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二四章 残酷的死亡

第一三二四章 残酷的死亡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古往今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能够进入皇家羽林营的无一不是悍勇之夫,在迟凤典的调教下,厮杀起来自然也是悍不畏死。

    连升三级,赏金千两,这对任何人来说无疑都是巨大的诱惑,更何况他们要诛杀的对象是叛国逆贼,是以迟凤典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唯恐被同伴抢了先,争先恐后从四面向齐宁杀过来。

    有持刀冲在前面的挥刀向齐宁砍过来,后面的持枪兵士唯恐同伴率先得手,仗着长枪距离长,从后面凶狠向齐宁刺出。

    齐宁知道事已至此,自己也不必存有任何怜悯之心。

    至少在这种时候,对这些羽林兵的怜悯,就是对自己自己的犯罪。

    长枪刺过来,齐宁想也不想,一扭手便即抓住了枪尖,顺手便即夺了过来,等到大刀砍下来,齐宁侧身一闪,回手已经将枪尖刺入那刀手的喉咙。

    嗤的一声,鲜血喷出,那人捂住喉咙,但瞬间却被从后面冲上来的同伴撞开。

    长枪密密麻麻就想刺猬展开了尖刺般,尽数向齐宁身体招呼过来。

    齐宁用枪尖刺穿那刀手的喉咙,却又顺手夺下那人手中刀,反手挥刀,刀光闪过,数杆长枪的枪尖立时被削断。

    羽林营都是精致装备,换做一般人,自然不可能轻易削断枪杆,但齐宁注力刀上,而羽林营的刀刃本就锋利,自然是削枪如泥,那几名长枪手都是一愣,齐宁却是毫不留情,趁机欺身上前,刀光闪过,已经割断三名羽林兵的喉咙。

    只是区区几名羽林兵的死伤,根本阻挡不住其他人的杀意。

    齐宁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当中,羽林精兵非但没有畏惧,反倒是唯恐无法上前。

    齐宁连夺两刀在手,他身形飘忽,长枪似乎已经扎入他身体,可是眼前一晃,便没了他身影,在拥挤的人群之中,齐宁兀自能够找到缝隙,一时间倒像是泥鳅一般,在缝隙之中游走腾挪,所过之处,惨叫连连,血光飞舞。

    顷刻之间,便有十多人已经死在齐宁的刀下。

    迟凤典却是远远瞧着,虽然齐宁在人群中如同虎入羊群,所向披靡,但迟凤典的神情却是淡定自若,羽林兵的死伤在他的眼中似乎不值一提,就像是看着齐宁在杀鸡屠狗一般。

    曲小苍亦是领着神侯府众人远远观望,并没有轻举妄动。

    只是片刻间,地上横七竖八到处是尸首,羽林兵依然是悍不畏死,齐宁手中双刀已经卷了锋刃,又夺了长枪在手,他身上虽然没有一处伤痕,但却已经沾满了羽林兵的鲜血,便是脸上亦有血污。

    齐宁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与羽林兵如此厮杀,只是生死之间,他却是没有丝毫留情。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

    他几次想要冲出人群,直接取迟凤典首级,所谓擒贼擒王,这帮悍不畏死的羽林兵若是见到迟凤典被杀,或许便可不战而退,只是羽林兵却训练有素,将齐宁牢牢困在当中,而且这些精兵一开始虽然

    为了抢夺齐宁首级争先恐后,但齐宁连杀十数人,亦是让兵士们知道了齐宁的厉害,便不敢抢攻,反倒是迅速地集合成阵,三五人一队,结阵之后,固然无法真的伤及齐宁,但互相之间有了照应,却也更是将齐宁死死困住。

    又见得数枪刺来,齐宁不闪反进,两肋夹住了左右两杆长枪,抬脚踢在迎面而来的长枪之上,将那长枪顿时踢飞,一个转身,被夹双枪的羽林兵握枪不住,被齐宁用肋将长枪夺下,齐宁更是欺身上前,一拳打出,正打在中间那羽林兵的胸口,那羽林兵整个人已经向后直飞出去,正撞在后面冲过来的数名同伴,三四人同时被撞倒,又都“噗”地从口中喷出鲜血来。

    迟凤典本来神情淡定,可是看到齐宁竟是如此神勇,却是不自禁向后退了两步,更是左右瞧了瞧。

    刀光枪影之间,羽林兵惨叫声不绝,连续倒地,片刻之间,又有七八人倒地。

    齐宁既然视这些羽林兵为敌,出手便十分凶狠。

    不过三百羽林人数着实众多,虽然转眼间杀了二十多人,但四面依然是黑压压的一片,羽林兵似乎是杀之不绝。

    齐宁心知即使自己不会受这些兵士所伤,但这般杀下去,对自己的体力损耗十分巨大,莫说杀人,就算去杀几百头猪,那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血腥味极为浓郁,齐宁手握一杆长枪,一个大旋转,爆喝一声,羽林兵却也都是心下一凛,向后退开,却还是握紧手中兵器,如狼似虎盯住齐宁。

