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九八章 大势已去

第一三九八章 大势已去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京都府的人如狼,神侯府的人似虎。

    群臣闪开道路,京都府那十几名骑兵如风般掠过,两边的朝臣都是目瞪口呆,实在不明白这到底是又是哪一出,而神侯府的人紧随在京都府差役后面,黎明的晨光照耀在雪亮的刀刃上,泛着渗人的寒光。

    神侯府过后,后面却又有一大群人跟着,当先是数名骑者,五六名骑士簇拥着一人,那人骑着一匹黑色骏马,头戴斗笠,披着大氅,京都府府尹铁铮也骑马簇拥在那人边上,朝臣们甚至看到一名身姿婀娜的女人亦是紧随在那斗笠人身边,更让群臣吃惊的是,在这几人的后面,却是跟着一群衣衫褴褛的乞丐,少说也要两三百之众,手中的兵器也都是五花八门,除了极少数人持有刀枪,大多数人都是木棍在手。

    群臣面面相觑,这样的场景便是做梦也不能想到。

    京都府骑兵冲到虎神营构筑的那堵墙前,勒住了马,并没有直接冲破盾牌构起的人墙。

    虎神营统领陆晓朝自然已经察觉到后面的动静,向萧绍宗道:“王爷,后面有动静,末将去看一看。”兜转马头,直往这边过来,等瞧见一群京都府的差役在人墙后面,皱眉道:“你们要做什么?”

    却听到一个声音道:“我们来平叛!”后面一骑冲上前来,却正是神侯府的文曲校尉韩天啸。

    陆晓朝并不认识韩天啸,但是看到他一身神侯府打扮,皱眉道:“你们是受了谁的命令?”

    “自然是皇上!”韩天啸一张脸冷酷无比:“皇上有令,诛杀叛贼!”

    “皇上?”陆晓朝冷笑道:“皇上为叛贼齐宁所害,又如何能给你们下旨?没有王爷的命令,谁都不得擅动!”

    便在此时,却见到后面的人群自觉的分开了一条道路,后面那身披大氅的斗笠人在数名骑士的簇拥下靠近过来,陆晓朝一看就知道那斗笠人非比寻常,皱起眉头,握刀在手,却见那斗笠人骏马缓行,向这边走了过来,距离陆晓朝不远,终于摘下了头上的斗笠,斗笠摘下那一刻,边上有人惊呼出声:“是.....是皇上.....!”

    斗笠人露出面孔,正是大楚帝国的隆泰皇帝。

    两边的朝臣们都是大惊失色,实在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更多的大臣看到皇帝,条件反射般跪倒在地。

    陆晓朝看见皇帝,也是大惊失色,韩天啸却已经冷笑道:“陆晓朝,皇上在此,还不下马参拜!”

    陆晓朝眼角抽动,虎神营的官兵们也都是面面相觑。

    “他不是皇上!”陆晓朝猛然抬刀,指向隆泰:“皇上已经遇害,他是.....他是假扮的,来人,将这帮反贼立刻拿下!”

    虎神营官兵却没有敢轻举妄动,陆晓朝厉声道:“违抗军令者,杀无赦!”

    这一声令下,虎神营不少人便向隆泰冲过去,便在此时,却听到一个声音道:“谁敢动手!”这声音却并非从隆泰那边发出,而是从陆晓朝身后传过来,陆晓朝心下一凛,回过身,却只见到从军阵之中,一人缓步走出,那人身材高大,甲胄在身,手握一柄大刀,却是一张极为普通的脸,陆晓朝见对方不过是一名极为普通的虎神营兵士,皱起眉头,眸中显出凶光,冷声道:“你说什么?”

    那人却是缓步向陆晓朝走过来,淡淡道:“陆晓朝,本将没有想到,你跟随在本将身边多年,竟然是萧绍宗埋在虎神营的奸细,还率领虎神营助纣为虐,今日本将自然要清理门户!”

    陆晓朝只觉得那人的声音异常熟悉,猛然间身体一震,失声道:“你.....你没死?”

    那人抬手从脸上撕下一块皮肉来,场面恐怖,边上官兵大惊失色,但那张皮肉撕下来之后,却是露出一张虎神营官兵极其熟悉的脸庞,却正是早已经被害的虎神营统领薛翎风。

    薛翎风竟然还活着!

    陆晓朝睁大了眼睛,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官兵们看到薛翎风显出真容,都是目瞪口呆,谁也没有想到遇害的薛翎风竟然还活着,猛然间听到一人叫道:“是.....是薛统领,薛统领.....薛统领还活着!”

    一声惊醒了其他的官兵,许多人都显出欣喜之色,欢声道:“是薛统领,是薛统领!”

    薛翎风坐镇虎神营多年,他本就军功赫赫,成为虎神营统领足以服众,而且多年来待兵如子,为人正派,在虎神营有着无与伦比的威望。

    薛翎风前番遇害的消息传到虎神营,虎神营上下都是悲痛无比,而陆晓朝趁机上位,虽然也有威望,但比起薛翎风在虎神营的威望,那是拍马也及不上。

    此时官兵们看到薛翎风竟然死而复活,心中的欢喜可想而知。

    不少平日里与薛翎风交情极深的部将已经流下泪来,一名部将已经冲出来,指着陆晓朝道:“陆晓朝,你说薛统领被害,到底是怎么回事?今日你要给三千虎神营将士一个交代!”

