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八八章 所向披靡

第一二八八章 所向披靡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陆商鹤被齐宁所制,自然不敢动弹,却还是道:“你是如何逃出来的?假冒童子,当真想逃出去吗?你若真的动了我一根毫毛,我保证你尸骨无存。”他话声刚落,却感觉喉咙一凉,齐宁却已经在他脖子上拉开一道血口,虽然并没有割断喉咙,却也是鲜血溢出,陆商鹤身体一软,失声道:“莫动手!”

    “威震江湖的陆庄主,临死之际,原来也是胆小如鼠。”齐宁冷笑一声,却也知道这家伙已经猜出自己是谁。

    他和陆商鹤几次交手,陆商鹤对与自己的身法显然颇为了解,再加上自己的声音此时也没有太作掩饰,陆商鹤能够听出来也是理所当然。

    便在此时,却听得几声闷响,齐宁皱起眉头,寻声瞧过去,却见到制住阿瑙的那几名鬼差竟然都是倒在地上,齐宁一怔,只见到那几名鬼差倒地之后,身体抽搐,片刻便即不再动弹。

    阿瑙就地一滚,抓住了一把大刀在手,叫道:“谁敢上来我毒死谁!”

    齐宁这时候便即明白,那几名鬼差却是被阿瑙毒死。

    他差点忘记,阿瑙师承秋千易,秋千易号称毒王,下毒的功夫独步天下,阿瑙虽然远不及秋千易在毒术上的造诣,但是悄无声息对人下毒,那也绝非难事。

    虽说阿瑙被抓之时,定然已经被搜身,但诚如黎西公所言,像这类人物,要在身上藏毒不被人发现,那也是十分轻松的事情,既然能够做到悄无声息下毒,当然也可以将毒藏得无影无踪。

    “童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人群之中,一名黑衣判官走上前来,面具下的眼眸异常犀利:“你说鬼主叛逆,是何道理?”

    齐宁淡淡道:“地藏菩萨吩咐我向他问罪,他如何叛逆,他自己心中自然清楚、”

    判官道:“你说的不清不楚,让我们如何信服?”他上前两步,声音不失恭敬:“菩萨不在山上,若鬼主当真有叛逆之行,不如先将他囚禁起来,等到菩萨回来再做发落。”

    “如何处置,难道由你说了算?”齐宁淡淡道:“我现在便带他去见菩萨。”向轩辕破使了个眼色,轩辕破立时向齐宁靠近过来,抬刀搭在了陆商鹤的脖子上。

    那判官打量轩辕破两眼,猛地后退两步,沉声道:“这不是血池,他....他们是假冒的!”拔出了腰间的佩刀。

    轩辕破一惊,心想此人如何看出自己是假冒?但寻思此人既然也是判官,平日很可能与血池判官交集甚多,自己虽然扮作了血池判官,但身形毕竟不同,此人瞧出破绽,倒也并不稀奇。

    陆商鹤虽然被制,但自持身处自家老巢,依然硬着脖子道:“你们若是束手就擒,还有一线生机,否则.....!”

    “陆庄主,本来我是想以和为贵。”齐宁叹道:“若你老实和我下山,还能保住不少人的性命,只可惜.....!”摇了摇头,竟是抬手摘下了面具,四周鬼差俱都惊呼出声,纷纷道:“果然是假货!”

    “莫让他逃了!”

    本来还在犹疑的鬼差再不犹豫,握刀前逼。

    阿瑙见得齐宁脸庞,也是吃了一惊,一时呆住,齐宁瞥了她一眼,沉声道:“还不扶他起来!”

    阿瑙顿时回过神,她本以为必死无疑,此时见到齐宁,就如同看到救命稻草,欣喜万分,知道齐宁意思,奔向阴无极,阴无极边上两名鬼差立时喝道:“莫要过来!”

    那人话声刚落,便感觉劲风袭来,斜眼瞧过去,剑光匹练,齐宁已经如同鬼魅般闪身过来,鬼差大吃一惊,一人挥刀迎向齐宁,另一人却已经挥刀照着阴无极的脖子砍了下去。

    只是齐宁的速度委实超出他们的想象,身体与那鬼差错过,剑光之中,已经割断那人喉咙,没等另一人大刀砍下,长剑如同毒蛇般刺出,直没入那人咽喉。

    他连杀两人,动作却是一气呵成,比之杀两只鸡还要容易。

    两名鬼差顿时倒地,阴无极抬头看了齐宁一眼,只是微点点头,阿瑙见得齐宁解决两名鬼差,冲了过来,看了阴无极一眼,犹豫了一下,终是伸手扶起阴无极,阴无极虽然一只脚筋被割断,但另一条腿却还能撑住身体,被阿瑙扶住,嘴唇动了动,终是没有说出话来。

    齐宁手握长剑,扫了四周鬼差一眼,这才道:“走!”

