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二六章 九宫

第一四二六章 九宫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九宫山?”

    御书房内,隆泰颇有些吃惊道:“北堂煜说的第四份寰宇图在九宫山?”

    齐宁坐在椅子上,微点头:“按他的说法,这第四份寰宇图是他自己偷偷留下来。当年他亲自主持了寰宇图的绘制,参与的人数众多,分成许多小队,每一队负责其中一部分,到最后众多地图由他亲自合在一起,便绘制成了北汉的疆域图。他知道这样的地图,珍贵异常,一旦上缴,就连他也未必还能看到全图,所以他私底下留了一份,倒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觉着他耗费心力绘制的寰宇图,总要留一份在自己手中,也算是个纪念。”

    “九宫山的名字朕倒是听过。”隆泰皱眉道:“据朕所知,九宫山位于渤海之滨,在辽东境内,不过北堂煜是北汉的皇亲国戚,一直生活在洛阳,怎地会将寰宇图放在九宫山?”

    齐宁道:“他说寰宇图放在了一位他极其信任的人物手中,除非见到北堂煜的亲笔书信,否则那人绝不会将寰宇图交给任何人。”从怀中取出信笺,呈上去:“皇上,这就是北堂煜亲手所书的信函,内容我也看了,是让对方将寰宇图交到我的手中。”

    “交到你手中?”隆泰一怔:“北堂煜让你去取?”

    齐宁道:“北堂煜的意思,即使有这封书信,如果不是我亲自去取,对方也不会交出寰宇图。他还说那人一见到我便能认出来,如果换做别人,根本无法上山。”

    隆泰冷笑道:“北堂煜是否在玩什么花样?他被囚禁许久,如果想要交出寰宇图,早就该交出来,一直拖到现在,突然请你过去,而且还真的说出了寰宇图的线索,齐宁,你不觉得这其中有些蹊跷?”

    “臣也觉得有些古怪。”齐宁道:“不过看他当时说话的态度,倒也不像有假。而且他提出,要我们派人救出他在洛阳的家眷,他既然挂念家人,应该不会用他们的性命做赌注。”

    “他还有什么其他条件?”

    “他说我们要迅速派人前往洛阳,如果我拿到了寰宇图,便要让他与家人相聚。”齐宁道:“此外他要我们保证他们在楚国的人身安全,还要保障他们衣食无忧。”

    “如果他说出的寰宇图下落是真的,就算给他封侯赐爵那也不是什么大事。”隆泰道:“我军还僵持在汉国境内,如果迟迟无法突破钟离傲的防卫,给朝廷带来的压力会越来越大,最后实在不成,只能暂且撤军了。”神情凝重:“如果能够尽快将寰宇图弄到手,那么北汉的地形我们就一清二楚,那幅地图,足可抵得上数万精兵啊。”

    齐宁道:“皇上,事不宜迟,我军每耽搁一日,就多一日的损耗,臣请皇上恩准,臣立刻动身前往辽东,到九宫山取回寰宇图。”

    “你容朕考虑一下。”隆泰神色严峻:“北堂煜说的是真是假,我们还不能确定,如果九宫山是一处陷阱,他故意以寰宇图引你前往......!”

    “皇上,北堂煜自襄阳被我们擒获之后,已经有近一年时间,这些时日他始终被囚禁在神侯府,外面的消息他一无所知,而且他也绝无可能与外面的人联络。”齐宁正色道:“臣相信他根本没有机会在九宫山布下陷阱。他在襄阳落入我们手中的时候,就已经断绝了他与外面的任何往来,也绝不会想到有一日我会前往九宫山,所以设下陷阱的可能性并不大。”

    隆泰想了一想,虽然觉得齐宁所言不无道理,但还是心存疑窦,问道:“北堂煜是北汉皇族,你觉得他会因为家眷而背弃汉国?家眷与国家,孰轻孰重,他心中难道不知?”

    “也许他知道北汉已经是穷途末路。”齐宁道:“北汉皇位之争,皇族自相残杀,损失惨重,屈元古打着北堂风的旗号进了洛阳,如今已经是将北堂风握在手中当做傀儡,北堂煜或许知道北堂一族的运数已尽,是以失望透顶,对汉国已经不再有希望,这才想着保全家人。”

    隆泰双眉紧锁,齐宁拱手道:“皇上,我们当初抓捕北堂煜之后,对他的待遇一直都是十分周到,说到底,还是希望能从他的手中获得寰宇图。如今这老家伙好不容易开了口,说出了寰宇图的下落,我们自然不能因为怀疑他所言有假,便放弃找寻寰宇图。”

