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三一章 深林古庙世外云间

第一三三一章 深林古庙世外云间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赤丹媚瞥了齐宁一眼,也不理会,过去提起瓦罐,往碗里倒了汤,这才端碗走过来,单手递给齐宁,也不说话。

    齐宁坐起身,苦笑道:“你不喂我吗?”

    赤丹媚却是弯下腰,将汤碗放在齐宁边上,理也不理,转身就走,她虽然粗布荆钗,穿着朴素异常,但那好身材却终究是难以掩饰,细腰若柳,粗布裹着翘臀,琵琶玉背,勾勒出一副惹火的身段儿,走动之间,腰肢款摆,摇曳生姿。

    走到门前,齐宁还是叫道:“等一下!”

    赤丹媚停下脚步,也不回头,齐宁叹道:“怎么不说话?”

    “有人看到我便厌烦,我又何必自讨没趣,非要给某人徒添烦恼。”赤丹媚道:“你也别不开心,再有几天,你自己便可以活动,那时候我走就是,免得在你眼前晃悠让你心烦。”

    “这话.....!”齐宁还没有说完,赤丹媚已经出了门去。

    齐宁知道上次自己的言语定是伤到了赤丹媚,苦笑摇头,暗想当初你在皇宫背叛我,如今只是说了几句重话便受不了。

    但想到她不顾凶险救出自己,而且一直在身边日夜照顾,心中对她实在也恼火不起来。

    一口将温热的参汤喝完,放下碗,这才想到百年老参可不是随地就能寻见,即使是在京城的药铺之中,那也未必有得买,寻常地方更是难见,猜知虽然只是一棵老山参,但赤丹媚定然是花了不少功夫。

    一碗参汤下肚,整个人也舒服了不少。

    他最挂念的便是自己的伤势,盘膝坐下,运功调息,发现丹田气息虽然不似从前那般充沛,但刺疼膨胀之感荡然无存。

    他记得那蚀骨掌歹毒异常,两个时辰之内若是无法治疗伤势,很可能就会一命呜呼,自己能够活下来,当然是赤丹媚当时全力施救,这时候记得自己昏迷之时,边上有人抽泣,除了赤丹媚,又能是谁?

    自己昏迷之时,一无所知,可赤丹媚不但要为自己疗伤,还要日夜忧心,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柔情,虽说赤丹媚当初为了白云岛主背叛了自己一回,但这女人心中对自己的情分却是不假,否则又怎会在意自己的生死。

    丹田虽然虚弱,但齐宁知道自己的身体应该已经没有大碍,只需要假以时日调养,内力便可恢复过来。

    他不知身处何方,更不知道已经昏迷多久,瞧这里打扫的干净,而且屋内木桶碗筷等物品俱全,竟似乎在这边已经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知道自己昏迷的时日恐怕不短。

    调息一番,虽然身体依然有些绵软,但那种头晕眼花的情况已经消失不见,起身来,走出门外,见到赤丹媚还在洗衣裳,回转身看了看屋子,才发现竟是一处极为残破的庙宇。

    齐宁知道有许多地方喜欢将庙宇建在僻静之处,不过这处古庙显然很有些年头,庙宇并不大,经年失修,庙里的和尚只怕几十年前就已经

    迁走,庙宇四周满是枝蔓,自然是荒芜了很久。

    深林古庙,却也不知道赤丹媚是如何寻到这般地方。

    外面的空气十分清新,齐宁吸了几口气,精神更是好了不少,走到池塘边,见到这处池塘虽然不大,但池水清澈,池塘内甚至有几尾清晰可见的鱼儿在游动,赤丹媚自然也知道齐宁过来,连头也没有扭一下,并不理会。

    一切都是宁静异常,深林古庙,池水之畔,佳人如花,与自己受伤之时那修罗般的景象宛若天地之别。

    齐宁坐在池塘边,瞧着赤丹媚。

    天地晴朗,阳光明媚,和煦的阳光照在池水上,波光粼粼,那波光又映衬到赤丹媚那张美绝人寰的脸上,吹弹可怕的肌肤带着丝丝红晕,细眉如柳,双眸如月,眉宇之间自有一股妩媚风韵,那是粗布荆钗也难以掩饰的娇美,只是脸庞明显比从前要清瘦了一些。

    她一笑起来,媚骨天成,自然是美艳不可方物,可是冷下脸来,也自有一番别样风情。

    “你瘦了!”齐宁终于开口道。

    赤丹媚手上停了一下,却也没有看齐宁,随即继续搓衣裳,她动作明显不算熟练,从前自然是没有干过这样的活,齐宁瞧见她正在洗着自己的衣衫,边上有一只木盆,里面除了自己几件衣衫,亦有赤丹媚贴身衣物,瞧见一件粉色肚兜亦在其中,齐宁心下一热,忍不住瞥了赤丹媚胸口一眼,穿上粗布衣衫,倒是将胸口捂得严实,但轮廓却是遮掩不住。

