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芊芊君子,又一春 > 第037章 “猛虎落地式”道歉也没用了

第037章 “猛虎落地式”道歉也没用了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芊芊君子,又一春最新章节!

    山豹马上猛虎落地式道歉,虽然这事儿真不是他的本意,但是自己管教属下不严,才会误伤惹不起的人,锅只能自己背了。

    季柏说明今天约山豹来的用意:“梁耀栋欠的钱我负责还。”

    山豹一直就是求财,听闻有人还钱,心中一喜,忙说:“兄台仗义!”

    季柏面无表情地问道:“记住我了吗?”

    山豹赶忙点头如捣蒜地说:“记住了,记住了。”

    季柏眉头一蹙,飞雷一脚踹在山豹的肩膀上,说:“再给你一次机会!”

    飞雷看起来瘦,其实是肌肉收得太紧,衣服包裹下的身体非常具有爆发力,一脚直接把山豹的肩胛骨给踹断了。

    山豹疼得冷汗涔涔,汗湿重衣,他发现,眼前这位不知道名姓的大佬就是喜欢问送命题!

    他忍着剧痛,大声答道:“大佬,你让我记住我就记住,让我不记住我就记不住,我都可以的!”

    季柏不吝赐教:“我不喜欢被记住。”

    山豹狂表态:“没记住,没记住!永远都不可能记得住的!”

    季柏交代道:“东方国际商贸以后是我的地盘。”

    山豹忙说:“记住了,绝对不会让人靠近那里!路都绕着走!”

    季柏不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他宽容且温柔地说:“可以滚了。”山豹如蒙大赦,感恩戴德,只是断了肩胛骨就能离开此地的话,实在是便宜他了,有那么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会被沉海,因为他感觉不到对方对“杀个把人”这件事有任

    何顾虑。

    三人将山豹和他的手下押入早就准备好的包厢里,结结实实地捆起来推倒在地,三人受制于人,吓得要命,以为要被虐杀了。

    山豹最惨,断了的肩胛骨处疼得要命,手还被反绑着,他都快痛晕过去了,满脑子想着怎么才能保命。

    三人冷静地戴上耳塞,把几十只敲锣的玩具猴子一个个打开开关,摆放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360度环绕立体声敲锣打鼓的噪音开始了。

    倒在地上的终于知道自己要面临的是什么,不会死,只是生不如死。

    嘴被胶带缠了,求饶都不能,没有手捂耳朵,噪音污染是能让人精神衰弱乃至于发疯的,地上的三人皆是一脸绝望神情。

    三人出来把包厢门关好,那是隔音效果很好的门,耳塞摘掉以后,还是能听见门那边的锣鼓喧天,里面有多吵,简直可想而知。

    飞雁赶到的时候,发现已经是尾声了,没能参与的他想抽根烟冷静一下。

    飞雷冷漠地掏出枪来对着飞雁,然后帮他点燃了香烟。

    这把金属的枪形打火机是飞雷的玩具,他是没想到山豹看到把玩具枪就直接跪了。

    原本是希望山豹能激烈地反抗一下,这样他才有把人打残的理由,飞鸟在旁边也是一脸渴望鲜血的表情,结果山豹认怂太快,几人没活动成手脚,略感失落。

    季柏是个遵纪守法的良民,怎么可能允许保镖携带违禁品?不过是请山豹来欣赏一场“几十重奏”的盛宴罢了。

    杨宫宇远远地都能隐约听见喧闹声,想着山豹和他的手下精神大约是要崩溃了,不过这种人不值得同情。

    季柏饮下一口茶,由衷地说:“给你添麻烦了。”

    杨宫宇忙说:“季少说哪里话,能帮上忙是我的荣幸。”

    季柏看了杨宫宇一眼,似笑非笑地说:“爷爷问我君画最近怎么不去找他玩了,我也不好说她有时间都来找你了。”杨宫宇解释道:“季爷爷总操心君画这么大了还没嫁人的事,还不许你和季川比她先结婚,免得她最终没人接手。她说太伤自尊了,在嫁出去以前,不想在季爷爷面前瞎晃

    悠。”

    季柏抑制不住笑意地说:“那是爷爷说的玩笑话,她还当真跟你说?”

    杨宫宇表示:“她当然要说了,还常常以此训诫我‘看我拒绝了多少青年才俊选择了你,你必须珍惜我一辈子’。”

    季柏这才知道,原来不过是恋人之间的情趣罢了,那就让她说好了,虽然他这样的青年才俊并没有被任何人拒绝过。

    只听杨宫宇又幽幽地补充道:“我也不敢不珍惜,行差踏错都有被她打死的风险。”

    季柏了然地说:“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高兴就好。”

    ………

    季柏刚放平山豹的事,季老爷子就召唤他回老宅,他一到,老爷子就说:“两件事情。一件是林将军昨天来拜访我,想请你去他家里吃饭。”

    季柏闻言就是一愣,所谓的林将军是季老爷子的旧部,也是季柏青梅竹马的朋友林君画的爸爸,可他跟林将军着实不熟,突然请他吃饭所为何事?

