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六肆章 群魔在人间

第一二六肆章 群魔在人间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地藏依然没有回身,一阵风起,那大氅飘动,小片刻后,才听得地藏轻叹道:“你要抓我归案?”

    齐宁冷笑道:“你纠结邪魔外道,扰乱朝野,更是滥杀无辜,自然要接受朝廷的审判。”

    “邪魔外道?”地藏幽幽道:“我名为地藏,却在人间,你可知道为何?”

    齐宁道:“藏头露尾,故作姿态,我管你是为了什么。”

    “地狱空荡荡,群魔在人间。”地藏道:“所以我要在人间度化恶魂。人心险恶,莫非你还没看明白?”

    齐宁冷声道:“世间确实有诸多不平和丑恶之事,但更多的是美好和希望。士农工商,各安其职,朝廷各部,各尽其力,也正是为了维护世间的太平。”往前一步,冷冷道:“你勾结李弘信欲图在西川动乱,甚至不惜将无辜的苗家人卷入其中。是了,你知晓东海那些世家为了一己之私,蠢蠢欲动,于是勾结东海世家造反,无论是西川还是东海,一旦动乱,受苦的都是那些无辜的百姓。地狱确实空荡荡,那也只是因为你们这些恶鬼跑到人间为非作歹,只要将你们打回地狱,地狱也就不空了。”

    地藏轻笑道:“你年纪轻轻,却是伶牙俐齿。”她缓缓转过身来,大氅微微散开,齐宁便瞧见地藏里面是紫色的长裙,腰间亦是系着一条深色的腰带,虽然寒冬世界,地藏穿的并不少,但她那柔美的腰身却还是显露出来,只是那顶斗笠四周垂着深色的黑纱,将她的面孔遮掩在后面,一时瞧不清楚样貌。

    陆商鹤对齐宁可说是恨之入骨。

    青木大会之上,他本已经稳操胜券,控制丐帮已经是十拿九稳,谁知道齐宁突然杀出来,将他精心谋划的阴谋击碎,跑到东海之后,竟然再次遭受到齐宁的打击,这两次对陆商鹤的打击都是不轻,今日看到齐宁出现,那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恨不得立时将齐宁碎尸万段,只是青木大会上他与齐宁交过手,知道齐宁武功了得,而且他早就听闻齐宁在大光明寺以一把长剑击败东海弟子白羽鹤,在剑术上的修为着实惊人,是以倒不敢轻举妄动。

    地藏又是一声轻笑,陡然之间,却见到地藏身影一闪,几乎是在瞬间便已经到得黎西公身前,齐宁心下一凛,黎西公也是大吃一惊,他知道这地藏手底下必然有真功夫,否则陆商鹤这帮人也不可能对地藏唯首是瞻,只是却没有想到地藏的速度竟然是这般快,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地藏已经探手出去,她五指纤纤,秀气无比,可是出手的速度却是快准狠,齐宁低喝一声,便要抢过去护住黎西公,边上传来一声厉喝:“看剑”

    陆商鹤快剑如风,已经朝着齐宁直刺过来。

    齐宁心知陆商鹤的剑法了得,感觉剑风袭来,前出的右脚在地上一顿,借力往后飘,陆商鹤哪里还会错过这等机会,如影随形,不等齐宁飘开,剑锋已经追上来。

    轩辕破见得陆商鹤出剑攻向齐宁,也不犹豫,双足一等,已经欺身上前,人未至,掌风已到,从侧面向陆商鹤打了过去。

    陆商鹤只想趁今日之机斩杀齐宁,以报心头之恨,追的甚急,眼见得剑锋便要刺中齐宁,心下欢喜,却不防轩辕破从旁攻来,感觉那掌风犀利,心知是个硬角色,只能舍下齐宁,手腕子一翻,长剑一个一个半弧,已经是斜里刺向了轩辕破。

    轩辕破却并不闪躲,只等到那长剑刺来,竟是低喝一声,双掌内合,却是要双掌去夹那长剑。

    陆商鹤到没有想到轩辕破如此生猛,立刻变招,往下向轩辕破的腹间刺过去。

    轩辕破双臂挥舞,便见得掌影纷飞,双掌竟然幻化成七八只手掌,却都是双掌相合,将身前完全护住,陆商鹤见到众多掌影,一时间根本判断不出虚实,知晓若是判断失误,被对方的双掌合上长剑,很可能便要被对手生生将长剑夺了过去,低喝道:“轩辕破,你果然了得!”剑光匹练,瞬间也在轩辕破身前布下了一道剑网。

    他自然是识得轩辕破,八帮十六派攻打朝雾岭,就是听从轩辕破的调派,陆商鹤知晓轩辕破既然是神侯府的大师兄,那武道修为自然也是出类拔萃,倒也不敢疏忽大意。

    地藏突然下手,黎西公大吃一惊,没来得及反应,地藏纤纤玉手已经到得黎西公胸口,黎西公瞬间明白什么,想要后退,地藏那只手却已经从黎西公胸前拂过,黎西公甚至没有什么感觉,地藏便已经如同一片花瓣飘开。

    阴无极虽然距离黎西公不远,却是冷眼旁观,并未出手。

    黎西公伸手到怀中,脸色骤变,却见到地藏将右手抬起,柔美的玉掌掌心,赫然便是那颗镇魂玉。

    镇魂玉形似明珠,通体晶莹,却漂浮着雾气,地藏幽幽叹道:“果然是世间至宝。”

    黎西公怒不可遏,但知道自己的武功比之地藏实在是相去甚远,双手握拳,厉声道:“强盗行径!”

