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六七章 恩怨分明

第一四六七章 恩怨分明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数十年前发生的往事,地藏娓娓道来,却让齐宁等人只觉得就发生在眼前。

    “他.....还活着?”沉默许久的北宫连城终于问道。

    地藏含笑道:“剑神还在意他的死活吗?”她声音依然柔和,但越是如此,便越显得她与北宫的距离十分遥远。

    今日的地藏,显然不再是当年那个无怨无悔跟随在北宫身边如同影子一般的姑娘。

    齐宁心中知道,如果不出意外,哑奴恐怕还活在这个世上。

    地藏几十年来一直想要救的人,只能是哑奴。

    “如果玄武丹可以救活他,你现在就可以取走玄武丹。”北宫瞥了一眼埋着巨龟的石堆。

    岛主却已经笑道:“北宫兄打的好算盘,知道自己身处困境,却要佯做好人。”摇头叹道:“如果你真的在意哑奴,为何当年你只顾自己逃命?你不但不在意哑奴,甚至暮姑娘冲过去救人,你也只是冷眼旁观无动于衷?这玄武丹不属于你,你有什么资格开口送人?而且我与暮姑娘已经商量好,不单要用玄武丹救活哑奴,还要清算当年的旧账。”

    “旧账?”北宫唇角泛起一丝冷笑。

    岛主亦是冷笑道:“你无情无义,今日看似主动要让出玄武丹,不过是形势所迫而已。暮姑娘说的没有错,你冷血无情,这世上又岂会有你在乎的人?”盯住北宫,冷冷道:“你莫忘记,暮姑娘这几十年也一直在苦修,已经踏入大宗师的境界,我与暮姑娘联手,你自问还有命离开?”

    齐宁心下一紧,知道猜想已经成为了现实。

    方才北宫与岛主联手对付侯爷的时候,已经大有损耗,毕竟要对付大宗师,即使岛主出其不意偷袭,这几人却依然会损耗极大地功力。

    相较而言,北宫的损耗自然要超过岛主。

    北宫与北堂幻夜正面相对,气剑出击,而岛主则是从旁偷袭,两人一明一暗,岛主所耗自然不及北宫。

    眼下岛主与北宫正面对决,北宫也未必有必胜把握,而地藏突然现身,若与岛主联手,北宫自无幸免的道理。

    岛主此番登岛,事先已经做了周密的部署。

    赤丹媚想到岛主在白云岛之时对自己说的话,那时候岛主要让赤丹媚成为女王,带领全天下的百姓膜拜岛主这位神祗,底气十足,赤丹媚当时就很狐疑。

    争夺玄武丹,数位宗师一番龙争虎斗,岛主为何那般自信?

    现在她却已经完全明白过来。

    先与北宫联手除掉北堂幻夜,再与地藏联手除掉北宫,最后甚至亲手击杀地藏,这一切尽在岛主的计划之中,为此白云岛主可说是花费了许多年的事情在布局谋划。

    赤丹媚心中苦笑。

    多少年来,岛主在她心中宛若神明一样存在,对其敬畏有加,甚至几十年来一直以为岛主是品行无可挑剔的一代圣者,但现在她已经彻底明白,自己多年来敬畏的岛主,骨子里却是一个阴险卑劣的小人,他虽然有大宗师的实力,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德行

    。

    看着岛主脸上略带一丝得色,赤丹媚心中却是升起一股难以压制的鄙夷感。

    北宫不看岛主,却是看着地藏,沉吟片刻,才问道:“蒹葭,你想要我的性命?”

    地藏却没有回答,平静道:“我带着哑奴下了大雪山,他再也不曾醒来,却有一口气在。他受伤极重,如果不是遇到了朱忽玛丹老爹,只怕早已经死去。朱忽玛丹老爹用他的药草,让哑奴一直存有一口气息,我陪着哑奴在古象生活了近十年,只想着有朝一日他能够醒转过来。”

    齐宁心想那朱忽玛丹自然是古象牧民一类的人,当时地藏带着垂死的哑奴,处于最困难的时候,无法长途跋涉离开古象,只能留在古象王国境内休养,而哑奴多年不曾醒来却还有呼吸,当时很可能已经成了植物人。

    “哑奴没有醒,可是朱忽玛丹老爹却过世。”地藏轻叹道:“那十年里,我才发现身体起了变化,就像你们一样,不但可以清晰感受到天地之气,而且容颜不变,身体不再衰老。”

    她这最后一句话自然是对岛主和北宫而言。

    见过那块大黑石而且活着离开大雪山的人,身体在此后都起了变化,地藏自然也不会例外。

    “那十年我在古象找遍了名医妙药,天山雪莲也无法让哑奴醒转过来。”地藏缓缓道:“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返回西川,希望能在川中找到灵药。”

    齐宁此刻终于道:“是否那时候,你便以地藏的身份出现?你在古象收留了两名孤儿,后来成了地藏六使中人。”

