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第1797章 番外之女帝贺姮(四)

第1797章 番外之女帝贺姮(四)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最新章节!

    阿妩的脸色微红,道:“打赌看你能不能来,然后把那些大臣劝走。”

    “哦,那母后您肯定输了。”姮姮摇头晃脑地道,“父皇肯定相信我,您不信。”

    阿妩哼了一声道:“那你不得反思一下平时你做了什么?是不是一直让我、操心?”

    姮姮还要说话,被皇上轻斥一声:“姮姮,别和母后顶嘴。”

    姮姮撇撇嘴:“反正我和母后都是让父皇操心的。对了,父皇,您赢了什么?”

    阿妩忙道:“别什么都问,你舅舅说的我可听到了,明天还是护着你的屁股吧。”

    皇上看她心虚模样,笑道:“我和你母后不分彼此,没有什么赌注。”

    阿妩长松了一口气。

    姮姮却惊慌道:“舅舅都那般了,明日还能来给我上课吗?”

    “你猜呢!”阿妩幸灾乐祸。

    姮姮从皇上膝上跳下来:“我先回去写大字了。惨了惨了,还有五篇没有写,我可怎么办!我今晚不能睡觉了,嘤嘤嘤……”

    “你少装哭,没用。”阿妩不客气地道,“我之前是不是让素衣催你了?你自己拖拉,还好意思装哭?”

    姮姮泪眼婆娑地看着皇上不肯走。

    而皇上急于向阿妩索取自己的“赌资”,笑道:“回去安心睡觉,明日我让人给你舅舅传口谕,不许他责罚你。”

    “哥哥!”阿妩急了。

    姮姮却得了尚方宝剑,担心母后枕边风让父皇变卦,一边往外跑一边道:“君无戏言,父皇说话要算数。”

    “慢点——”

    “砰——”姮姮撞到了门上。

    皇上起身,阿妩也忙问:“撞疼了没?”

    姮姮这时候却表现得十分皮实,摸摸头,连连摆手:“不疼不疼,父皇只要别忘了给舅舅传口谕的事情就行。”

    然后小东西连蹦带跳地出去,十分欢快。

    “只要不让她读书,千好万好。”阿妩翻了个白眼。

    皇上靠在椅背上,略用了几分力气把她拉到自己膝上坐下,“难道不是随了小老虎?”

    “我?”阿妩美目睁大,坚决不承认,“我小时候多乖巧听话,她哪里比得上我?哥哥你太宠溺她了,小时候我不听话,挨了我娘多少次打?”

    “表舅不宠你?”皇上帮姮姮说话,“好孩子是宠不坏的。她今日表现,可让你满意?”

    “满意归满意,但是……”

    “别但是了。”皇上看着阿妩,笑得一脸意味深长,“至少我公允地说,小老虎你没有姮姮聪明……”

    “嗯?”阿妩眯起了眼睛,咬牙看着皇上,“哥哥这是嫌弃我了?”

    “是嫌弃了。”皇上在她耳垂上轻咬了一下,“你看小东西得了好处立刻就跑,你却忘了,你要兑现自己不愿意兑现的承诺,是不是该留住她,多拖延一会儿?”

    阿妩脸色瞬间红透了,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姮姮真是生来克她的,这样的赌约都能让她输,羞死人了。

    “要不,要不回我宫里好不好?”阿妩想耍赖。

    “在你宫里,我还用打赌赢你吗?不早就为所欲为了?”皇上在她耳后轻笑道。

    姮姮走到半路,忽然一拍小手:“我怎么那么傻?回去,回去找父皇。”

    父皇既然都答应传口谕,她为什么要接受明天不被责罚?

    应该一劳永逸,以后都不被责罚才好呢!

    正好今日她立了功把那些讨厌的大臣打发走,父皇心情正好,此时不提要求,更待何时?

    所以姮姮带着宫女折返。

    宫女对于她想一出是一出的风格已经习以为常,所以立刻提着灯笼跟上,一叠声地道:“您慢些,天黑路滑——”

    虽然比较欢脱跳跃,但是这位小主子并不难伺候。能在她身边伺候的宫女,都尽心尽力,不敢怠慢。

    只是这次,姮姮远远地就被侍卫拦住了。

    “让开!为什么不许我去见父皇?”姮姮气鼓鼓地道。

    现在拦着她,等于让她挨打,所以她自然口气不善。

    侍卫跪着才能和她视线平齐,虽然知道她是身份尊贵的皇太女,但是她太经常过来,天真烂漫,又因为阿狸的缘故时常和众人一起玩闹,所以侍卫们也都把她当成小妹妹,小女儿来宠爱。

    “殿下,”侍卫有些艰难地开口,“皇上和皇后娘娘在商量事情,,不许人接近。否则您看,臣等怎么会退到这么远的地方?”

    那位在女色一事上,也算得上昏君了——如果对方不是皇后娘娘而是别的女人的话。

    家里都有妻妾通房,所以其实大部分人很难理解,为什么这么多年,皇上依然对皇后娘娘如此着迷。

    姮姮哪里能明白这些事情,一本正经地道:“放心吧,让我进去,父皇瞒着你们,但是不会瞒着我的。”

    侍卫:“……那也不行,您若是进去,皇上肯定会生气的。”

    “一定不会,要不我和你打赌呀?”

    侍卫汗都下来了,心想我和您赌这个,是嫌命太长了吗?

    “不行,殿下,您一定不能进去。”

    “不进就不进。”姮姮翻了个白眼,“我走啦。”

    侍卫恭恭敬敬地道:“恭送殿下。”

    然而姮姮只是做出要走的模样,实则忽然像离弦的箭一样往里跑。

    却不想侍卫早有准备,抓住了她的袖子。

    姮姮:“哼!不去就不去,我明日再找父皇。”

    这次是真的走了。

    侍卫松了口气,抬手擦擦额角的汗,旁边一起当值的人低声开玩笑:“辛苦了。”

    屋里正紧张得担心姮姮闯进来的阿妩,小声哀求道:“哥哥,哥哥……”

    皇上却不为所动,脸上带着不正经的笑意,张口就是荤话。

    姮姮想想也有些生气,想找人诉说一番,思来想去,去了尚霓衣那里。

    尚霓衣已经解了头发,靠在床头看书,听见她来了也没起身,往里挪了挪,给她让了个地方,道:“你把外裳脱了再上来。”

    宫女忙上前服侍姮姮脱衣。

    姮姮吭哧吭哧自己爬上、床,钻进被窝里,挨着尚霓衣撒娇道:“尚娘娘,您看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