    那边陆商鹤连出数剑,剑剑犀利,倒也都被轩辕破化去,忽听得一声娇笑:“轩辕校尉,你掌法了得,就由我来陪你戏耍。”正是花想容的声音,声音之中,轩辕破已经感觉身后有人袭来,低喝一声,一个旋身,侧移半步,想也不想,回手就是一掌拍出去。

    花想容拖住轩辕破,陆商鹤自然欢喜,扭头去找齐宁,却见得齐宁宛若鬼魅般,竟然已经向不远处的其他同伴扑过去。

    此番地藏亲自出山,不但带来陆商鹤和两位地藏使者,另有三四人也随同而来,衣服各异,但一直都是远远观望,并没靠近过来,那几人在地藏出现之后,全都跪伏在地,一直没有起身,直等到陆商鹤出剑,几人才抬头观战,本是作壁上观,孰知齐宁却忽然向这边扑过来,早有一人拔出佩剑,身形前欺,长剑已经照着齐宁直刺过来。

    齐宁自然不是有心思去对付这几人,他知道今日一战在所难免,陆商鹤剑法诡异,自己赤手空拳还真是不好对付,他若是有长剑在手,有无名剑法为依托,今日之战中自己的筹码也就多了几分,恰好轩辕破及时出手挡住陆商鹤,齐宁早已经发现那几名随从之中有一人带着一把长剑,自是想也不想,抓住这时间径自过来夺剑。

    这几人自然不知道齐宁目的,那使剑的却正是第一个迎上来。

    他没有见识过齐宁的厉害,自然不知道齐宁的手段,那一剑直刺齐宁心脏,眼见得剑尖与齐宁心口近在咫尺,陡然之间,那人却发现齐宁瞬间没了踪迹,他心下骇然,还没反应过来,却感觉手腕一紧,等发现边上多了一个影子,手脉一阵巨疼,那把长剑已经脱手而去。

    齐宁的逍遥行早已经十分纯熟,念到脚动,那一剑刺到心口,他却已经使开逍遥行掠开,随即顺势夺下了那人的长剑。

    虽然这几名陌生人的深浅齐宁并不清楚,但他却早已经有了判断,地藏手下最核心的角色,自然就是地藏六使,虽说持宝童子和花想容的武功修为在江湖上也都算是高手,但比之齐宁却还是差上一截子,齐宁算准这几人的武功势必及不上地藏六使,所以出手干脆果断,并没有太多的顾虑。

    长剑在手,齐宁心下顿时振奋,趁着那剑客惊骇之际,剑柄回磕,正磕在那人的脑袋上,这一下用力不轻,齐宁倒并无杀人的想法,所以那人只是头破血流,哎哟叫了一声。

    陆商鹤本是想趁机击杀齐宁,此时见到齐宁竟然握剑在手,心中顿时有了忌惮。

    齐宁手握长剑,盯住陆商鹤,冷声道:“青木大会上,你用剑术击败了玄武,今日我倒要领教领教,你陆庄主的剑法到底有几斤几两。”这一次却是不等陆商鹤动手,身形前欺,长剑已经向陆商鹤刺了过来。

    轩辕破与花想容此时却是赤手相斗。

    轩辕破的掌力刚猛浑厚,显示出极深的根基,而花想容身法轻盈,走的却是灵巧路子,轩辕破每一掌打出都是呼呼风声,花想容不敢硬接,她见到陆商鹤与齐宁以剑斗剑,知晓自己一旦收手,轩辕破势必要与齐宁联手对付陆商鹤,是以不求击败轩辕破,只求拖住轩辕破不能前去联手。

    持宝童子先前被阴无极打伤,脸色颇有些苍白,有心想要上前助阵,但阴无极的目光却是冷冷盯在他身上,他不确定自己如果上前助阵,阴无极会不会出手,心里知晓自己的武功与阴无极实在不是一个级别,自己若是与阴无极单打独斗,以自己现在的状况,只怕十招之内就要被阴无极击杀。

    场中激斗正酣,地藏却似乎对边上的激斗视若无睹,看着手中的镇魂玉,片刻之后,却是腰肢款摆,走向教主,阴无极见状,目光立时盯住地藏,阿瑙显然是感觉到地藏来意不善,一咬牙,竟然护在了教主身前,但眸中明显有恐惧之色,声音微抖:“你.....你要作什么?”

    教主距离阿瑙尚有两三步之遥,停了下来,托着镇魂玉的手臂向前伸出,玉掌平托,声音却是说不出的冷漠:“你可知道,镇魂玉可以让你起死回生?”却显然不是对阿瑙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