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冒牌纹身师 > 第9章 蜀国唐门

第9章 蜀国唐门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冒牌纹身师最新章节!

    老瘸子站在旁边不敢有任何动作。

    他赖以逞强的暗影术在赵颀面前如同赤身**一般存在,而且赵颀说他的纹身方法有问题,为了报仇雪恨,说不定还能求着赵颀帮忙改正一下。

    足足二十分钟过去,赵颀终于收起树枝抬头,将兽皮还给老瘸子说:“符文我已记下,这符图还你!”

    老瘸子惊恐的看着赵颀。

    “我说的是真的,我是纹身师,有独特的方法记忆符文,这种古符的确是失传已久的符文,但依旧还是符文,记忆起来并不困难,若是让你把那本古符书借我看几天,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代价?”

    赵颀这逼装的停不下来,但听在老瘸子耳中,那完全就不一样,赵颀的形象瞬间高大的如同高山一样令人仰视。

    “若是……若是公子愿意帮我修改纹身的缺陷,等我报仇之后可以把那本古符书送与公子,这种引来灭族之祸的物品,想来也不是我们普通凡俗人能够拥有的!”老瘸子犹豫片刻之后咬牙说。

    “唔,你这个要求不算过分,不过眼下我的所有东西都是失落在南荒深处,没有纹身工具我也改不了,其实你这个暗影符若不是遇上我们这些专门的纹身师,普通的符文师也不一定能够破解,所以你并不需要太过担心,除非你的仇人是某个符文师门派!”赵颀开始忽悠推卸责任。

    作为一个纹身师,老瘸子的纹身手法的确粗浅的目不忍睹,用狼牙刺出来的图案非常粗糙,但却不妨碍有用,而且赵颀一直很迷糊,凭什么这样刺出来一个纹身就能有这么神奇的功能,到底原理是什么,因此眼下让他改也最多改的漂亮一点儿,让纹身变的好看,但最终的结局可能就是这个纹身彻底报废,成了一个普通的刺青图案。

    赵颀的目光慢慢落在木箱里面大小不一的七八个小瓶子上面。

    或许答案就在这些瓶瓶罐罐和满屋子各种稀奇古怪的骨头上。

    “让公子见笑了,这些都是我花费大量钱财购买材料配置而成的纹身药水,因为没人教,只能自己摸索,也没有专门的药鼎,都是用土罐熬制出来的,杂质很多……”

    老瘸子在旁边解释,赵颀则从箱子里拿出来一个小瓶子,就是方才他在窗户外偷看到的那个。

    瓶子似木非木,似玉非玉,以赵颀浅薄的见识看不出来材质,打开瓶塞之后,一股极其刺鼻的气味冲入鼻子,赵颀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发臭弹击中灵魂,呼吸一滞手一抖瓶子差点儿掉地上。

    虽然差点儿臭的背过气去,但赵颀却清晰的感觉到手中的树枝在这股气息的刺激下似乎有了一些变化,虽然如同一种灵魂的错觉,但赵颀还是顺从这个错觉将树枝深入瓶口之中轻轻搅动几下。

    一股极其亲和的感觉从树枝上散发出来。

    赵颀能够感受到树枝仿佛久旱逢甘雨的小草一般,似乎在雨水的滋润下在生长变化,片刻之后,树枝传来的这种感觉消失,赵颀将树枝拿出来之后发现瓶子里面黑色的液体竟然变成了浑浊的泥水一般,浓烈的刺激味道也完全消失。

    赵颀的所作所为老瘸子并没有去阻挡。

    他的暗影符已经纹好,这药水已经没用了。

    何况赵颀身为纹身师,只怕也是在检验观察自己配置的纹身药水。

    “你这药水的配置方法从哪儿学的?”赵颀拿出另一个瓶子打开。

    “药水的配置方法还是从那本古符书上学来的,也花钱跟民间的一些术士学过一些炼药的基础方法!”老瘸子赶紧回答。

    “你用的这药水配方可否告诉我?”赵颀漫不经心的把树枝伸进瓶子去一边搅和一边问。

    “公子想知道,齐某不敢隐瞒,这药水是用一头暗夜妖蝠的精血加上其妖骨和龙血藤、地龙骨、七心海棠、通心草等几种药材熬制而成!”

    赵颀:……

    尼玛要不是今天晚上亲眼所见,他一定会把老头儿打出屎来,这些稀奇古怪的名字就像信口胡谄一般,一个都没听说,更没见过。

    “暗夜妖蝠怕是不容易弄到吧!”

    不懂归不懂,但并不妨碍赵颀继续装逼。

    老瘸子不过是个普通凡人,但根据他并不多的记忆片段和打过的游戏看过的小说来判断,凡是沾上妖魔鬼怪这些字的东西,一般人都对付不了。

    果然,老瘸子脸上露出极其惊恐的神情,脸皮狰狞抽搐的沉默片刻之后微微点头:“公子说的不错,为了这头暗夜妖蝠,我花费巨资邀请的两个术士丧命,不过还好,最终成功干掉了这头还未进阶的妖蝠。”

    “原来如此!”赵颀点点头。

    “后来我用这头妖蝠的精血和妖骨炼制了纹身药水,但因为不会制作纹身笔,只能用带有妖兽血脉的妖骨代替,因为害怕被发现,便躲在棺材铺偷偷摸摸的自己纹,公子昨晚杀死的那头野狼实际上是平安镇附近最厉害的一头野兽,为祸此处十多年了,妖兽血脉已经开始苏醒,虽然非常低,但也不是普通猎手可以对付的,镇上组织猎手围剿数次损失了好几个人手都没成功,没想到竟然被公子杀掉了,我的暗影符纹已经只差最后一点儿,于是没忍住等到公子离开便去偷拿,唉……”

    虽然赵颀没有问,但老瘸子还是接着说了今晚事件的原因,说完之后老瘸子仿佛一下苍老了二三十岁,神情疲惫颓废,脏乱的头发胡须似乎都白了不少。

    从老瘸子的话中,赵颀获得了更多关于纹身的信息,但也知道不能一口气吃成胖子,问的越多露出马脚的机会也就越大,于是点点头说:“你还是说说你的仇人吧,只要不是什么隐世的符文师门派,以我的身份大概都能帮你报仇,此次不行等我回江宁之后一定会寻找高手前来帮你,也希望你说话算话,到时候把古符书借我一观!”

    “多谢公子,我们齐家的仇敌乃是蜀国唐门,他们门人弟子众多,而且门派中有符文师坐镇,不然我也不会费尽心思这般隐忍,我们齐家当初虽然只是开着镖局,但结交的三山五岳的朋友也不算少,若是只是寻常门派,邀人助拳肯定来者不少,可惜后来我偷偷去寻了一些父亲的好友,他们一听是唐门便打了退堂鼓,符文师太强大,世俗的门派根本就惹不起也不敢惹,我舅父在荆州开设镖局,本来还打算请荆王出面帮忙讨个公道,只可惜消息走漏,在我齐家灭门之后不到一年,也被唐门在路上截杀,连同镖师趟子手车夫在内三十余人遇难,荆王愤怒上书朝廷要求蜀国交出凶手,可惜被朝廷阻止……”

    “蜀国唐门?”赵颀瞪大眼睛脸色看似平静,但内心其实开始翻江倒海。

    尼玛有宋国竟然还有蜀国,这是时空错乱朝代堆在一起了吗,难不成还有秦汉唐元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