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宋第一卧底 > 第2833章:身如一羽凌霄荡、情深几许、心有何伤

第2833章:身如一羽凌霄荡、情深几许、心有何伤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南宋第一卧底最新章节!

    第2833章:身如一羽凌霄荡、情深几许、心有何伤

    看他现在的样子似乎有点心思重重,一边走路一边还在想着心事。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迎面有人在跟他打招呼。当他抬起头看时,却见迎面而来的人正是他的徒孙王轩。

    这位王姑娘今天穿着一身清秀朴素的修身职业装,显得分外精神利落。

    显然到了这个时间,王姑娘正打算上班去,却迎面碰上了自己的师祖。

    这时王轩看见上班快要迟到了,于是赶忙笑着和凌霄子说了几句话。当她知道师祖只是碰巧从这里路过之后,就赶紧告辞了凌霄子向前走去。

    而凌霄子则是背着手,用他之前一样的步态继续往前走。

    可是等到他又走出了十几米远,估计王轩已经转过拐角之后。就见凌霄子却忽然抬起头来,目光中寒芒一闪!

    他在前面一个小巷子口拐了进去,在这之后他拐弯抹角来到了一个大院里。

    随后当他开始顺着筒子楼的楼梯往上走的时候,却迎面碰上了一个身穿工厂蓝布工作服的年轻男子。

    “首长!”这个人显然是认识凌霄子的,看见他连忙行礼打招呼。

    “王轩首长不在家,屋里没人。”就见这时,这个人向着凌霄子笑着汇报道。

    ……

    原来凌霄子来到的这个地方,就是王轩姑娘的家。

    他在之前假装遇见王轩,却故意装成路过,可是现在又转头来到了王轩的家里!

    面前的这位工人打扮的年青人,就是负责在附近布控的便衣安保。因为王轩属于通州的重要人物,所以她的家也不分昼夜都有人负责控制保护。

    显然这位安保人员,以为凌霄子是过来找王轩的。于是他连忙告诉凌霄子王轩并不在家。

    这时的凌霄子也笑着晃了晃手里的钥匙道:“我知道,刚在街口碰到她了。”

    “她说在单位还有点事要处理,让我先在家里坐着等她一会儿……这不,这是她刚给我的钥匙。”

    说完凌霄子就要接着往王轩的家门口走,而这时,他身边这位安保人员脸上却为带着难的神情说道:

    “首长,根据保密条例,王轩首长家里是一级保密场所,您……是不是在外面等她一会儿的好?”

    “你是不是忘了我的保密级别了?”就见这时的凌霄子闻言,顿时就好笑地撩起了道袍,露出了他肋下佩戴的那把刀。

    就见这把刀上面显得古旧斑驳,在刀柄上镶嵌着一块海洋一样碧蓝的珐琅质铭牌,上面用纯金镶嵌着四个耀目闪烁的字……华夏英雄!

    凌霄子此刻脸上带着笑意,带着几分玩味的神情看着这位安保,立刻就把面前这个小伙子看得面红耳赤!

    要说在通州的势力范围内,凌霄子进不去的地方还真不多。就算是统帅办公室,他都可以带着这把英雄武器进去……连通报都不用!

    凌霄子的举动明显有一种不容分说的味道,这位安保当然再也不敢和他争辩——另外凌霄子的行为也确实不违反保密规定。

    于是他一言不发的让到了一边,凌霄子则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走过去来到了王轩家门外。

    这时的凌霄子一手握住锁头,实际上却是用手掌遮住了锁孔。然后他看似将刚才那把钥匙插进了锁孔,实际上却灵巧异常的把那支钥匙,换成了一个小小的钢钩!

    就在这位安保人员的注视下,凌霄子和他相隔两三米远,却若无其事的用万能钥匙,打开了王轩的房门。

    ……

    随后他推门走了进去,再顺手把房门带上……在这之后,凌霄子看了一眼周围,然后他皱了皱眉,深深地叹了口气!

    现在他身处之地,就是王轩姑娘的香闺。可是这里却和一位女子的闺房,看起来大相径庭!

    只见这间不大的房间里,摆放着单人床、写字台、椅子和一个饭桌,朴素得就和一位普通通州工人的宿舍没什么两样。

    可是在房门和窗户上,全都遮着厚厚的帘子,使得凌霄子一关上房门,屋子里的光线立刻就昏暗了下来。

    凌霄子的目光在周围一扫,就看到四周的墙壁上、窗户上、房门上、甚至是天棚上全都糊满了报纸!

    这些报纸有的已经发出了暗黄色,有的还是簇新簇新的。它们有的是整张贴了上去,有的却是被人撕成了一块一块。

    当凌霄子仔细看去时,就发现这些报纸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上面全都勾描着统帅沈墨的画像!

    沈墨在视察工厂,沈墨在带兵训练,他在学校里发表演说,和工人一起展开座谈……一张张沈墨正面的、侧面的、远景的、近景的、各种画像交叠在一起,被粘贴的一屋子满眼都是!

    眼前的这个房间,看起来竟是如此怪异难言,又哪里还有一丝年轻女孩子卧房的味道?

    凌霄子站在原地伫立了许久,他紧皱着眉头,抿着嘴一言不发!

    ……

    过了许久之后,凌霄子从房里出来,顺手带上了房门。

    然后回过身“咔嚓”一下,又将那把锁头原样锁好了。

    在这之后,凌霄子喊过了外面那个化妆成工人的安保人员,向他说道:

    “看来王轩在单位被什么事绊住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我也不等他了,反正也没什么要紧的事。”

    “回头我会让手下的工作人员,把钥匙给王轩送到单位去……对了,这件事儿你不用跟她再提。”

    听到了凌霄子的话,就见面前的这个保卫人员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微微愣了一下。

    只见这时的凌霄子无奈的笑着说道:“这丫头今年都快二十了,我给他介绍了个年青人,结果相了亲之后就没了下文……估计她今天磨磨蹭蹭的不回来,也是有意躲着我呢!”

    “这事还挺尴尬,你跟她说起来肯定又惹得她不高兴,所以你就装什么都不知道就行了啊!”

    “明白!” 这时的安保随即就点了点头。

    他也知道王轩首长和面前这位凌霄子,是师承一脉的祖孙关系。更何况凌霄子无论是保密级别和可靠性,哪一方面那都是绝对毋庸置疑的,所以他也就相信了凌霄子的话。

    在这之后,当凌霄子走出王轩的住宅楼,回到大街上时。就见他烦恼地皱着眉头,深深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