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三十六章 暗箱操作(上)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三十六章 暗箱操作(上)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大明辅君最新章节!

    待项洪离开,门外候着的太监将书房门再次关上。

    朱常洛不待张维贤询问,便对他说道,“是锦衣卫暗卫的名单及部署。”

    “如此看来骆思恭是已经投向太子了,只是现在锦衣卫还不能够动用,免得惹皇上猜疑坏了大事。”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可以让子瑜与小骆多多来往,一些我们不便出面的事情你可以授意让他们来操作。”

    “若是以前倒是可以,只是现在……”张维贤听了太子的话又是一声叹息,“恐怕子瑜现在没有那个心思了,不过五世子与小骆往来甚密,倒是可以通过世子……”

    不待张维贤说完就被朱常洛打断了,“不妥,世子出面与我没什么区别,京营现在怎么样了?”

    提到京营的状况,张维贤又是一阵无奈,“京营兵马纸面上还有三十万,实际除去营建与占役,怕是能有十万八万就不错了,若是整顿下来可用之兵不过五万。”虽说京营是张维贤心中的骄傲,但多年积弊下来,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了。

    “京营兵马要及时整顿,目前辽东战事吃紧,以免再生庚戌之变。”

    “目前工部没什么营建项目,之前调用营建的兵员可以调回操练,加上之前神机营、三千营和五军营的剩余兵马,可达十五万之数,但现在占役人员暂时不能调回,否则支持太子的一些官员贵胄可能会转向。”

    朱常洛听闻吃了一惊,“占役人数竟有十五万之多?”

    “太子有所不知,许多官勋将京营官军调为己用的达五万人数,这一部分人马虽然可以调回,但目前的状况实在不宜调动,如此敏感的时间,若是大动干戈,有心人定会以为太子有所行动,借此大做文章。另外九万官军的名额,多是被这些人占了给自家的家丁护院,另外一万是京营各层官军留的空额,这是自成祖年间就留下来的陋习,一时难改。”

    朱常洛听闻,揉了揉太阳穴,想了半天才说道,“占役、空

    额现在就不要去动,营建官军先调回操练,半年之内可战之兵至少要保证在十万以上。另外六部及内阁你先拟一份补缺的名单出来,我试探过父皇的态度,他对此事已经默许了。”

    谈完了正事,张维贤又与太子闲聊了一会就告辞离开了。

    第二日一早,张之极的门前几人都有些无精打采,一夜的时间房内没有丝毫的动静,几人怕出事,轮番着隔一段时间便往里面看看。

    天方亮,张之极的房门从里面打开了,只见一夜时间张之极憔悴了许多,原本洁净的脸上冒出许多胡茬,头发略显凌乱,抱着芙蓉在地上坐了一夜,衣服上面除了血渍也都是褶皱。

    “忠叔,帮我安排水色的后事。”张之极朝着张忠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少爷,少爷您节哀,顺变去看看老爷吧,他为了您的事昨晚带兵把方首辅的宅子都给围了,回来后也在这守了一夜,因为军中有事也才刚刚离开去了书房。”

    听了张忠的话,张之极有些意外,没想到老爹竟能为他围了方府,“我知道了。”然后转头看了看朱由检等人,“你们都回去吧,我没事了。”

    骆养性回去传了话也早已回来了,几人看着张之极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相继离开了。

    待众人离开之后,张之极来到了张维贤的书房,此时张维贤正与张勇谈论着事情,见张之极到来,两人便停下了。

    “爹。”张之极只是叫了一声。

    张维贤站起身绕过桌案来到了张之极身边,拍了拍张之极的肩膀道,“子瑜,这事是爹做得不对,若不是爹一时糊涂……”

    张之极打断张维贤,恨恨的道,“爹,这事不怪你,只是方世鸿,我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子瑜,这事你千万不可冲动,待刑部出了结果再说,昨晚我已经去与太子谈过,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一切还要看皇上的意思。不过你放心,爹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爹,等处理完水色的后事我想去辽东。”

    “这……”张维贤又为难了,辽东战事频繁,张之极又无后,这要真的去了还不知能不能回来,“子瑜,爹明白你的心情,要不你先去京营吧,最近爹准备整顿京营,操练官军,你先去京营跟着历练,就当散心了。何况如今朝中局势未定,你想去战场也要等爹帮你报了仇再说。”

    “那就按爹说的办吧,关于水色入宗祠的事……”

    “就依你吧,爹不至于在一件事上糊涂两次。”

    一早督察院、刑部、大理寺及顺天府纷纷上折子参奏昨晚方世鸿涉坠马案一事。

    内阁收了折子,方从哲一大早就往乾清宫请罪而去。

    虽然万历皇帝已不问朝政,奏折也已交由太子批阅,但督察院、刑部和大理寺的三份折子方从哲却直接拿给了万历皇帝。

    “中涵,朕不是交代了所有奏折交由太子批阅吗?”万历皇帝有些不悦的问道。

    “启禀陛下,老臣是来请罪的,犬子世鸿昨日夜间被几个混混拉着去青楼多喝了几杯酒,后来因为一个小混混看上了一名妓~女便想将那人强掳了去,中途那名女子因挣扎,不慎坠马而亡,犬子也牵涉其中。”方从哲看了看万历皇帝的面色有些不虞,便接着道,“刚好被巡城御史薛贞遇上,以为此事是犬子领头便将犬子缉了,这些是督察院、刑部、大理寺及顺天府的折子。”方从哲小心翼翼的将折子递上。

    万历皇帝伸手将方从哲手里的折子接过。

    方从哲将方世鸿的案子摘了个干净,按他的说法不过是随从过失,甚至说连过失都算不上,只是被人牵连,但三司和顺天府的折子可不这么说的,他本以为皇帝不会去看奏折,这一下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方从哲无奈,但也只能交上奏折。

    万历皇帝拿过折子正要打开,方从哲连忙开口道,“皇上,老臣教子无方,请求致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