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特种龙王 > 第684章 你到底是谁

第684章 你到底是谁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特种龙王最新章节!

    第684章  你到底是谁

    “一个开设按摩店,以及赌馆,甚至好几家制造违禁品工厂,让不知多少人陷入了违禁品泥淖的大毒枭,你觉得,这种人该死么?”

    没有回答周诗琪,萧然反而向周诗琪抛出了一个问题。

    周诗琪一愣,随即黛眉紧蹙,萧然这个时候问出这个问题,让她感到有些怪异,不过对于这种做尽了伤天害理的人,她心里同样没有任何的好感。

    迟疑了片刻后,周诗琪回道:“这种人,确实该死!”

    萧然发沉的脸色稍稍和缓了一些,看来,他的想法并没有错,周云龙所做的一切坏事,都是瞒着周诗琪的,不过想想也就很容易理解。

    作为一个父亲,没有几个人愿意在自己的孩子面前,告诉他自己做的是伤天害理的勾当。

    每个父亲,在自己的孩子面前,都想表现出一个英雄模样,无论这个英雄,是真实,还是幻想。

    “而且,他还让流浪汉来试毒,以至于,那些本就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染上了毒瘾,从此一生尽毁,你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死?”

    萧然的声音猛地一沉,听的周诗琪黛眉蹙的愈发紧了起来。

    在她心里,不知为何,一丝怪异的感觉升腾,她能感觉的到,萧然是话里有话。

    “你究竟想说什么?”周诗琪怒声。

    萧然目光顿时直视周诗琪,看着周诗琪那双如水般的眸子,一字一顿道:“如果我告诉你,我说的那个人,就是你的父亲,周云龙呢?”

    什么?

    周诗琪猛地呆住了,俏脸瞬间发白,不可思议的看着萧然:“你怎么知道我的父亲,就是周云龙?而且,我父亲怎么可能是你说的那个样子?绝对不可能!”

    发白的俏脸上透着几分倔强,周诗琪心里是一万个不相信,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父亲周云龙绝对是一个好父亲,除了没有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之外,几乎做到了一个父亲能做的所有事。

    从小带着自己去玩,给自己买各种自己想要的东西,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慈父,会包容自己的所有,而且,他告诉自己,他虽然身在江湖,可是做的,都是正大光明的生意。

    绝对不是萧然说的,是个大毒枭,而且还做那么残忍的事情。

    “他是什么样子,我比你更清楚!”萧然苦笑一声。

    “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周诗琪退后了两步,声音也在瞬间歇斯底,这一瞬间,她发现,她开始有点不认识萧然了。

    “我是谁?”萧然苦笑依旧,到了现在,他的身份,也没了隐瞒的必要,要让周诗琪迷途知返,放下这一段仇恨,他只有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她。

    “我就是……”

    萧然的话还没出口,他就听到了门外传来的杂乱的脚步声,随即,猛烈的撞门声响了起来。

    “嘿嘿,老大,刚才房子里吵闹声,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他们就在这间房里面。”矮胖的男子邀功似的说道,一想起自己在楼下的失言,于是赶紧补充道:“他们吵起来了,说明可能只是为了某些事来的,绝不是来做那种事的!”

    “嗯?”

    杜方胜眼睛一鼓,他不是傻子,为了某些事来酒店?自己的手下不提还好,一提,就让他浮想联翩,一想到自己为了得到周诗琪可谓是煞费苦心,可是结果却被人抢先一步摘了桃子。

    这种感受,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

    感受到杜方胜眼中的阴翳,矮胖男子吓得连吞了几口口水,同时恨不得再给自己几巴掌,这马屁没拍到,尽拍到马腿上了。

    “都给我使点劲,没吃饭还是怎么的?”夏易在一旁催促,看到自己两个手下一直在撞,可就是打不开,一把推开了两人,自己猛地抬起脚,然后踢了上去。

    “嘭!”

    门应声而开,站在门口的萧然和周诗琪的身形顿时映入了众人的视线中,因为这个情侣套间的格局,杜方胜一行人并没有看到躺在床上的徐雅婷。

    不过,此时他也没有心思去看。

    一双眼睛在周诗琪的身上打转,想要检查周诗琪有没有被萧然给侵犯,见到周诗琪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杜方胜这才稍稍放下了一些心来。

    “你就是那个教官?”

    杜方胜斜眼看着萧然,满是肥肉的脸上似笑非笑。

    周诗琪还在震惊于萧然怎么知道她是周云龙的女儿当中,这边杜方胜的突然到来,让她更是方寸大乱,这个时候出现了这么多人,要是萧一会见事不好就此溜走。

    这对她来说,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因为一开始,她让杜方胜给她一个月的时间期限还账,如果一个月不还,她就心甘情愿的钱债肉偿,为的就是今天,等到一切结束,她死了,一切也将一了百了。

    但现在事情还没结束,杜方胜却提前出现,而且,还是亲自登门,她知道,这件事不是那么容易解决了。

    “不知你说的是哪个教官,不过,我并不认识你!”萧然语气平淡。

    杜方胜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没有理会萧然,转头看向了周诗琪:“诗琪,我们的约定,我想你应该还没有忘吧?是还五百万?还是从此之后跟着我?你可以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了。”

    周诗琪紧咬着红唇,片刻后,做了决定:“杜老大,过了今晚,我明天亲自到你那里去,到时,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权衡之下,周诗琪还是决定用拖的办法。

    杜方胜笑眯眯的脸上看似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下一秒,眼中精芒一闪,凌厉的目光直视在周诗琪的脸上:“诗琪啊,我杜方胜对你是什么态度,你应该清楚,但是,也请你不要把我当傻子,我可以纵容你,但是不代表你可以无限次的的戏耍我!

    我几个兄弟,残的残,死的死,应该都和你们有关吧?”

    杜方胜的语气骤冷,周诗琪本就惨白的俏脸此时更加白了几分。今晚,看似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