    隆泰也知道寰宇图对当下的楚国实在是太重要,如今有了机会,实在不能错过,微一沉吟,才道:“朕从神侯府给你调派人手,你们乔装打扮进入辽东,到时候相机行事,若是能够拿回寰宇图自然是最好,可是如果情况有变,宁可不要寰宇图,你也要给朕完好无损回来。”

    “皇上,此番若是去的人多了,反而容易引人注意。”齐宁道:“臣虽然只会些三脚猫的功夫,但自问遇到任何状况都可以自保。此番前往九宫山,如果北堂煜所言是真,能够顺利取回寰宇图自然是更好,若是真是有情况,臣立刻撤走,绝不贪恋地图。”

    “三脚猫功夫?”隆泰露出一丝笑容:“你若是三脚猫功夫,这天下可就没人懂武功了。”心知齐宁的武功已经到了一个极其厉害的境界,正如齐宁所言,真要遇到什么情况,齐宁的武功自保还是绰绰有余,微一沉吟,终是道:“此行辽东,你务必要小心谨慎,朕等你凯旋而归。”起身来,走到齐宁身边,拍了拍齐宁手臂,含笑道:“有一件事情要问你,你可要老实回答。”

    齐宁道:“皇上有问,自当如实禀报。”

    “前几日从宫里送了一个姑娘去你府里。”隆泰道:“你那位夫人没有吃醋?”

    齐宁顿时头大,知道隆泰说的那姑娘是指卓仙儿,卓仙儿在宫里疗养了几日,隆泰当然已经知道她的身份,心想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堂堂国君,不操心国家大事,来打听臣子的私事,只能苦笑道:“皇上放心,这事儿臣要慢慢摆平。”

    隆泰哈哈一笑,又低声道:“朕告诉你件事,皇后已经有了身孕.......!”

    齐宁一怔,随即喜道:“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恭贺皇上。”

    “朕的意思是说,你也抓点紧。”隆泰低声道:“前番你新婚燕尔,便要去往西北,如今还没歇几日,又要往辽东去,朕想想还真是对不住你们,离别之前,多加把劲,尽早也让你家夫人怀上。”

    齐宁顿时有些尴尬,硬着头皮道:“臣自当再接再厉,不敢怠慢!”

    出宫之后,齐宁没有回王府,而是折返回神侯府,这一次当然不是为了来见北堂煜,他知道皇帝自然是希望早日得到寰宇图,而前线的将士更是希望能够以寰宇图洞悉汉国的地理,所以前往九宫山取回寰宇图,自然是越快越好。

    只是因为卓仙儿被送到王府,显然是让西门战樱很是不悦,这两天甚至没有回府,自己出行在即,总不能不告而别,这一关迟早要过,迟过不如早过,出行之前总是要解决此事。

    神侯府虽然是戒备森严之地,但对齐宁却算是个特例,守卫在衙门口的吏员都是认得齐宁,自然不会阻拦。

    齐宁进了衙门,正寻思着待会儿如何让西门战樱消气,就听到不远处传来惊叫声:“不得了了,小师妹......小师妹要杀人了......!”

    齐宁大吃一惊,循声看去,只见到两名神侯府吏员正狼狈往这边跑过来,就像后面有妖魔追赶一般,狼狈不堪。

    正自诧异,就听到西门战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韩天啸,你给我说清楚,你跑不了......!”

    齐宁更感惊讶,忍不住循着声音过去,到得一处拱门外,还没进去,又从里面跑出来三四个人,他正要询问,却见到韩天啸已经从拱门中跑出来,这位神侯府的文曲校尉从来都是遇事不惊,此刻却是慌张不已,出了门来,见到齐宁,如同见到救星一般,叫道:“王爷,你.....你快救命......!”回头瞧了一眼,脚下更是飞快。

    这时候却见到西门战樱手持一把大刀,从拱门里面冲了过来。

    齐宁见西门战樱此刻如同盛怒的母老虎,心下也是有些发慌,恨不得立时找个地方先躲一躲,韩天啸以前那是比说都有骨头,但这时候却躲到齐宁身后,怂成一团,抬手指着西门战樱道:“小师妹,王爷.......王爷在这里,你莫要胡来,赶紧......赶紧放下刀,有话好说.......!”

    西门战樱冲过来,瞪着齐宁,抬刀指着齐宁道:“你先滚开,这里没你的事。”

    齐宁勉强笑道:“战樱,这......这又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拿刀做什么?三师兄说的没错,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误会,先......先放下刀再说。”

    西门战樱并不理会齐宁,一双漂亮的眼睛却是带着怒色,盯着齐宁身后的韩天啸,冷声道:“韩天啸,你老实说,那到底是谁的?今日你若说不明白,我.....我一刀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