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修仙琐录 > 1243章 五颗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修仙琐录最新章节!

    问丹子冷眼看着磕头如捣蒜的坠儿,对广谱道:“为一只狗而卑微若此,你觉得他是修炼的材料吗?仙林院对资质高者太宽容了吧?仙林院什么时候成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了?”

    广谱的面色随之严峻起来,对广谱暗传神念道:“我没想到他会真的拒绝进入仙林院,先前不过是说了点便宜话而已,这下倒让我左右为难了。”

    问丹子伸出手道:“把他的符牌给我吧,这事我来帮你处置。”

    “这……”广谱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道:“也好,你好好劝说一下他吧。”说完,他板着脸对痛哭流涕的坠儿道,“听见问丹子师兄所言了吗?不要太任性了,此事关系你的前途与命运,我们是看在你年纪尚小还不懂得轻重的份上才对你加以宽容的,但家有家法门有门规,放眼天下也找不到几处像仙林院这样的修炼福地,你要果真无心修炼,那就离开乾虚宫吧。”放下最后一句威胁的话,广谱转身离去了。

    坠儿不磕头了也不哭了,无助的坐倒在地有一下没一下的抽泣着。

    问丹子蹲到他身前,好奇的问:“你到底为什么不想进入仙林院?”

    “我想见沈清前辈。”坠儿没回答他的话,反而蹦出了这么一句令问丹子不知所谓的话来。

    “沈清?你认识她?”

    坠儿简要的说了一下和沈清相识的过程,然后再次请求道:“师兄,你能让我和沈前辈见一面吗?”沈清成了他现在唯一可以求助的人,但他也不知该让沈清怎么帮他,就是想见一见沈清。

    “这个……”问丹子的目光闪烁起来,“我倒是愿意帮你这个忙,可我和沈清没什么交往,只能帮你往清缘派送个信,她肯不肯来就得看你的面子了。”

    “好!多谢师兄!”坠儿感激的说。

    问丹子狡黠的一笑,“我们刚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师兄我对清缘派的玄丹录可是惦记很久了,你要是能想办法给我弄来,师兄绝不会亏待你的,当然,我知道这事没那么容易,可沈清在清缘派身份无人能及,你若能和她搭上关系的话,或许是有机会的,你先别摇头,我没指望你三五年就给我弄来,只要心里记挂着这件事就行,师兄对你可是不错的,又给你丹药又帮你整治兴鹏,还得给你的狗炼丹,今后还会指教你学习炼丹,你可不能没良心。”相貌对一个人的影响还是很大的,问丹子的言谈举止常有不符合两千多岁大修士风范之处,这有点像寻易的装天真,不过寻易是自己装出来去影响别人,问丹子则是受了别人对他态度的影响,自觉不自觉的会间歇表现出少年的风格。

    “那行,我记着这个事就是了,不过师兄你别抱什么希望,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沈前辈为何对我青眼有加。”坠儿本就很难把他当作一个两千多岁的大修士看待,他这一挤眉弄眼的套近乎,坠儿说话也就随意起来。

    问丹子欢喜道:“你给我记着就行,缘分是谁都说不清的,她既然说觉得和你投缘,那就难说你们两个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了。”他说完露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

    “不是不是,师兄你别乱猜。”坠儿极力否认,他觉得问丹子的想法是对沈清的玷污,不过内心却因之的跃动起来。

    问丹子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道:“傻小子,那你说她为什么对你那么好?还带你出去历练,我虽懒得理会乱七八糟的闲事,但也知道这是挺犯忌讳的一种行为,而且知道资质高到你这程度的弟子,乾虚宫是不会随便让人带走的,她要想带你出去肯定需要得到长老级别的人应允,要是没有特殊原因,她为什么要在你身上费这么大劲?”

    “带我出去历练一下有那么麻烦吗?”坠儿口中虽这么说,但已然意识到问丹子说的可能是有道理的,内心不由更起波澜了。

    问丹子怎么说也是两千多岁的人了,察言观色已知坠儿在想什么了,遂拍着他的肩头道:“你可别忘了我的事,但千万不可操之过急,玄丹录不是寻常之物,回头咱们得细细商量一下。”

    “那给小蒲团的延寿丹你能不能早点炼出来,我怕它撑不了太久……”坠儿虽厚道,但也不是不会玩心计,为了小蒲团他不得不试着跟问丹子讨价还价了。

    “好说好说!”问丹子哪会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啊,坠儿这话倒让他想起别的来了,“要不……我给你炼一颗驻颜的丹药吧,你先以此讨好一下沈清,你得显得有点本事才行,靠你自己一时半会是难以挣来什么脸面的,我少不得要帮衬你一下。”

    “好!好!我正不知该怎么回报人家的恩惠呢,有劳师兄了!”坠儿这回是一点没客气。

    问丹子宽容的笑道:“你小子是有福之人,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我自从技艺有成之后,只给别人炼过五颗丹药,这才和你初次见面,竟然要一下子给你炼三颗。”

    “一共才给人炼了五颗?”坠儿颇感惊讶,随即憨笑道:“多谢师兄,刚服的这颗丹药确实太神奇了,我已经生出将要破境的感觉了。”

    “哎呀!”问丹子拍了下头道:“快快快,快去打坐,这一搅扰怕是要坏事的,如果不能破境我还得再给你炼一颗。”

    坠儿心中有谱的摆手笑道:“无妨无妨,药力仍十分雄浑,我觉得不但能破境,而且还会有盈余。”

    “你这小毛孩子哪估算的准?!”问丹子数落了坠儿一句,但见他如此有把握心中也觉稍安,毕竟这小子的资质是非同一般高的。

    “那固灵丹是种什么丹药?玄方派是个什么门派?”方才广谱对画影谈固灵丹用的是神念,坠儿当然是什么都没听见,所以忍不住又问了起来。

    “这些等你破境了再说吧。”问丹子伸手朝左前方指了指,“这条路上收藏的都是各炼丹门派的典籍,其中也有玄方派的,玄方派就是以炼丹著称于世的,门派虽不大,但在炼丹界是有些建树的,尤其是固灵丹堪称独门之秘,其最近得以扬名全靠寻易曾出身于此。”

    “哦……,寻易前辈原来是出身于玄方派的……”坠儿又陷入了如梦如幻的恍惚中。

    “行了行了,快去吸收药力吧,别让我再费一遍事。”问丹子推着坠儿朝那间屋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