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三尊临门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三尊临门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大明辅君最新章节!

    客栈掌柜手里兜着胡宝塞过来的银两,嘴里连说:“使不得,使不得,小老儿此时即使拿了,日后也是要连本带利吐出来的。”

    胡宝不以为然的道:“店家暂且收着就是,其他的事情我们家公子会解决的。”

    那掌柜的看看躺在地上的几个道士,再看看胡宝,他“唉”的叹了口气,然后捧着银子银票转进了柜台。

    那几个道士躺在那里恨恨的想着,“一会定要你们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胡宝看着那几个道士的眼神,就知道这几人在想些什么,之前他取了那几人的银子,此时他也不再急着往楼上去,就搬了个长凳坐在了楼梯口看着那几个道人,免得这几人缓过来后找那客栈掌柜的麻烦。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那几个躺在地上的道士总算缓过劲来,一个个的试着从地上爬起来,几人见胡宝虽然看着他们起身但丝毫无动于衷,于是几人大着胆子试着朝客栈的门挪去。

    都快出了客栈门了,几人看胡宝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对他们的行为一点也不理会,几人终于鼓起了勇气撒腿就朝外跑。

    一见这些人总算离开了,胡宝才将长凳放回了原处,嘴里不满的抱怨道:“也不快些走,还等着爷爷欢送呢。”,接着他便拍拍屁股上了楼。

    朱由检一行人此时都已知悉那济南府的三个妖道要把朱由检和锦绣二人捉了去祛邪除祟的事,此时正都聚在胡宝的房中讨论此事。

    此时那胡二宝正穿着一身早已准备好的龙虎山道袍坐在正中,朱由检将想好的台词交与了他,就等着那三个妖道上门来拿人了。

    胡宝离开房间是里面还只有胡二宝一人,此时一回来就见屋里挤满了人,不由笑道:“二弟又趁着我不在给大家演示你那戏法了?”

    胡二宝白了他一眼道:“我都紧张的心肝都快跳出来了,你还有心情说笑。”

    张之极道:“瞧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咱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就这区区三个妖道就把你吓着了,也着实太没出息了,以后切莫再说是我表兄,即使是假的小爷我丢不起这人。”

    一旁的骆养性伸手挑起朱由检的下巴调侃道:“别说五哥这白白嫩嫩的就是招人稀罕,那妖道口味倒是挺重,居然还好这一口,来,先给小爷乐一个,也让小爷品品滋味。”

    朱由检伸手一把打开骆养性的手道:“又皮痒了不是?”,接着不在理会骆养性,转头看着胡宝问道:“怎么样了?”

    胡宝便将之前楼下发生的事情与众人说了一遍,然后又道:“那几个道士应该回去搬救兵去了,已经走了一盏茶的时间了,想来用不了多久也该到了。”

    朱由检笑着道:“自从帮子瑜在雄鸡帮收了利息之后,好像咱们欺负人总是喜欢收点利息,也算那几个小道士倒霉,上杆子的来找虐。”

    倒是卢象升比较稳重,道:“还是慎重一些的好,毕竟此地我们人生地不熟,他们人多势众,这满城都是他们的信徒,一个不好便是惹火烧身。”

    朱由检拍了拍卢象升的肩膀道:“卢兄不要这么紧张,放松一些,那些百姓信奉的可不是那三个妖道,而是道家的无上神通,那妖道号称是

    崂山道士,咱们二宝真人是龙虎山的道士,至少初次见面也不会弱了名头,那些百姓既然尊崇道家,咱这大明朝还有比龙虎山更正统的吗?”

    卢象升道:“那三个妖道在济南府威信甚隆,二宝只是凭着一身龙虎山的道袍便说是龙虎山的道士,那些百姓岂会轻易相信?且不说二宝本就是假的,便是真的那三个妖道也能给编排成假的。”

    朱由检神秘一笑,道:“身份可能有假,但道法还能有假吗?我们便也让二宝真人露上两手,且不玩些新花样,就和那三个妖道一般的手法就行,我就不信,难道那三个妖道还能亲自揭穿自己的道法不成?”

    此时,几人都将目光看向胡二宝,胡二宝被众人盯着,心里更是紧张了,手心都有些冒汗,他略有些结巴的道:“都都都看着我干嘛?”