    “大雪山我已经死过一回。”地藏轻笑道:“世间自然再无暮蒹葭。地狱空荡荡,恶鬼在人间,我既然再世为人,当然要铲除世间的恶鬼,这些事情,自然是地藏去做。”

    地藏说话的语气自始至终都是淡定自若,但齐宁却明白,当年北宫等人抛弃了哑奴,导致哑奴人不人鬼不鬼,打击最重的不是哑奴,恰恰是暮蒹葭。

    暮蒹葭化身为地藏,在她的内心深处,自然是充满了无法化解的怨恨。

    她自命地藏,自然是要报仇雪恨,找寻机会将当年那几人一一铲除,在地藏的眼中,当年抛下哑奴的几位大宗师,当然与恶鬼无异。

    “那一年我带着哑奴,赶车去紫槐岭找寻药材,却在半道上发作。”地藏轻叹道:“当时我昏迷过去,等醒转过来,发现边上有一名男子佩刀在腰间,而且还盯着我看,我想也不想,一出手便取了他的性命,当时并不知道,是昏迷过后淮南王刚巧遇上出手相救,被杀那人是淮南王的侍从,我出手伤人,正好被淮南王看到,他却并无责怪。他向我仔细解释过后,又知道哑奴的伤情后,便主动提出带着我们去往京城,找寻大夫为哑奴疗伤,那时候我已经在西川找了许多大夫,而且用了无数药材,哑奴却没有丝毫好转,淮南王人脉广阔,我倒是希望他真的能够找人治好哑奴。”

    岛主叹道:“淮南王虽然年轻,但却并不笨。当时看到你出手,便知道你武功了得,无非是想拉拢你。”

    齐宁心想岛

    主这话倒是不错。

    地藏带着哑奴寻药,半道上却伤势发作,那伤势自然也是如同其他几位大宗师一样,突如其来,而地藏伤势发作能够导致她昏迷过去,要么便是她与男人不同,很难抵受天地之气反噬,要么就是为了报仇,在修炼武功的时候贪功急进,遭受的反噬极为强大。

    淮南王在途中发现,一开始未必知道地藏武功厉害,但途中遇到一个美貌妇人昏迷,难免会生出英雄救美之心。

    待得地藏醒转之后,突然出手杀人,淮南王这才明白自己救了一位顶尖高手,自然生出招揽之心,尔后主动提出要帮助地藏救醒哑奴,那无非是以招揽手段而已。

    “他如何想,并不重要,如果他真的能救哑奴,我便是性命给了他又有何妨?”地藏淡淡道:“淮南王领着我们悄悄到了京城,自此就住在淮南王府,抵达京城没多久,淮南王世子萧绍宗便即出生。我和哑奴在府中,除了淮南王和他身边两名心腹,没有其他任何人知道。接下来两年,淮南王暗中找寻名医为哑奴疗伤,都没有太大的起色,只能维持着哑奴还能呼吸。”

    “京城传言,萧绍宗自幼身体就不好,发作之时,疯癫无常。”齐宁忽然道:“所有人都以为萧绍宗命不长久,但不久前他图谋篡位,这才暴露真相,此人患病只是假装,而且还有一身高明的武功,暮前辈,这一切想必与你也大有干系。”

    地藏浅浅一笑,道:“淮南王要找寻名医为哑奴疗伤,如果王府时有大夫进出,自然会惹人怀疑。楚国的皇帝一直对王爷心存戒备,暗中还派人监视,一个不慎,我和哑奴便要暴露。以世子做幌子,让人都以为王爷是在为世子求医,那么大夫进出淮南王府,自然就有了理由。大夫进府之后,先给世子瞧病,王爷再顺势让他们帮哑奴看病,只说是府里一个家人,那些大夫自然想不到他们真正瞧病的对象是哑奴。”

    “原来是障眼法。”齐宁叹道:“所以萧绍宗患病,是从一开始就计划好的。”

    “世子三岁开始,就拜在我门下,是我唯一的弟子。”地藏道:“他天资聪慧,我只要稍微教他一些运气之术,再帮他做些手脚,谁也瞧不出他是装病。”

    齐宁心下释然,终于明白常年蜗居在王府的萧绍宗,怎会有那般高明的武功?原来在萧绍宗身后,一直有一位大宗师暗中传授他武功。

    “王爷多年坚持,一直用极为珍贵的药材延续哑奴的性命。”地藏道:“他既然对我有恩,我自然也要报答他的恩惠。”

    “所以你将哑奴留在淮南王府,自己却回到西川,招揽那些牛鬼蛇神,都是为了有朝一日帮助淮南王父子篡位。”齐宁苦笑道:“你虽然要对付其他几位大宗师,但时机未到,也担心被他们看出破绽,所以行事小心隐秘,一直活动在西川积蓄实力,多年前甚至偷梁换柱,自己假冒成夙影夫人,无非是利用陆商鹤这枚棋子,可以在明面上积蓄更多的力量。”摇了摇头,叹道:“你为了报答淮南王所谓的恩惠,翻云覆雨,多少人卷入其中,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