    季老爷子喝着盖碗茶说:“画画今年二十有八了吧?”

    季柏虎躯一震,秒懂!

    想来他多年相亲未果,林君画一直不嫁,这两个爱操心的老人家就在他俩身上打起主意来了!

    林君画,一个性烈如野马的姑娘,武力值还不低于季柏。

    季柏指着自己脑门上的伤口,委婉地说:“爷爷,我这样不能见人,请帮我拒绝了吧。”

    季柏的头发刚长出浅浅一点,遮不住伤口,确实不宜见客,季老爷子点头道:“行,我跟林将军说改日再约,不过早晚都要见的,你准备一下。

    你跟画画很般配啊,青梅竹马,男才女貌,林将军是个眼高于顶的人,他都主动开口了,想来对你很满意。”季柏整个人都不好,他要准备什么?林君画是杨宫宇的女朋友这件事撕烂他的嘴巴他都不会说,可是杨宫宇的动作能不能快一点,现在林将军都开始打他的主意了,他不

    会夺好朋友所爱,但他也不能得罪林将军啊!

    这事只有一个拖字诀了,又道:“第二件呢?”

    季老爷子放下茶碗,悠悠地说:“你最近不是在放大假吗?陪小麒玩几天吧。”

    季柏名义上在休假,其实忙得一天24小时都嫌不够用,哪有时间陪孩子,但是他不敢说,毕竟逼他放假的人正是爷爷。

    他疑惑地说:“小麒不用上学吗?”

    “他在上课的时候跟同学讲话,被老师罚站,染染和老师争执了几句,现在是停学状态,考虑是换所学校就读,还是像你们一样在家里念书算了。”

    季柏蹙眉道:“小染的性子平和,怎么会跟人起争执?罚站也不是大事,小惩大诫还是有必要的。”

    季老爷子缓缓地说:“站了一个星期。”

    季柏刷拉就起身了,声音都提高了说:“我去让老师站一个星期。”季老爷子就知道季家最护短的人非季柏莫属,所以刚才忍住没说具体情况,果然季柏一听就炸,他说:“远留早就把事情解决了,不用你费心。就是小麒想你了,刚好最近

    你也闲,陪他玩几天,让他开心一下。”

    就算再忙,家人的事也是最重要的。

    季柏在活动室里找到上官麒的时候,他正在玩一架纸飞机,追着飞机跑得满头大汗,看到季柏就狂奔过去,抱住他的大腿喊:“大舅舅!”

    季柏把孩子接走了,晚上陪他吃饭,哄他睡觉。

    结果上官麒老踢被子,最后都睡横着了,还踹了季柏几脚,他这才知道所谓的抱着孩子睡觉,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简单美好。

    ……

    上官麒醒得早,刚好季柏也是早起的人,两人的生物钟还挺合拍。

    吃早餐的时候,季柏问上官麒想去哪里玩,孩子说想看工程车。

    男孩子都会喜欢飞机、车、船之类的东西,刚好季柏新收购的东方国际商贸那边最近正在施工,带孩子到那里去玩的话,自己还能同时兼顾工作,简直完美。东方国际商贸是栋老楼,虽然外表光鲜亮丽,但是配套设施跟不上,这里的生意逐日萧条跟它没有与时俱进有直接关系,比如停车位,随着私家车的高速增长,以前那么

    点儿停车位根本就不够用了,因为没地方停车而离去的客人,下次再来的可能性是很低的,再来也可能还是没地方停车,简直主动赶客。

    所以季柏接手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建一个现代化的新停车场。

    施工现场停放着各种工程车,上官麒兴奋的不得了,还想亲自上去坐一坐。

    既然答应了要让孩子高兴,季柏当然是奉陪到底。

    胡溪谣跟叶芊芊约好了今天出去玩,不管叶芊芊说得多么轻描淡写,她还是会担心闺蜜在独处的时候会难过,还是有人陪着比较好。漂亮的高跟鞋踩着一地瓦砾,一扭一拐地走到叶芊芊宿舍楼下,胡溪谣发现这里可真不是个适合伤感的地方,旁边停放着那么多工程车,一会儿作业起来得多吵啊,难怪

    她一约,叶芊芊就满口答应了出去玩。

    叶芊芊下楼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很炽热了,要不是施工噪音太大,她也不想这么热的天出门。两个姑娘撑一把伞,绕过瓦砾堆,准备从商场里穿过去,胡溪谣问她:“谢璧有联系你,跟你求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