    似乎感受到什么,赤丹媚终于抬头看了齐宁一眼,瞧见他目光,顺着往下瞅了一眼,脸上一红,一根手指在水中猛力一弹,一道水柱迸射而出,正打在齐宁脸上,溅出水花,齐宁猝不及备,而且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莫说赤丹媚这等高手,就算是普通人出手,他也未必能迅速反应过来,惨叫一声,竟是向后倒了去,躺在地上,瞬间便一动不动。

    赤丹媚见状,显出狐疑之色,她对齐宁目前的身体状况十分清楚,不至于一道水柱就能将其打晕,而且她掌握好力道,只是要给齐宁一个小教训,发泄一下这几日的郁闷,见到齐宁倒地不起,先是狐疑,片刻之后,兀自见齐宁连手指头也没有动一下,不禁道:“你莫装模作样,在我面前耍这些小花样,能骗过我吗?”

    只是齐宁依然没有动弹,赤丹媚秀眉微蹙,暗想难道这家伙当真被自己打昏过去,心中顿时有些担心,起身来,走了过去,抬脚轻踢了一下齐宁大腿,见他没丝毫反应,更是担心,忙到齐宁边上蹲下,急道:“你.....你莫哄我,你.....你快些起来!”却是急的眼泪差点落下来,却忽地感觉手腕一紧,这时候又见到启宁睁开眼睛,赤丹媚瞬间便知道被这家伙戏弄,贝齿轻咬嘴唇,撇过脸去,想要挣开握住自己手腕的大手,却猛地感觉齐宁手上一用力,自己柔软的娇躯顿时便被扯过去,压在了齐宁身上。

    以她的武功,自然不可能反应不过

    来,只是她担心齐宁受伤,自己用力会伤到他,所以一直不敢动力,此外也没有想到齐宁重伤略有恢复,此刻竟然有这等气力,绵软娇躯被带过去压在齐宁身上,随即感觉纤腰一紧,却已经被齐宁双臂环抱住了自己的腰肢。

    赤丹媚又气又急,略略挣扎道:“放手,你又瞧我不上,何必靠近我,快....快放手!”扭动身体,却又不敢太用力,齐宁却是抱住不放,任她如同一条蛇般扭动片刻,闻到赤丹媚身上那熟悉的幽香味道,闭上眼睛,喃喃道:“我还以为再也闻不到这味道!”

    赤丹媚一怔,微抬头,见到齐宁脸色柔和,唇边带着一丝轻笑,顿时便不再挣扎,只是恨恨道:“你又不想见到我,先前不还赶我走吗?你松开,我现在就走。”

    齐宁睁开眼睛,看到赤丹媚那娇媚的俏颜近在眼前,故意冷下脸来,道:“你在皇宫出手偷袭,然后丢下我离开,难道还是我的错不成?”

    赤丹媚知道那件事情着实是自己对不住齐宁,不敢与齐宁对视,只是低头道:“那.....那都过去了许久,而且.....而且我已经知道错了,这次过来向你道歉,你.....!”

    “道歉也该有诚意。”齐宁道:“只是说你两句,你就摆脸色给我看,难道你不知道我受了伤?”

    他双臂抱着赤丹媚,两人身体紧贴,只是上下易位,那曲线起伏带着芬香的娇躯给了他美好的感觉。

    “你.....你受伤,还....还这般用力抱.....抱着人家?”赤丹媚咬了一下嘴唇,“你快放手,再不放手,我可喊人了。”

    “喊人?”齐宁叹道:“你明知道这里是荒郊野外,哪里还能有人?”不等赤丹媚说话,立刻问道:“是了,这.....这里是什么地方?”

    赤丹媚扭动一下娇躯,道:“你松开手,我慢慢和你说!”

    齐宁想到大事要紧,自己还真没有时间沉迷在这儿女情长之中,依依不舍松开手臂,赤丹媚立时起身躲开,坐到一旁去,整理了一下衣衫,瞥了齐宁一眼,媚眼如波,风情万种。

    齐宁也坐起身来,赤丹媚又撩了撩发丝,这才道:“我也不知道这地方叫什么名字,那天晚上我担心他们追过来,放马跑了几十里地,担心他们寻着马蹄印追踪,弃马背着你徒步而行,黑夜里到了这山上,正好瞧见了这处被人遗弃的古庙,这里人迹罕至,所以就在这里给你养伤。”

    “我中了你大师兄的蚀骨掌,是你帮我疗伤?”

    “蚀骨掌虽然阴毒,却也不是什么厉害的功夫,治疗蚀骨掌的伤势并不困难。”赤丹媚轻叹道:“可是你.....你强行用力,导致奇经八脉和丹田受损严重,若是换做别人,只怕是撑不下来。”神情柔和下来,道:“你能活下来,那....那已经很好了。”语气之中,欣慰带着一丝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