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冒牌纹身师 > 第19章 一阶风犼

第19章 一阶风犼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冒牌纹身师最新章节!

    “林大哥,这是一本什么书?”赵颀好奇指着图书询问。

    “呵呵,这是一本九州志,我平日喜欢看书,看完的便拿来垫东西,小兄弟若是有兴趣拿去看便是,我这里还有几本……”

    摊主笑着从身后一个木箱之中又翻出来厚厚几本书。

    而赵颀此时已经拿起地上的九州志开始翻看,只草草看了半页,他已经激动的开始浑身打摆子了。

    穿越过来懵逼了这几天,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完全还是一塌糊涂,但为了装逼,几乎所有关于符文的事都不能主动去询问,若是被老瘸子看出破绽,只怕第一时间就会将他干掉,因为老瘸子杀他根本就不需要动用暗影符,估计一剑就了结了。

    如今他还好好的活着,并且还能让老瘸子俯首听命的原因,就是他杜撰的纹身师身份。

    而这本没了封皮不说还破烂不堪的九州志,正是他了解这个世界最好的方法,因为第一页写的就是地分九州,大宋偏安一隅,就在南方次州,东南与越州相邻,西南与灵州相邻,周遭有吴国、蜀国、明国、唐国和七八个小国。

    这书被用来垫罐子,明显不是什么有价值的书籍,而赵颀抬头看着摊主此时拿出来的几本书,为首一本上写着《大宋国史》几个字,顿时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大大的摆子。

    “林大哥,这些书能不能卖给我!”赵颀强行压住心头的激动笑着问。

    “赵公子,这些书大些的州府就有卖,不值钱,再说您宁王府中肯定更多……”老瘸子都被赵颀要买书的打算弄的满头雾水。

    “原来小兄弟是宁王府的人,失敬失敬!”

    摊主通过老瘸子的话也大致听出了赵颀的身份,于是很爽快的把几本书都放在赵颀手中。

    “这些书我都已经看完,就像老瘸子说的,都不值钱,还说什么买不买,都送给小兄弟拿去看,我家里还有一些,他日小兄弟想看,就来野狼谷找我便是!”

    “多谢林大哥!”赵颀抱着一堆书笑的后槽牙都露出来了。

    这几本书他只简单的看了书名,就知道正是眼下自己迫切需要了解的知识,特别是这本九州志,详细的介绍了九州百国以及东南西北四荒之地的情形,因此一边走,赵颀便忍不住翻看起来。

    对于赵颀弄一堆毫无价值的书,老瘸子虽然不明白但也没过多去询问,所谓交浅言深,两人刚刚认识不过三四天而已,而且各自都有秘密,眼下不过是一种彼此默契的合作关系而已,合则两利,不合则可能会互相痛下杀手。

    他不想被赵颀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出去。

    而赵颀也必然会觊觎他手上的古符书。

    这便是**裸的现实。

    “赵公子别看书了,有好东西出现!”

    就在赵颀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老瘸子的话打断了他的兴头。

    合上书一看,此时已经站在一个摊位前面。

    不过此时摊位四周已经围了七八个人,一个个气势不俗。

    摊主也并非普通人,而是一个袒胸露乳的大胖和尚,虽然头上烫着戒疤,但却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善茬儿,浑身透着一股浓烈的杀气,明显不是个好和尚。

    摊位上东西不多,只有一个葫芦和三个拳头大小的瓶子,葫芦和瓶子前面分别还压着着一张纸,写着出售物品的名字。

    葫芦下面压的白纸上写着洗符水三个字,虽然赵颀没听说过,但大致也猜得出来,应该是用来清洗纹身符文的。

    虽然这个符文世界中符文的作用非常强大,但也不排除对符文不满意想要换一个的打算,不过此仅对于那些狗大户符文师才有用,普通人纹一个就已经是人生顶峰,另外一种就是纹身师纹错了需要重新来过的。

    相对于熟知纹身的赵颀来说,这两种人都司空见惯,今天爱的死去活来,彼此在身上某个**部位纹上XX我爱你,但没多久两人分手之后,这纹身也就成了彼此刻骨铭心的悔恨,但要想弄掉可就麻烦了,赵颀原来的世界可没有洗符水这种东西,只能激光处理,不光代价巨大,而且也非常痛苦。

    至于纹身师纹错了重新来过,这也是许多年轻纹身师经历过的痛苦,赵颀也曾经干过这种傻逼事,因此后来无论纹多么简单的图案,必然会先用眉笔描图,至于复杂的,还需要用电脑专门喷绘之后才能动笔。

    纹错的代价不光是赔钱,还会挨揍。

    洗符水虽然比较重要,但显然不是大部分人关注的目标,混野狼谷的人几乎没有人会去将自己倾尽家产纹上的符文洗掉,因此这个葫芦根本就没有人关注,此时所有人都蹲在另外三个小瓶子面前讨论或者和凶和尚讨价还价。

    一瓶写着木奎妖狼精血,一瓶写着毒狼妖蛛毒液,一瓶写着一阶三眼风犼精血。

    站在人群外面,赵颀感觉一直握在手中的树枝似乎有一种雀跃和躁动不安的情绪,明显这三样东西对它充满了诱惑。

    自从来到野狼谷,赵颀已经看过许多摊位上的物品,树枝似乎也从一些物品上吸收了不少能量,比起之前的模样看起来要光滑许多,赵颀相信,只要让它吸收足够多的妖兽能量,这支奇怪的树枝一定会露出本来面目,至于要吸收多少赵颀无从判断,但肯定不会是个小数目。

    此时围观的七八个人几乎都围在那个一阶三眼风犼精血的瓶子面前激动兴奋的讨论。

    “赵公子,这入阶的妖兽精血珍贵异常,在野狼谷一年也见不到几次,若是有机会一定要买下来!”老瘸子凑在赵颀耳边低声说。

    “买,你知道多少钱吗?”正蹲在地上观看的一个中年男子转过身来,可以清晰的看到他左右脸颊上各刺着一个奇异的符文。

    老瘸子一凛赶紧拱手:“原来是五当家!”

    “呵呵,老瘸子,许久都没见了,还有这位小兄弟……咦,你竟然没死?”中年男子目光落在赵颀身上微微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