论谁上,那都是可以确保不输了。

    蘅芜尊者略一思索,便想出了一道戏法,他对着二宝真人道:“本尊的第二轮论道题面是‘浴火涅槃’。”

    这“浴火涅槃”的戏法胡二宝连听都没听过,一听那蘅芜尊者说出名字,胡二宝就有些后悔了,当真不该答应他让他出题面。

    此时既已经成为定局,他也不去多想,直接朝三尊道:“第三轮论道的题面是‘钉板浮空’。”

    一听“钉板浮空”,三尊心里很是疑惑,“浮空术”他们倒是听说过,但这钉板浮空是怎么回事他们就不懂了,不过想来应该与浮空术差不了太远。

    于是三题既定,三尊心下也安了,今日便不与这龙虎山一干人等再做纠缠,一日时间几人还是等得了的,待那二宝真人输了道法后,他们便可将那少男少女带回三尊观好好招待了。

    事情已定,三尊也不在此耽搁,那蘅芜尊者朝着几个抬撵的门徒示意,几人便将三尊的步撵抬起,往客栈外而去。

    见三尊要离开,围着客栈的信徒纷纷给三尊让出一条道来,最先出了客栈门的蘅芜尊者一挥手里拂尘,对着一般信徒道:“本尊三人于明日午时与龙虎山道友论道做法,结束之后便为济南府祛邪除祟,无量天尊。”

    那些信徒闻言纷纷朝着三尊跪拜,口呼“三尊功德无量。”

    待三尊离开之后,那客栈掌柜和伙计才敢从楼上下来,面上不可思议的道:“就这样走了?”

    胡宝笑着道:“不然掌柜的还想怎样?”

    那掌柜的尴尬一笑,如何也说不出怎么没把你们烧死的话。

    之前那三尊道人来到客栈之时,再加上客栈外人声杂乱,客栈掌柜和伙计都无心去想,只是人一散去,那客栈掌柜的倒是还没注意到,反倒是那伙计不解的看向胡二宝道:“你此前来时还不是这副打扮,怎么突然就变成个龙虎山的道士了?”

    胡二宝高深莫测的一笑,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贫道这是入市修行,谁知撞上了这三个妖道,这才不得已亮出真实身份。”

    胡宝在一旁听得大笑不止道:“掌柜的切莫听他胡说,他这不过是穿个道袍骗骗那三个道人的,我们哪是什么龙虎山的门下,就是些普通的过路之人。”

    那掌柜的不解的问道:“那道长方才亮出的那些道法?”

    此时胡二宝也不装了,放下那副假模假样的姿态笑着道:“跟那三个妖道一样,不过是些糊弄人的障眼法,掌柜的想看我这还多的是呢。”,说着,胡二宝伸手一探,在亮出来时手里顿时多出了一只母鸡。

    那掌柜的叹服道:“道长果然是高人呐。”

    胡二宝不以为然的哈哈一笑道:“贫道明日还要去与那三个妖道,掌柜的麻烦将这只鸡拿去炖了,贫道也要补补身子。”

    朱由检看着胡宝和胡二宝道:“这就是你们要去对付那妖道准备的道具?”

    胡二宝腼腆一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嘛,补好了身子我才有力气去坑人啊。”

    朱由检自不会去与他计较一只母鸡的银子,花了也就花了,只是明日的斗法他心下却是没底,于是开口问道:“对于明日的斗法你可是准备好了?”

    那掌柜的见几人有正事要说,也知道不便在此,便接了那只母鸡朝后厨去处置去了。

    胡二宝正欲与朱由检详细说道,却见此时客栈的门外突然涌进了许多的百姓。

    几人心下大骇,莫非是那三个妖道估计面子之前没在客栈直接动手,此时离开了才安排了人来擒拿他们?

    高寒、胡宝二人见情形不对,连忙越众而出将那些百姓与朱由检几人阻拦开来,只是他们没有弄明白这些人的来意,因此也并没急着动手。

    那些闯进客栈的百姓见去路被高寒、胡宝二人拦住,不由心下大急,却又不敢太过莽撞,于是就见这些人在高寒、胡宝二人面前纷纷跪了下来。

    这些百姓一跪下,不仅站在这些人前面的高寒、胡宝愣住了,就连后面的朱由检等人也一时不明白这些人到底什么意思。

    只有胡二宝心下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装出了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这些人与那些之前被他骗过的人并无二致,都是对他这高人有所求而来的。

    高寒与胡宝回过身看着朱由检,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待朱由检开口询问,就听一旁的胡二宝口宣道号,“无量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