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的爱如星光 > 第1069章 他没放弃寻找

第1069章 他没放弃寻找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你的爱如星光最新章节!

    舍不去面子,麦香只好忍住继续与慕少凌攀谈的想法。

    若是她说了话,但是慕少凌却不理会自己,被对面两人看见,岂不是尴尬死?

    麦香只好喝着闷酒,一会儿看看手机,一会儿又周围张望着,同样是单独一个人,慕少凌坐在那里,气质沉稳,冷漠孤傲,怎么也不觉得尴尬。

    而她坐在这里,心境有了变化,感觉周围的人落下的目光带着嘲讽。

    李妮陪在宋北玺身边,虽然说是不甘愿,但还是扮演着女伴的角色,同时也暗暗的观察着麦香。

    没会儿,她就确定,麦香的确整过容,虽然说没留下什么痕迹,但是这可以做出来的清纯,她还是能够察觉到。

    李妮忽然想到麦香曾经对慕少凌有那种意思,心里更是鄙夷了几分。

    她是认为自己整的跟阮白一个气质,就能赢得慕少凌的心吗?简直就是愚蠢。

    李妮心里想着,更加瞧不起麦香,阮白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作为好朋友,她一定会替她守护最重要的人跟事。

    慕少凌抿了一口酒,周围的吵嚷喧闹影响不了他的思绪,此刻他满脑子都是想着阮白。

    他最爱的女人,孩子的母亲……

    慕少凌端起酒杯,喝了一杯又一杯红酒。

    麦香见他大有一番要喝醉的意思,抿着红唇笑了笑,若是以往她肯定会劝着说的,但是现在,她希望慕少凌能够喝醉。

    人一旦喝醉后,就不会清醒,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她到时候靠着自己的这张脸,更好接近他。

    晚宴结束后,慕少凌喝了不少酒,待人离开得差不多,他撑着桌子站起来,身体有些踉跄。

    “少凌哥哥!”麦香见状,想要上前搀扶。

    宋北玺的动作比她更快,直接拽住了慕少凌,带着嫌弃的表情看着他,“真把这里当酒吧?喝的那么醉也不怕丢人。”

    慕少凌眼眸虚眯,“我没醉。”

    “你是没醉,只是喝的有点多,走吧,我送你回去。”宋北玺深知喝醉的人不会承认自己喝醉的道理,直接扛着慕少凌离开。

    李妮停下脚步,看向麦香,忽然一笑。

    “你笑什么?”麦香心里气愤,机会被宋北玺夺走,她能把人抢回来的能力也没有,只能眼巴巴看着他们离开。

    李妮指了指楼上,说道:“你刚刚是打算把慕总带到楼上吗?”

    楼上是酒店的套房。

    “你胡说什么,我就想把少凌哥哥送回家。”计划被看穿,麦香有些窘迫。

    “是吗?”李妮没有再笑,看着两个男人的背影,她说道:“唐小姐,你的整形手术是在A市做的吗?挺自然的。”

    麦香瞬间石化在那里,很多人都没看出她整容了,李妮是怎么看得出来的?

    抛下目瞪口呆的女人,李妮转身离开,无论她再怎么整,慕少凌都不会看她一眼的。

    他的一颗心就是属于阮白的,别的女人怎么也替代不了。

    加长版劳斯莱斯在往慕家老宅那边开去。

    慕少凌坐在那里,虽然醉的有些昏沉,可坐姿依旧优雅,没有因为醉酒而失了仪态。

    “你再看他一眼,我就把他扔下车。”宋北玺对她一直默默关注着慕少凌表示不满。

    李妮收回目光,干脆看着车窗外,“你若真会把他扔下车,就不会把他带上车。”

    宋北玺冷哼一声,看着醉酒的好友。

    若不是看着慕少凌落入唐麦香手里可能会被占便宜,他还不会出面帮忙。

    “他还没放弃寻找吗?”李妮问道。

    “没有,一直在寻找。”宋北玺说道,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两个月没有半点关于阮白的消息,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阮白可能已经死了,可能被人抛尸大海,那海这么大,就算尸体漂浮上来,也不一定是在这边,而且海底还有这么多海洋生物。

    一具没生命的尸体,可能还没浮上来,就被海洋悄无声息地吞噬掉。

    但是慕少凌就是没有放弃,一直在寻找。

    “他不会轻易放弃。”宋北玺了解他。

    李妮轻轻点头,她也不希望他放弃。

    如果他放弃了,那阮白可能就真的回不来了。

    李妮看着窗外飞逝的夜景感叹着,下一秒,宋北玺的手握住她的下巴,逼她看着自己,“你可以看着我。”

    她无语,一双星眸只能看着他。

    宋北玺最近是越来越霸道,从开始搬进别墅要与她同住,到现在,她看看别的风景的自由也没有。

    劳斯莱斯开到慕家老宅。

    宋北玺喊来老宅管家,合力把醉酒的慕少凌给扛进去。

    软软还没睡,看见慕少凌被扛进卧室后,十分担忧,朝着李妮那边走过去。

    李妮摸了摸她的头,低声问道:“软软怎么还没睡?”

    软软大大的眼眸里写满担忧,伸手,握住了李妮微微冰凉的双手,“李妮阿姨,爸爸怎么会喝的那么醉?他是在担心妈妈吗?”

    李妮笑着蹲下来,与她平视,“爸爸担心妈妈,不是正常的吗?不过你爸爸这次喝那么醉是因为要应酬,而不是你想的那样哦。”

    他们年纪小小的阮白便失了踪,所以心思格外的敏感,若是知道慕少凌是因为阮白的失踪而醉酒的,肯定会胡思乱想,所以李妮用小小的谎言安慰着她。

    软软听见她这么说,紧紧皱起的眉头忽然松开,她点了点头,露出笑容,“我知道了,谢谢李妮阿姨。”

    “乖,很晚了,你应该去睡觉咯。”李妮捂了捂软软的手,心里一阵怜惜。

    “好,爸爸回来了,我也能放心睡觉了。”软软笑眯眯的,转过身。

    宋北玺早已走出慕少凌的卧室,看见李妮哄着软软的模样,眼神一深,一个想法盘旋在心头。

    他靠在墙边,没有走过去。

    软软见宋北玺站在那里,又乖巧地道谢,“谢谢宋叔叔把爸爸送回来。”

    “不客气,快去睡觉。”宋北玺没有什么表情的脸露出了点点笑容。

    李妮看见,甚是惊讶,他不爱笑,但是此刻却对着一个小女孩笑了。

    挼软走进卧室后,宋北玺与李妮牵着手离开,两人回到车上,沉默无语。

    车子开到半路的时候,他打破了沉默,“你很喜欢孩子?”

    李妮垂下的眼眸抖了抖,忽然抬眸,说道:“说不上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