    齐宁缓缓扫视四周,见到一群羽林兵就如同狩猎者盯着猎物般看着自己,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他知道羽林兵不是乌合之众,而是训练有素的正规精兵,绝不会因为看到同伴倒下便即生出退却之心。

    他浑身满是鲜血,羽林兵没有立刻冲上,这让他得到了喘息,更得到了不容错过的机会。

    齐宁抬起双手,摊开手掌,手中的长枪落地。

    四周羽林兵面面相觑。

    这对他们来说,自然是一种信号,齐宁丢下了兵器,在他们的理解中,那就是弃械投降。

    齐宁微仰着头,闭着眼睛,双臂微微展开。

    风起!

    今夜本无风,这突然泛起风来,不少兵士忍不住抬头看,不过在后面的人却根本没有感受到这股风的存在,很快,便有人瞧见齐宁的衣襟开始飘起,但他们所感受到的风力,根本不可能吹起衣襟。

    齐宁的衣摆飘荡而起,甚至呼呼作响。

    “取首级者,连升三级,赏金千两!”迟凤典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靠近齐宁周围的羽林兵再不犹豫,早有两人率先抢上,直朝着齐宁冲了过去。

    尚未靠近齐宁,却只瞧见本来散落在地上的几杆长枪却陡然迸射而出,又快又急,那两名羽林兵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长枪便已经贯穿他们的身体!

    长枪贯穿他们身体的一刹那,他们甚至还向前奔出数步,这才一头栽倒在地。

    四周兵士都是一阵骇然。

    长枪明明散落在地上,没有任何人去触碰,它们又如何能够自行飞起?难道有鬼不成?

    可是看到其他人已经往前冲,谁也不想落后,数十名兵士从四面冲上前,口中呼喝着,很快,冲在后面的兵士却已经瞧见,如狼似虎冲在自己身前的同伴,一瞬间就像是摔落在地上的瓶子,身体四肢四分五裂,那是一种让人铭记终生的恐怖景象,活生生的一个人,瞬间就支离破碎。

    后面的人甚至来不及停下步子,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和四肢宛若是被人撕扯一般,那种痛苦还没来得及传遍全身,整个身体瞬间就被扭曲的空气撕扯成碎片。

    冲在前面的几十人,只是在顷刻间就都已经支离破碎,残肢断臂散落一地,空中弥散着血雾。

    曲小苍透过人群,远远瞧见几十名羽林兵在一瞬之间都化为乌有,瞳孔急剧收缩,身体竟是不由自主向后退开。

    羽林精兵遇敌无畏,与敌厮杀,即使付出惨重的代价,也不会生出退却之心,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他们亲眼目睹如此恐怖的景象,那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想象的场面,本来已经冲向齐宁的许多兵士顿时停下了身形,更有人腿上一软,已经软倒在地,更有人看到那残肢断臂的恐怖景象,只感觉胃部一阵紧缩恶心,就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揪住了胃部,拼命地收缩紧绷,恶心感从胃部直冲向口腔,数十人竟是干呕起来。

    风未息!

    散落在地上的大刀长枪在风中被卷起,尔后向四周的羽林兵们暴射过去,惨叫声连成一片,十多名羽林兵被长枪大刀穿透身体,扑倒在地。

    迟凤典脸色惨白。

    他杀过人,而且杀过很多人,可是却从没有见过如此可怖的死法。

    身为最精锐的羽林营统领,迟凤典有足够的胆量和勇气,但在这一刹那,他竟然感觉自己的双腿发软,想要后退,可是双腿就像是钉在地上,完全不听使唤。

    三百羽林,竟是折损了七八十人,恐怖的是齐宁竟然没有丝毫的损伤。

    风渐渐停息,齐宁睁开眼睛,看着满地支离破碎的尸首,脸色也是冰冷的可怕,他扫视四周,但凡接触到齐宁目光的羽林兵,竟似乎见到地狱恶鬼一般,浑身一个冷颤,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却。

    “天脉者,果然不同凡响!”忽然间,一个低沉的声音似有若无飘过来。

    齐宁双眉微紧,很快,便见到羽林兵士纷纷散开,敞通了一条道路来,齐宁抬手望过去,火光之中,只见到一骑正缓缓向自己走过来。

    那是一匹体格健壮的高头大马,正因为骏马膘肥腿长,所以显得马上那人有些瘦小。

    骏马渐近,齐宁目光锐利,已经瞧见马背上那人一袭灰袍在身,火光之下,看清楚那人脸上戴着一张面具,面具泛着黑黝黝的光芒,长发披散,身形十分瘦弱,说是骑在马背上,倒不如说是蜷缩在马背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