    阿瑙扶着阴无极,轩辕破挟持着陆商鹤,都是跟在齐宁身边,刚走出几步,却见先前那判官横在前面拦住,厉声道:“菩萨有令,但有奸细潜入山上,不屑一切代价诛杀,一个不留!”

    齐宁也不扭头,只是抬起手臂,剑锋指着陆商鹤的咽喉,笑道:“莫非你们不在意你们鬼主的性命?”

    那判官摇头道:“菩萨法令,谁也不得违抗,便是鬼主在你手中,你也休想下山。”

    齐宁故意将剑锋挺了挺,陆商鹤手足冰冷,沉声喝道:“阿鼻,你.....你们都退下,若是.....若是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绝饶不了你。”他一时却忘记,若真的死在齐宁剑下,又如何找那判官算账。

    阿鼻判官冷声道:“我等效忠菩萨,唯菩萨法令是从。”

    齐宁顿感意外,他本以为陆商鹤在手,这些鬼差投鼠忌器,定然不敢轻举妄动,却不想这些人并无顾忌。

    由此却也可知,地藏驭下极严。

    这些人并不在意陆商鹤的死活,却也透露出一个极为重要的信息,那便是陆商鹤在地藏的眼里并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重要,至少在这些鬼差眼中,陆商鹤并非地藏不可或缺之人。

    陆商鹤脸色难看,齐宁叹道:“陆庄主,看来在地藏的眼里,你真的没有自己想的那般重要。”取了寒刃,回手递给阿瑙,阿瑙一怔,但瞬间明白,这帮鬼差既然不在意陆商鹤的生死,那么要想从这里走出去,接下来必然是要杀开一条血路,齐宁递给自己兵器,无非是要用来厮杀护身而已,接了过来,轻声道:“谢.....谢谢你!”

    齐宁再不言语,径自向前走过去,众鬼差团团围住,但见识过齐宁方才的剑术,却也不敢立时冲上去。

    阿鼻判官手握快刀,齐宁往前走,他也是不自禁往后退了两步,眼见得齐宁步步紧逼,阿鼻判官知道自己每退一步,众人的士气便削弱一分,低喝一声,再不犹豫,挥刀向齐宁冲了过去。

    他这一动手,四周的鬼差也都不犹豫,齐声呼喝,从四面冲上前来,各般兵器直往齐宁等人招呼过来。

    齐宁双目一寒,轻喝一声,欺身上前,长剑刺出,直取阿鼻判官,阿鼻判官明明看到这一剑轻描淡写,但这般直刺过来,竟是想不出破解之道,急忙后退,齐宁却一个滑步,已经掠到左边,剑光过处,两名冲在最前面的鬼差立时中剑倒地,齐宁刺死两人,身形依然如魅,掠到了后方,又是连续出剑,他每一剑刺出,必然刺杀一人,只是转眼间,齐宁绕了一个圈子,又回到前面,但这一圈却已经取了五人性命。

    他逍遥步配上无名剑法,当真是无往不利,这帮鬼差又如何能招架得住。

    轩辕破见得此景,禁不住叫道:“好剑法!”实在是打心里钦佩。

    齐宁哈哈一笑,剑锋前指,继续前行,众鬼差眼见得眨眼间数人被杀到底,甚至大多数人都没看清楚齐宁究竟是如何出剑,心中骇然,虽然依旧团团围住,却不敢再轻易上前。

    那阿鼻判官握刀的手微微抖动,显然也是对齐宁的剑术从心里感到恐惧。

    齐宁闲庭信步,走出大门,外面却又聚集了数十号人,显然都是闻讯赶来的救兵。

    这帮救兵没有看到齐宁出剑,自然不知天高地厚,三名刀手迎面冲过来,三刀齐出,倒也都是刚猛异常,一看就知道都是在刀法上有些造诣。

    齐宁知道地藏招兵买马积蓄实力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这些年来暗中招揽江湖上的奇人异士,这其中良莠不齐,但毕竟也有些身手不弱的好手,他虽然看似淡定,但却并不小瞧这些鬼差。

    那三刀看似是一起砍过来,但在齐宁眼中,却依然是有先有后,不闪反迎,长剑自下向上挑起,随即又是横划,最后一个斜拉,便听得“哎哟”之声连连响起,一眨眼间,挑断一名鬼差的手腕经脉,划断一名刀客的脖子,最后一个斜拉,却是将一名刀客握刀的手腕生生切断。

    四周鬼差顿时骇然。

    齐宁解决三人,却并未停下,如同猎豹般冲上前去,剑光闪动,惨叫连连,众鬼差只见到一道如同鬼魅般的身影在人群之中穿梭往来,有的根本做不出反应,有些反应迅速的出手招呼,可是瞬间就没了目标,倒是连续有人中剑倒地。

    阿鼻判官见状,目光落在轩辕破等人身上,沉声喝道:“杀死他们,一个不留。”率先挥刀向轩辕破砍过来,那是瞧见齐宁冲到人群,与这边拉开距离,想着趁机对轩辕破等人下手,却完全不顾陆商鹤的脖子就在轩辕破的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