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冒牌纹身师 > 第2章 棺材铺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冒牌纹身师最新章节!

    这绝对不是自己熟悉的环境,而且也不是拍电影。

    赵颀非常确定自己的感觉,因为这四周的环境太尼玛原始荒蛮了,坐在小山坡上就能看到不远处的一片小镇,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入眼全都是那种破破烂烂的茅草屋,瓦房都看不见,更别说华夏早已村村通的乡村公路和汽车摩托了,四周几乎全都是连绵不绝的山岭,重峦叠嶂林木葱茏,甚至还能听见隐隐约约野兽的咆哮。

    坐在自己的棺材和坟坑旁边,赵颀观察完四周的情形,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脖子上的伤口开始审视自己。

    这身体也并不是自己熟悉的身体,穿着一套淡绿色的汉服样式的古装,留着长头发,手臂上原来的一个熊猫纹身图案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非常奇怪的纹身图案,一个暗红色,一个淡蓝色,而且纹身手法也很奇怪,图案就像是镶嵌在皮肤里面一样,根本就不是他熟悉的那种用纹身笔一点一点刺染出来的纹身方法。

    自己这是穿越了?

    这到底是中国古代还是另一个世界?

    这具身体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会死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公鸡,仙想轰达,泥还洗轩瞎山,天怪呵哒!”

    就在赵颀坐在山坡上挖墙拱洞死命在记忆中挖掘这具身体的主人还残留的微弱记忆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句晦涩难懂的声音,赵颀惶然转头,就看到一个蓬头垢面浑身脏兮兮的少年蹲在棺材旁边,个子不高皮肤黝黑,嘴唇翻卷缺了两颗门牙。

    “你说什么?”赵颀茫然问。

    豁牙少年露出一个看似亲切但实则很诡异的笑容,然后慢慢又说了一遍,赵颀这才浑身鸡皮疙瘩的听懂了,这货因为缺了门牙,说话有些漏风,说的是天快黑了,山上风大,想快点儿下山去。

    赵颀看看天色,又听着山风之中传来的此起彼伏的野兽吼声,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瞬即感觉头重脚轻差点儿顺着山坡滚下去,豁牙少年赶紧将他扶好,搀扶着他一步一步往山下的小镇而去。

    赵颀都不知道自己这具身体几天没吃饭了,也可能是失血过多,反正是浑身如同被抽干一样没力气,下山的时候几次差点儿摔倒,最后豁牙巴将他背下山并且带回了棺材铺。

    豁牙巴本来就是棺材铺的帮工。

    回平安镇的路上,在赵颀的反复询问和豁牙巴的回答中,赵颀已经笃定自己已经穿越到了一个很奇怪的世界。

    这个世界和中国古代很相似,眼下所处位置是在一个叫大宋的国度,不过从豁牙巴的口中,打听不到更多外界的情况和关于大宋的更多消息,说出来的很多东西即便是赵颀没有听说过也大致猜得出来,基本上都是道听途说或者瞎编的。

    至于自己的来历和身份,豁牙巴也一问三不知,只是说赵颀是昨天一个武士从南边的山岭之中背出来的,不过那个武士也身负重伤,腹部被野兽爪的稀烂,几乎能够看到内脏,刚把赵颀背到镇口就没气了,等镇上的人将赵颀送到诊所的时候,赵颀也已经咽气了,脖子上插着一根树枝,就是赵颀眼下手中拿的那一根,死后被人当做陪葬放在了棺材之中。

    豁牙巴只是一个从来没出过远门的山野少年,既然问不出来更多内容,赵颀也就不再问了,镇上还有几十百把户人,慢慢打听终归能够弄清楚,而眼下的更重要的任务是弄点儿吃的填肚子,还有就是在没有弄清楚自己的身份之前,还需要找一个落脚的生活的地方,自己眼下可是身无分文,据说唯一的一块玉佩也被里长拿去当了买了一副棺材。

    虽然没用上,但别人终归还是好心,没打算让自己抛尸荒野,死人入土为安,这也算是大恩大德了。

    对于豁牙巴背回来一个死去活来的家伙,镇上的人似乎都很冷漠,并没有人上来关心一下,甚至看热闹的都很少,一个个阴森冷漠隔着很远看几眼便匆匆转身。

    很明显,这是一个十分排外的地方。

    对于赵颀的到来,棺材铺的老板,一个同样蓬头垢面瘸腿还瞎了一只眼的老头也非常冷漠,对于赵颀希望能够留下来的请求只是微微冷哼了一声表示了同意。

    于是赵颀便终于松了一口气,终于有了暂时落脚的地方,不用担心夜晚露宿荒野被野兽叼走了。

    平安镇不大,甚至说十分破落,虽然也有一些来往的旅客货商,但地理位置十分偏僻,加上四周都是莽莽原始大山,这里的人也一个个鬼里鬼气的,互相十分警惕,左邻右舍似乎都不怎么来往。

    实际上,据赵颀三天的观察了解,这里的人大概都属于逃犯之类的品种,逃到这边荒之地谋生,因为山高皇帝远,大宋朝廷也管不了这么多,只能听之任之。

    不过还好,这些人平时虽然不太来往,但彼此相处也还算安宁,偶尔打架斗殴不会影响平安镇的整体状况,来往的商旅也并没有都被杀人越货做成人肉包子。

    棺材铺一共五个人,又老又瘸的棺材店老板被镇上的人亲切的呼为老瘸子,至于真名无人知晓。

    另外四个都是学徒和帮工,豁牙巴就是其一,十多年前被人丢在镇上,棺材店老板捡回家用狗食喂大,虽然吃狗粮长大,但豁牙巴依然会说人话,不过听说缺的两颗门牙是因为小时候帮狗咬架被人打掉的,因此得了这个外号,至于真实姓名无从考究。

    除开豁牙巴,剩下三个帮工,都是不太正常的品种,一个叫哑巴的中年哑巴,一个经常发呆脑袋不太灵光叫傻子的傻子,还有一个疯疯癫癫叫疯丫头的丫头。

    疯丫头十六七岁,相貌不好说,整天蓬头垢面嘻嘻哈哈的跑进跑出,至于身材更加不用提了,属于前后不容易分清楚的那种。

    瘸腿老板平日阴戳戳的神出鬼没,更不喜欢说话,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后院叮叮当当的打造棺材,哑巴帮忙搬木头,忙不过来傻子偶尔也会去帮忙,疯丫头负责做饭洗衣服,不过自从赵颀昨天看到她抓到一窝没长毛的小耗子丢进锅里熬汤之后,赵颀差点儿就把心肝脾肺肾都吐出来了。

    到眼下,他已经整整一天没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