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特种龙王 > 第686章 你们的命要没了

第686章 你们的命要没了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特种龙王最新章节!

    第686章 你们的命要没了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除了杜方胜和夏易以及早就挨了一巴掌的矮胖男子之外,其他人纷纷倒地,霎时间,哀嚎一片。

    等杜方胜和夏易三人反应过来之后,才发觉,额头上已然渗出了密密的细汗,背后的汗水更是将衣衫浸了个通透。

    “你……”

    杜方胜吞了一口口水,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彻底凝固,他知道,这次的他们,是踢到铁板了。

    就在杜方胜迟疑的时候,一旁的夏易迅速移动,整个人直奔周诗琪,在刹那间用手扼住了周诗琪的脖子。

    “别过来!”

    夏易冷笑,手上猛地用力,刚才萧然出手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来了,萧然的实力不弱,如果自己单打独斗的话,他并没有多少的信心。

    要想击败萧然,唯有出奇制胜,而周诗琪,就是他出奇制胜的秘诀。

    见到夏易拿住了周诗琪做把柄,杜方胜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脸上也恢复了一点笑容:“萧教官,真有你的,这次我们认栽了,不过,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到了哪里,我都有理!”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呵呵……”萧然透着冷意的眼睛直视杜方胜:“如果你们命没了,不知道你们还有能力收这笔债么?”

    “你想赖账?”杜方胜脸色一冷:“你可别忘了,现在周诗琪在我们的手里!”

    “哼!”

    萧然不屑一哼,背负在身后的双手青筋乍现,没有多余的废话,萧然猛地一动,整个人突然暴起,拳头裹挟着风声,直直的砸向了夏易的手臂。

    夏易完全没有想到萧然会不按套路出牌,不顾周诗琪在自己的手里还直接选择出手,当即想要用周诗琪来抵挡萧然的这一攻势。

    但,他似乎忽略了萧然的速度。

    快若奔雷的速度,竟然在刹那间,萧然的拳头就落在了夏易的手臂上。

    夏易没有想到,杜方胜同样也没想到,唯有周诗琪知道,这是萧然对自己的自信,毕竟上次面对石井大川的时候,萧然也是有这样的自信。

    霎时间,她感受到了一种被保护的温暖,只是一想到自己的仇恨,她就只能将这种感受深埋在自己的心里。

    如果说,在她临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还有什么值得她记挂的人的话,毫无疑问,唯有萧然,因为在萧然的身上,她感受到了那种独一无二的魅力。

    最重要的,萧然是除了自己父亲和养父母之外,唯一一个能够给她带来温暖的男人。

    “嘭!”

    一拳砸落,萧然的脸上冷冽如冰,对付杜方胜这群人渣,他不会有任何的留情,因为周诗琪会走到这一步,杜方胜这些人要负上相当一部分责任。

    “咔擦!”

    骨头断裂声音响起,夏易脸上顿时被滚滚汗水所浸染,整个人在原地垮着手,无法动弹丝毫。

    然而,一击即中的萧然却没有任何的停歇,拉过夏易的手臂,一个迅速推拉的动作,夏易的身体被拉到了萧然的面前。

    紧接着,萧然脚下骤然提起,在夏易身体靠近的瞬间,直接踢在了夏易的肋骨上。

    “哐当!”

    夏易的身体倒飞,整个人猛地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感受到这一幕,夏易恐惧中又满是呆滞,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会被人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被打的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而且,还是在自己手里有人质的情况下。

    屈辱、恐惧,瞬间笼罩心头。

    一旁的杜方胜亡魂皆冒,自己手下的头号马仔,在下面的手下竟然如同一只蚂蚁般被踩的体无完肤,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夏易都拿萧然没有办法,他一个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的老大,那就更不要说了,要是萧然出手,他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狠狠的吞咽了几口口水,杜方胜瞪大了眼珠子看着萧然:“你究竟想做什么?周诗琪欠我的钱,是千真万确的事情,你难道想用武力赖账么?我可告诉你,现在一切都是**律的,你这样做是漠视法律!”

    说出了法律二字,杜方胜的心才稍稍镇定了一些,虽然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会用这个理由去威胁别人,可是现在看来,除了这个理由,他再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了。

    淡漠的扫了一眼夏易,萧然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杜方胜的身上:“你倒是给我说说,周诗琪的这笔钱,究竟是怎么欠你的,如果有确实的证据的话,别说三千万,就是三个亿,我也给你!”

    “哼,还三个亿,我看你连三万块都拿不出来!”杜方胜心里一阵腹诽,可是脸上却是挤出了比菊花还灿烂的笑容:“不是周诗琪欠我们的钱,正所谓父债女偿,她父亲死了,我们也就只好找她了!”

    “周云龙?”萧然眼睛一眯。

    见到萧然这个样子,杜方胜还以为萧然对这个名字不熟悉,不过这种事,想想也就能理解,周云龙之前的确是在齐州呼风唤雨,可是结果却被人给干掉了。

    人走尚且茶凉,况且他更是已经死了,所以在他看来,萧然这种来齐州一个月的教官不认识,那也是在情理之中。

    “他以前是我们齐州的这个!”杜方胜说着,不由得伸出了大拇指,满是肥肉的脸上带着些许的赞叹,当初的周云龙跺一跺脚,整个齐州可能就会引发一场地震,而周云龙也曾经一度是他的奋斗目标。

    “既然他是你说的那个,他又怎么会欠你的钱呢?”萧然眼睛一斜。

    杜方胜无奈一笑:“当初我向他买点货,可是钱交了,最后却没有拿到货,他就死了,而这笔钱,最后我也没有拿回来。”

    “货?”萧然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就一点小玩意儿而已!”杜方胜解释道。

    朝着杜方胜走近了两步,摄人的气势瞬间从萧然身上无形的散发了出来,刚刚镇定了一些的杜方胜见状,浑身毛孔顿时倒竖了起来,一颗心更是紧张的提到了嗓子眼上。

    “究竟是什么小玩意儿?”萧然进一步逼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