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冒牌纹身师 > 第26章 黑夜杀机(继续各种求)

第26章 黑夜杀机(继续各种求)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冒牌纹身师最新章节!

    老瘸子不是纹身师,自然对赵颀的话也深信不疑,因此也没去多想,等赵颀离开之后,这才戴上斗笠背上宝剑,提着灯笼走到后院最深处一栋破败不堪的房间门口。

    吱呀一声推开木门。

    在灯笼的朦胧光芒映照之下,只见房屋中间摆着一张供桌,墙上挂着几幅画像,画像下面的木案上密密麻麻摆满了灵牌,每一块灵牌上都写着一个齐姓开头的名字。

    老瘸子将供桌上的蜡烛点燃,然后拿起一把扫帚将灵堂之中的蛛网灰尘都清扫干净,最后跪在灵位前面,点燃几炷香插在香炉之中伏地九拜。

    “齐家列祖列宗在上,齐海不孝,血海深仇至今未报,但请放心,这次我一定会将唐门上下杀的干干净净,提他们的人头回来祭奠你们,还请列祖列宗保佑!”

    一番简单的祷告之后,齐海吹灭蜡烛退出灵堂,抬头四周观看一番之后纵身越过围墙,身形几个起落便在昏暗的夜色下往荒野而去。

    而就在老瘸子离开不久,一高一矮两个人影也从黑暗中显出身形。

    “老瘸子半夜从未出过门,看来是机会到了!”

    “走,跟上过去看看!”

    两人一番简答的交流之后也身形拔地而起,如同两只夜鸟一般追了下去,夜风之中只能隐隐听到衣袂猎猎的声音,霎时之间便又恢复了宁静。

    三道人影一前两后,很快就离开平安镇。

    而就在三人离开后不久,黑暗中又有两道黑影如同鬼魅一般跟上了上去。

    平安镇西北七八里外有一条峡谷。

    峡谷中一条河流,春夏水量充沛,乃是南荒一条大河的支流,不过眼下秋冬时节,河水平缓露出河床,大大小小的石头如同野兽一般趴在河水当中,影影绰绰看起来令人心惊胆战。

    “嗷呜~~”

    “嗷呜~~”

    黑黢黢的山谷之中,传出来此起彼伏的狼嚎。

    混迹在莽荒边缘的野狼,又开启了每日例行的惨嚎比赛。

    老瘸子在峡谷口微微停下来,四周再次观察一番之后就直接冲入峡谷之中,瞬间就被黑暗吞没了身影。

    片刻之后,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急速而来,停在谷口同样微微观察片刻之后也追了进去。

    等两人消失,又有两道黑影如同突然出现一样就站在了谷口,短暂的观察之后身形一闪,霎时便失去了身影。

    这二人并非是破空而来,而是因为速度太快,加上黑夜光芒微弱,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目力所能观察的极限。

    而要达到这种速度,只有纹有风系加速符的符文师才能做到。

    老瘸子的速度很快,虽然峡谷里面似乎一片漆黑,但对于他们这种武功高手来,依旧还是能够大致看清四周十余丈的情形,一口气深入峡谷约莫三里之后,老瘸子放慢速度,走到一颗长在悬崖边的枯树附近的时候突然就失去了踪影。

    “咦,哪儿去了?”

    黑暗之中,坠在后面一高一矮两个人影不由轻轻咦了一声。

    “你们是在找我么?”

    黑黢黢的夜空之中,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

    “谁?鬼鬼祟祟,快滚出来!”瘦高的人影反手抽出背后的宝剑低喝。

    “既然已经来了,就把命留下吧……”

    随着低沉而冰寒的声音,高个子还没回过神来,突然一个身影从高个子身后显露出来,手中的宝剑寒光一闪,一颗硕大的人头便腾空而起飞出去丈余远砸入冰寒的河水当中。

    矮个子反应迅速,低吼一声扑上来,双拳在黑暗中竟然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但却不想近在咫尺的攻击却扑了个空,只看到高个子的无头身体歪到下去,就在他惊恐寻找敌人踪迹的时候,突然身体一抖,只见一柄雪亮的剑刃从自己胸口透出来。

    “你……”

    矮个子扭头想回身看看敌人的样子,但随即汩汩血水从口鼻之中冒出来,身体软绵绵的跪了下去。

    “噗~”黑暗中老瘸子抽出宝剑,身体一闪便从原地消失。

    而等他消失不久,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旁边,突然多了两个黑衣人,其中一个蹲下来翻看了一下死者的身体,然后低声说:“野狼谷的人,七当家夜猫子辛渐和八当家虎抓手高平,看来门主猜的不错,这齐海果然学会了符文术,竟然能够轻而易举杀死两个符文师,一定要小心!”

    “这古符书果然神奇,连齐海这种毫无天赋的人都能学会,一旦落到我们手中,我唐门必然能够超越五殿八阁比肩三山,成为九州的主宰。”

    “不错,当初围剿天机谷,龙虎山和许多宗门本想将天机符术瓜分,可惜损失惨重却一无所获,而且落得一个里外不是人的局面,如今天机符术再现世间,这次机会我们一定要抓住。”

    “呵呵,大宋在八大帝国之中实力最弱,但却野心不小,赵昆不过一个镇守边荒的郡王,竟然还想霸占古符书,我唐门隐忍了三十年,给了大宋三十年时间,他们竟然还是没有得手,真是一帮蠢货!”

    “不错,白白给了他们三十年时间,真是蠢的不可救药,走吧,小心一些!”

    两个黑衣人讨论几句之后,其中一个侧耳听了片刻之后身形一闪失去踪影,另一个也跟着迅速消失。

    山谷继续往里走越发的狭窄,两边的山壁越发陡峭,河谷的水流也逐渐湍急,激流冲击着大大小小的石头发出巨大的轰鸣,在寂静的夜色中听起来清晰无比。

    老瘸子如同一头敏捷的猿猴,在大石头和山崖下垂荡的古藤上蹦跳摇荡。

    一轮圆月慢慢升上天空。

    清冷的月光映照下,山谷越发显得幽静而漆黑。

    这次足足走了五里之后,老瘸子最后在一块突兀而出的岩石下面停了下来。

    左右再次仔细倾听观看一番之后,这才顺着岩壁上的古藤慢慢爬上悬崖,在距离地面十余丈的岩石下方摸来摸去,最后找到位置后撬开一块石头,伸手进去掏出来一个密封严实的包裹,借着从峡谷顶上照射下来的清冷月光大致看了一眼,确认包裹完好,这才松了一口塞进怀中,然后快速的从悬崖上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