    陆晓朝脸色铁青,他向远处瞧过去,却发现萧绍宗竟然不在原先的位置,不知去向何方。

    他猛然大笑起来,翻身下马,握紧手中刀,盯着逼近过来的薛翎风道:“你既然还活着,为何迟迟不敢露面?”

    “该露面的时候,我自然会露面。”薛翎风长刀横抬:“我只是要看看,你们到底在玩什么花样,既然底牌都已经亮出来,也就到了该了结的时候。”

    陆晓朝笑道:“不错,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低吼一声,持刀向薛翎风冲了过去。

    薛翎风虎目一寒,迎上前来,挥刀砍过来,双刀相交,“呛”的一声响,火星四溅,两人同时变招四周虎神营官兵却已经将两人围住,唯恐陆晓朝趁机脱身。

    后面发生的变故,攻城的玄武营却并无察觉,秦重战刀挥舞,指挥将士攻城,双方箭矢漫天飞舞,虽然城头羽林营将士全都化成射手,但玄武营的箭矢也一度将城投压制住,而盾牌兵已经是距离城墙近在咫尺。

    第一架云梯开靠在城墙后,下面的兵士立刻牢固云梯,弓箭手后方的步兵在呼喝声中,已经如潮水般冲到了城墙下。

    守城的兵力终究是太少,秦重故意将进攻的宽度拉长,为了抵挡敌军借着云梯等上城头,几百名羽林军不得不分散开去,如此一来,城头箭矢对城下兵马的威胁便大大削弱,连续数架云梯靠上城墙,玄武营的兵士悍勇无畏,直冲到城下,借助云梯开始向城头攀登。

    齐宁两盒箭矢尽数射没,心知根本无法抵挡住十倍于己的兵力攻击,虽然城头上的几台弩车连续不断地射出巨箭,但除了增加伤亡,却实在不能阻挡敌军攻势。

    他抬头遥望,却猛然瞧见虎神营那边的阵型明显出现了变化,黎明时分,距离虽远,齐宁却还是看到了那边出现的骚乱,陡然间意识到什么,不禁欢喜道:“救兵来了,救兵来了!”

    十二个时辰一到,却没有见到自己期盼的情状出现,齐宁本以为自己这一次的豪赌输得一败涂地,但此刻却终于发现,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薛翎风出刀凶狠,陆晓朝虽然也是刀法了得,但却终究无法与薛翎风相提并论,只十余招后,陆晓朝已经只有招架之功,薛翎风一刀比一刀霸道,冷喝道:“你若是受人欺瞒,本将还能饶你一死,但你自甘下贱,竟然早就包藏谋反祸心,本将岂能容你!”大喝一声,又是一刀砍下,陆晓朝抬刀来挡,薛翎风大刀狠狠砍在陆晓朝刀刃上,陆晓朝只觉得整条手臂发麻,心下骇然,抬头看时,薛翎风大刀已经顺着刀身内划,陆晓朝心知不妙,欲要后撤,脖子上一凉,薛翎风手中大刀已经贴在了陆晓朝的脖子上。

    陆晓朝心知大势已去,手一松,大刀脱手而落,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虎口已经被震裂开,鲜血溢出。

    薛翎风高声道:“你死与不死,由大家说了算。”左右看了看,大声道:“他该不该死?”

    “杀,杀,杀!”

    四周虎神营官兵齐声高呼。

    薛翎风叹道:“陆晓朝,你莫怨我!”大刀猛力划过,鲜血迸射,已经是割断了陆晓朝的喉咙,陆晓朝踉跄后退两步,一屁股坐倒在地,抬手捂着喉咙,很快便向后倒地,身体抽搐,随即不再动荡。

    薛翎风握刀在手,看着陆晓朝的尸首,闭上眼睛,但很快就睁开眼睛,瞧向正在攻城的玄武营,高声道:“鸣金,鸣金!”

    前方很快就传来金鸣之声,声音刺耳,远远地传开,正在奋勇攻城的羽林营听到后方传来金鸣之声,都是诧异,但鼓响冲锋、鸣金收兵乃是兵家常理,若是违抗,反倒要军法从事,攻城兵马后方的将士立刻掉头回转,已经攻到城下甚至开始向城头攀登的兵士听到金鸣之声,也都不敢再继续进攻。

    齐宁听到金鸣之声,又见到敌军开始后撤,长舒一口气,立刻传令停战。

    便在此时,却瞧见一道身影在乱军之中不退反进,那人身法灵敏,在混乱的人群之中,就如同泥鳅般穿过人群缝隙,直往城下过来。

    萧绍宗!

    齐宁冷笑,取过一支羽箭,弯弓搭箭,对准了鬼魅般的萧绍宗,一箭射了出去,箭矢又快又急,直取萧绍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