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一七章 落网

第一三一七章 落网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段韶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了好一阵子,双腿再也不听使唤,走到一条河边,双腿一软,已经是跪倒在地,袁不野一直走在前面,听到身后的动静,立刻回头,见段韶软倒在地,急忙跑过来扶住段韶,担心道:“殿下,您.....!”

    段韶苦笑道:“我走不动了,双脚不听使唤!”

    袁不野心知段韶能撑到这里,已经不容易,四下里看了看,附近就是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河,不远处是一片小树林,并不见其他人影,轻声道:“殿下先歇息一下。”过去河边在水袋子里升满了水,回来将水袋子递给段韶道:“殿下喝点水。”

    若是以往,这荒郊野外的河水自然是送不到段韶面前,但眼下能有这河水饮用,已经是好运气。

    段韶浑身发软,因为饥饿,脑门子甚至已经冒出虚汗,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距离天明还有一阵子,回头看到那些飞蝉密忍一眼,见到这些密忍倒似乎体力充沛,没有显出任何疲态,暗想东瀛这些忍者还真不愧是经过了严苛的训练,几天不吃不喝对他们并无太大的影响。

    “殿下,路途还很远。”袁不野其实也已经十分疲软,抹了一下额头汗水,道:“咱们再走一阵子,看看是否能有马匹或者牛车之类。”

    段韶苦笑道:“战事一起,大量马匹都被征用,牛车也被征去运粮,哪里还能瞧见马匹牛车。”

    袁不野微微点头,抬头向飞蝉密忍那边道:“你们谁是首领?”

    他其实对飞蝉密忍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这些飞蝉密忍是受命负责保护太子殿下,这一路上飞蝉密忍也确实一路相随,只是袁不野还真不知道这群密忍的首领到底是谁。

    一名忍者走上前来,道:“我是飞蝉小太郎!”

    “飞蝉小太郎?”袁不野点点头,道:“殿下走不动,飞蝉首领,那边有一片树林,你能否带人过去做一副担架,咱们抬着殿下往前行。”

    飞蝉小太郎并没有说话,却是用异样的目光盯着袁不野。

    那目光十分冷漠,袁不野与他目光对视,却是感觉极不舒服,忽见到小太郎身后十多名密忍都是走过来,瞬间便在四周围了个圈,将自己和段韶团团围住。

    袁不野大吃一惊,知道事情不妙,已经握住腰间佩刀刀柄,做出随时拔刀的姿势,沉声道:“你们要做什么?”

    段韶也已经察觉事情不对,心想自己手下那些水兵暴动,难道这些忍者也生出了反叛之心,心下一凛,但立刻想到飞蝉令还在自己身上,迅速取出来,亮向飞蝉小太郎,尽力让自己显得镇定,沉声道:“你们可认识这个?飞蝉一族宣誓效忠于陌影,见到飞蝉令,如同见到你们的主人,难道飞蝉一族想要背信诺言?”

    “飞蝉一族不会背弃诺言。”忽听得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这枚飞蝉令,是飞蝉丹夫向陌影宣誓效忠之后,陌影亲手打造,换句话说,飞蝉丹夫如果见到飞蝉令,定会誓死效忠。”

    段韶赫然回头,却见到说话的是自己身后一名飞蝉密忍,皱起眉头,却见那密忍径自走上前来,还没靠近段韶,“呛”一声响,袁不野已经抽刀在手,厉声喝道:“站住!”

    那密忍双眸寒冷,看了袁不野一眼,淡淡道:“我不杀你,你现在离开,还能留一条命!”

    袁不野冷笑道:“你不杀我,我却要杀你。背信弃义,我既然护卫殿下,自然不能让你们伤害殿下分毫。”

    密忍抬起手臂,却是将脸上的面巾摘了下来,段韶并不认识那张脸,皱起眉头,密忍已经道:“太子不认识我,但禄存校尉想必不会忘记!”

    段韶身体一震,脸上变色。

    他自然不会忘记禄存校尉。

    东齐水师封锁淮水,楚军粮道被阻断,禄存校尉带着数名精锐潜到船上欲图行刺段韶和申屠罗,却落入申屠罗布下的陷阱,全军覆没,而禄存校尉的脑袋正是段韶亲手砍下来。

    “你....你们是神侯府的人?”段韶背脊生寒。

    眼前这人,自然就是轩辕破。

    齐宁收服了飞蝉密忍,在会泽城内故意放了一把火让申屠罗中计,而轩辕破和齐宁则是扮作飞蝉密忍,跟随飞蝉小太郎登上了水师战船,他们扮作密忍,不必露出真容,自然不会被人发现。

