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冒牌纹身师 > 第20章 凶和尚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冒牌纹身师最新章节!

    赵颀短暂的愣神过之后瞬间明白过来。

    自己三天前从南荒被人送回平安镇,只怕这里有人见到过自己。

    这瘸子口中的五当家可能就是野狼谷的一个头目,一定知晓一些关于自己的一些内幕,因此也不卑不亢的抱拳说:“多谢五当家挂念,我运气不错,老瘸子棺材漏气,没死掉!”

    “哈哈,小兄弟说话风趣,这南荒每年不知道要埋葬多少性命,小兄弟的确运气好,能活着回来也算是命大福大……”

    五当家寥寥几句话,赵颀就知道这五当家的确见过自己,但也没去过度细问,而是敷衍几句没有深入交谈。

    “我们南荒大多是火系木系妖物,这一阶的风系妖犼很难得,自然感兴趣的人不少,凶和尚开价十万两黄金或者等阶的金系妖兽精血或者妖骨,这笔财富只怕整个野狼谷没几个人拿的出来……”

    五当家似乎对赵颀很感兴趣,一边观看还一边解释。

    而十万两黄金的价格也的确将赵颀和老瞎子两人吓的有些腿软。

    两人眼下手中所有银票加起来,也不过相当于一万两黄金,这已经是老瘸子全部身家,而在野狼谷,黄金白银也并不好用,很多摆摊的人更喜欢用来交换一些他们急需的物品,若是用钱买,价格非常离谱。

    百万两白银,折算下来数十吨,掉下来能砸压死一大片。

    甚至赵颀相信,更加高级的妖兽或者材料,只怕是有金山银山也买不到,因为已经脱离了金钱能够衡量的范畴。

    虽然买不起,但也不妨碍赵颀站在旁边看热闹,而五当家似乎也同样垂涎这瓶妖兽精血,站在赵颀旁边有一句没一句说一些野狼谷以前的趣闻,赵颀顺便也询问一些关于野狼谷的的情形,一番旁敲侧击的闲聊,赵颀也大致弄清楚了自己受伤前后的情形。

    当初赵颀带着几个手下来南荒,在南荒入口向五当家问路,双方有过一番简单交流,在五当家得知赵颀也是一位符文师的之后便有笼络之意,因此劝赵颀来野狼谷盘亘月余等毒瘴消散之后再一起进去,结果被赵颀拒绝了,然后过了半个月赵颀就被人背了出来,但已经不行了,野狼谷没有医生,赵颀受伤的属下只能背着赵颀去平安镇,结果刚跑到平安镇便一命呜呼,赵颀也差点儿被埋。

    五当家的确就是野狼谷一个头目,主要负责野狼谷的日常秩序,同时也是一个拥有两个符文的符文师,足够震慑大量心怀不轨之徒。

    而野狼谷其他几个头目五当家也简单介绍了一下,大当家是一个年逾百岁的老者,拥有一阶战纹乱风刃,威震南荒,在大宋也是赫赫有名之辈,不过常年在南荒深处拓荒,很少回野狼谷。

    二当家年约五旬,拥有四枚符文,三当家三枚符文,四当家是个女子,也是三枚符文。

    除此之外,野狼谷还有三个当家人,最少都有一个符文,能力有强有弱,但总体来说在南荒,野狼谷是一股很不错的势力,就连官府都不愿意招惹。

    至于姓名赵颀没去细问。

    他和野狼谷的交道不会很久,等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关于整个世界的大致情形之后,他就会离去,这种黑市看似平静实则凶险,不是久居之地。

    “这凶和尚本不是我们野狼谷的人,是从靠近灵州的黑风峡而来,但每次来必然会带来一些惊喜,这一阶风犼的精血足够霸道,只要再找一位高阶纹身师,很快就能拥有一枚风系战纹符……”五当家舔着嘴巴解释。

    赵颀在心里撇撇嘴。

    他现在大致已经弄清楚了符文师的等级区分。

    拥有一个以上单独符文的符文师,平时用几纹符师来评价,拥有的符文越多,自然手段也就越多。

    但单独的符文只能让人拥有不同的加强能力。

    比如拥有风系追风符,则在激活符文之后,移动速度可以比平时强至少一倍,若是面对同级别的敌人,这个速度完全就是致命的,瞬息就能完成击杀,这便是符文师的强大所在。

    但不管你有几个符文,只要是单独的符文,就只能强化某个方面的能力,你可以比别人快,比别人硬,比别人看的远跳得高,但各种能力还并没有超脱普通人的范畴。

    但战纹师就不一样了,天生为战斗而生。

    有能力抵抗五枚符文的强者一般都会选择战纹纹身。

    虽然赵颀还没见过什么是战纹,但从老瘸子和五当家口中得到的粗略信息来看,应该是一种能够外放形成类似法术的攻击技能,带有群攻甚至是嘲讽溅射等技能。

    不过代价肯定也更大条件更苛刻,绝对不是五当家口中说的这么简单。

    凶和尚的一阶风犼精血眼下并不接受黄金交易。

    他要等半个月看有没有人愿意用一阶的金系妖兽妖骨来交换,因此所有人都只能留着口水看看。

    至于剩下一瓶妖蛛毒液和一瓶妖狼精血没有入阶,都只能用来炼制普通的纹身药水纹制单独的符文,但这种物品恰恰是混迹野狼谷和普通江湖高手梦寐以求的好东西。

    因此就在赵颀等人围过来观看之时,片刻之间就围上来上百人,将凶和尚的摊位围的水泄不通,这也让赵颀失去了用树枝去试探一下的机会。

    至于花钱去买赵颀直接就忽略了。

    在他没弄清楚各种符文的功能以及手中的树枝具体的能力之外,他是不会轻易去花钱买纹身材料的,答应老瘸子的事自然是搪塞推脱过去,他现在最想的便是找个地方好好读书。

    长这么大,赵颀从未像今天一样对于读地理书和历史书有如此狂热的冲动。

    老瘸子对于妖蛛毒液和妖狼精血也没什么兴趣,因此看了几眼也便退出圈外,很快人群一阵激烈的竞价之后,两份纹身材料便各有其主,大部分人便很快就四散而去。

    “大和尚,你这洗符水怎么卖?”等人差不多走光之后,赵颀蹲下来拿起葫芦问。

    “一万两银子,概不还价!”凶和尚眼皮都不抬一下,甚至连阿弥陀佛都懒得说。

    赵颀想了一下从衣袋里面掏出一叠银票数出来大半丢给和尚,将葫芦拿起来。

    “呵呵,赵公子想换符文?”五当家笑着说。

    “遇上就买下来,说不定能用上,我们就不打搅五当家了,四处再去逛逛!”赵颀抱拳。

    “好说好说,我就住在小湖南边那栋小楼,若赵公子有闲可以去闲聊喝茶!”五当家脸色和煦的回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