    朱由检道:“现在我们才几个人,一会的人可是更多,你到时候可不能露了怯,你要相信你就是龙虎山的二宝真人,拿出你们平日里行走江湖的那些本事来,今日又不是让你去杀人,你怕些个什么?难道忘了你们当日经过济南府时是怎么被那三个妖道的爪牙欺负的吗?若不是他们,你们也不至于一路饿着到了保定,你兄弟也不至于惨死,今日便是你报仇的机会,也是考验你的专业技能的时候了。”

    原本胡二宝心里还有些害怕,此时一听朱由检提起之前在济南府被欺负的事和他兄弟的死,胡二宝心里那些紧张顿时消失殆尽,以前行走江湖坑蒙拐骗的时候,场面比现在也小不了多少,那时候还不是信手拈来。

    几人在房内讨论了许久,只是那号称三尊的妖道却迟迟不见人影。

    差不多过了一个时辰,正当几人等的有些不耐的时候,就听到外面的大街上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朱由检走到窗边推开窗子,就见外面的街上人稀稀拉拉的跪倒一片,嘴里还不住的喊着道号,有称“无量天尊”的,有喊“恭迎三清道尊”的,口号乱七八糟的不一而足。

    朱由检看着自远处而来的三个道士,其中一人白发白须,看上去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样子,另外二人留着山羊胡子,都是一身灰色道袍,结着混元髻,三人皆在蒲团上闭眼打坐,在撵上由弟子抬着前行。

    路上虽然被信徒堵得水泄不通,但凡是三人过处,前面的信徒自觉的让出一条道路,即使在拥挤的街道上,一行人前进的速度丝毫不见阻塞。

    胡二宝来到朱由检身边,他伸手指着那三个道士介绍道:“那个白须白发的道人道号蘅芜尊者,中间那个中年道人道号泽芜尊者,右边那个年龄长一些的道人道号虚芜尊者。”

    朱由检点了点头道:“这三人样貌看上去倒没有说的那么可恶。”

    一旁的卢象升道:“什么叫道貌岸然,知人知面不知心,若是这三人长就一副凶恶面孔,恐怕济南府的百姓也不会如此的推崇他们了。”

    不多时,那三个被人簇拥着的道士便在客栈的门前停下,朱由检将窗板放下,看着胡二宝道:“下面就看你表演了。”

    胡二宝认真的点了点头,这边一行人刚起身准备出门,房门外面就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声音甚是急促。

    胡宝刚一把门打开,就

    见客栈掌柜急切的说道:“不好了,三尊亲自来了,这下麻烦了。”

    胡宝还是那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道:“这不是早就该猜到的事嘛,掌柜的何故还是如此紧张?”

    那掌柜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年轻人当真是不知道这世道的厉害,小老儿可是亲眼见过三尊出面将人一家八口活活烧死的场面,连八旬的老妇人和刚学步的孩童都没放过。”

    朱由检越众而出,站在那掌柜的面前道:“掌柜的越是如此说,本公子越是要会会那三个妖道了,若不为这些人手下的亡魂讨个说法,那日后这济南府便算不得是青天白日了。”

    说完朱由检朝着胡宝道:“你且出去应付着,把你打的人再当着三尊的面打一顿。”

    胡宝搓着手嘿嘿一笑道:“得令。”,说完便从那掌柜的身旁钻了出去,一路讯疾如风,好似急不可耐的就要去教训人了。

    刚一下了楼梯,胡宝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师傅,就是他。”

    胡宝一看,说话的这人正是被他卸了两条膀子回去搬救兵的道士,人不由的笑着道:“呦,小道士的膀子接上了?没看出来你们这里倒是还有能人啊。”

    那小道士指着胡宝道:“三尊面前休得放肆,就你那点小伎俩,以三尊的道法只需抬抬手指便可处置了你。”

    胡宝道:“是吗?怎么只有你一人?你其他的那几个同伙呢?”

    那道士手依然指着胡宝没有放下,但一听闻胡宝问话,他不由的转回头去寻找那几个同伙,只见那几人躲躲闪闪的藏在三尊后面不敢出面。

    那小道士不知在他离开后胡宝又对几人做了什么让他们如此害怕,见几人不肯上前,他只好硬着头皮开口道:“你休要张狂,三尊来了,今日便是你等魑魅魍魉不得翻身之日。”

    胡宝嘿嘿一笑,那道士甚至都不见他如何动作,胡宝的身影已经贴近到了他的身边,接着再次施展之前的手法,只听“咔咔”两声,那道士的双臂再次被卸了下来。

    这次胡宝可没帮他按着麻筋止痛,连个缓冲都没有竟硬生生的将他两条膀子扯断,这次可不是脱臼那么简单,胡宝可是生生的将这道士的骨头都折断了。

    那道士再次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这次的痛可是比之前强烈了不是一点两点,他看着自己两个软软下垂的手臂,这才明白为何其他几人不敢上前了,只是此时他再后悔也没用了。

    胡宝折断那道士的手臂后快速退回到楼梯的下沿,朝着那道士道:“我这雕虫小技可还入的了大师的法眼?”

    那道士牙齿痛得都咬出血丝了,哪还有心思再去与胡宝斗嘴。

    胡宝见他痛的说不出话,连忙提醒道:“快请三尊给你治伤吧?你不是说三尊抬抬手便能解决了吗?那还等什么?多等上片刻你就要多受片刻的罪,再多耽搁一会你这手臂可就废了。”

    一直在蒲团上闭眼打坐的三尊这时才睁开了眼睛看着这个折断了小道士手臂的人,只是他们仍旧未曾开口。

    那小道士经胡宝提醒,此时也想起了向三尊求救,他忍着痛急忙回转身跪在三尊面前恳求道:“三尊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