    轩辕破虽然一开始并不信任飞蝉密忍,觉着齐宁和自己两人前往东齐水师,一旦飞蝉小太郎登船之后揭露了齐宁和自己的身份,那便是羊入虎口,但齐宁却是艺高胆大,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坚持亲自前往,轩辕破终究是跟随齐宁一同登船。

    飞蝉小太郎回到船上,立刻向船上的飞蝉众忍放出了讯号,那些飞蝉密忍既知道飞蝉小太郎是新的首领,自然是唯小太郎之命是从,在飞蝉小太郎的指示下,烧毁了两艘粮船,给了申屠罗致命的打击。

    登岸之后,齐宁留在了船上,而轩辕破则是混在队伍之中,与飞蝉小太郎一行人随着段韶一道离开。

    水兵暴乱,段韶和袁不野逃脱,只带了一群飞蝉密忍,此刻段韶身边仅只有袁不野一人护卫,面对袁不野和一群飞蝉密忍,真正是陷入绝境。

    “哈哈哈.....!”段韶忽然仰首笑道:“高明,果然是高明!”缓缓站起身来,道:“利用这些下贱的忍者将计就计,混到船队,放火烧粮,这倒真是神侯府的手腕。”

    “飞蝉丹夫效忠陌影,但首领死了,飞蝉一族与陌影的生死之约立刻解除。”飞蝉小太郎道:“飞蝉一族现在的主人是.....楚国!”

    段韶背负双手,盯着轩辕破,冷笑道:“所以现在你准备杀我?”

    轩辕破目光如刀:“你杀了神侯府的人,按照江湖的规矩,我本该一刀砍了你脑袋,不过你既然是齐国的太子,我自然是要将你带回建邺,交给圣上发落!”

    “圣上?”段韶冷哼道:“他是你们楚国的皇帝,有什么资格发落齐国的太子?”

    袁不野却是单手握刀,护在段韶身边,紧盯着轩辕破。

    轩辕破盯着袁不野,淡淡道:“我说过,你留下来会死!”

    袁不野知道已经身处绝境,却是放声笑道:“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猛地低喝一声,欺身上前,挥刀向轩辕破砍了过去。

    轩辕破不躲反迎,出刀如电,两人身形瞬间交错,袁不野往前踉踉跄跄走出几步,转过身来,喉咙上已经多了一道血痕,段韶浑身发凉,失声道:“袁....袁不野!”

    袁不野脚下一崴,整个人向前已经扑倒在地,抽搐两下,便即不动。

    袁不野在东齐水师之中也只是一名都尉,虽然勇悍,但武功却很普通,轩辕破乃是神侯府大师兄,深得西门无痕的真传,他虽然此前被地藏封住了内力,但从西川赶往会泽城的途中,齐宁便一直在帮他解穴,如今早已经恢复了内力,与袁不野正面对决,袁不野自然远非他敌手。

    段韶腰间也是陪着一把剑,见到袁不野眨眼间就命丧轩辕破之手,心知今日断无幸免之理,缓缓拔出长剑,淡淡笑道:“本宫乃大齐太子,岂能落入你们这些宵小之手!”猛地倒转剑柄,回剑便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轩辕破岂容他得逞,欺身上前,刀锋刺中段韶手腕,段韶惨叫一声,手中长剑落地,轩辕破沉声道:“拿住他!”

    飞蝉小太郎已经从后面欺身上前,一拳打在段韶后脑,段韶头晕眼花,栽倒在地,便即晕了过去。

    淮水之上,东齐水师船队依然向东而行,从舱内传出申屠罗的大笑之声,外面巡逻的水兵也是隐隐约约听见,可是没有大都督的吩咐,谁又敢进舱内去打扰。

    “没有什么阴谋诡计。”齐宁淡淡道:“只不过是向大都督陈述事实而已。濮阳的齐军是生是死,都在大都督的掌控之中!”

    申屠罗竟是伸手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这才笑道:“身为军人,就该为国精忠,哪怕是明知会战死沙场,齐国的将士也不会退缩。你实在是太小看我大齐将士了。”眸中一寒,冷笑道:“归顺你楚国,为何不去与北汉人结盟?我大齐占据濮阳,有数万精兵,只要想北汉人提出,与他们联手对付秦淮军团,莫非你觉得北汉人会拒绝?”

    “北汉人当然不会拒绝。”齐宁道:“不过那时候齐**队就只能成为北汉人的工具,为北汉人战死沙场。而且.....他们也将无法和自己的家人团聚!”

    “出来征战,本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没有人想着能活着回去。”申屠罗将手中茶杯放回桌上。

    齐宁笑道:“大都督这是要意气用事,为了发泄心中痛快,视数万条齐国将士的性命于不顾?”摇头叹道:“你不为他们着想,难道也不想想段韶?”

    申屠罗眼角抽动,齐宁凝视申屠罗道:“东齐太子如今在我楚国的手中,他的生死,大都督总不会不管不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