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宋第一卧底 > 第2830章:人不疯魔枉少年、惊雷在手、暴烈心弦

第2830章:人不疯魔枉少年、惊雷在手、暴烈心弦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南宋第一卧底最新章节!

    第2830章:人不疯魔枉少年、惊雷在手、暴烈心弦

    “……说什么在西北地区试验你这破炮,还说这玩意儿是攻城火箭的改进版,杀伤敌军无比犀利……你咋不说这玩意儿这么大的黑烟呐?”

    “……坑死老子了,你大爷的唐天玑!你给我等着!”

    就见这个人用手指着天空,就像疯子一样大声喝骂道:“老子现在就把你的名字写在内裤上,我半年不换,我拿臭屁崩死你!”

    “……奸贼!”

    ……

    眼看着这家伙的嗓子都要喊破了,阿沙敢布将军在一边看着,却是惊诧震撼莫名。

    这个看起来癫狂有如魔障一般的家伙,估计是上了谁的当了,多半就是他口中那个叫唐天玑的家伙,给他下的套儿。

    看起来这玩意儿是那个姓唐的做出来的,却成功的骗了这个疯子到西北来做战地实验。

    可是那个姓唐的家伙,明显隐瞒了火箭后边会喷黑烟的事实……也有可能这些黑烟,就是那家伙特意装进去的。

    反正造成的结果是:这个疯子上了一个恶当,一次发射后被喷得灶王爷相仿。如今他正指天划地,骂得异常凶狠残暴。

    阿沙敢布将军连忙缩了一下脖子,生怕这个怪人把怒火发泄到自己的头上。

    ……

    此时他的心中暗自惊诧,倒不是为了这个疯子,而是因为刚才被他扔掉的那支武器。

    很明显,这家伙威力无比,如果要是面对着敌军的密集阵型,一个人用它在转瞬间就能干掉一支百人队……也就是说无论是野战还是守城,只要把这家伙一亮出来,就可以立即扭转不利的战局!

    这么凶狠凌厉的一件武器,可是他看那个疯子的做派,明显不觉得这玩意儿有什么了不起的。

    估计在人家心中,这件大杀器还是一个并不成功的作品……此时阿沙敢不将军对这个疯子的身份,立刻产生了无尽的猜测。

    与此同时,他对通州军中层出不穷的新奇装备,更是暗自忌惮畏惧不已!

    ……

    就这一会儿工夫,他就看到远处那支蒙军已经被飞快地肃清,逃出城来的七八百人已经被射杀殆尽。

    然后他一抬头就看见远处帅旗招展……这是姜俞馨大帅视察战场来了。

    这时阿沙敢布身边的侦察兵,也把他引到了姜元帅的面前。等到老将军跟姜元帅见礼之时,他身后还不断响起那个疯子跳着脚骂街的吼声。

    姜俞馨这边厢笑着和阿沙敢布打过了招呼,随即看了看远处那个熏得像煤球一样的家伙,笑着对阿沙敢不说道:

    “老将军勿怪,此人是我家的统帅亲传弟子,名叫卫开阳。”

    “这家伙,用你们的话来讲就是雷公转世……不过你要是不主动招惹他,倒是没什么危险的。”

    “原来是统帅弟子!难怪如此特立独行,真乃异人也!”此刻的阿沙敢布连忙向姜元帅笑着回话。

    随即,阿沙敢布也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却见姜元帅闻言,嘴角随即露出了一丝异味难明的笑容。

    看来只怕项嫦儿姑娘的算计,根本就瞒不过面前的姜元帅!阿沙敢布见到这样的情景,心里也只好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边憨厚的笑着一边和姜元帅搭话。

    就这样,阿沙敢布从此成了北伐西路军中的一名西夏联络员。他随即就跟着姜元帅的大军,直扑太原府!

    ……

    此刻在地图上,这东西两路大军同时直插燕云,给整个蒙军占领区施加了巨大的压力。

    眼看着他们拼尽二十多年时间,攻打金国占据的那些土地,就这样被通州军鲸吞一般飞快地夺走了。

    非但如此,华北平原上的屏障关隘燕云十六州,也即将受到通州军的攻击!

    ……

    此时的蒙军,也终于得到了整个南部国土被人攻击的消息。

    燕云十六州以北的桓州,如今的太师国王孛鲁正在这里坐镇。

    这座桓州城,在日后元朝建立时改名为“上都”,由此可见它的位置之重要。

    桓州城的位置,就是后世的锡林郭勒盟。由于此地远离燕山山脉,气候凉爽宜人,所以承袭了父亲木华黎职位的孛鲁,如果不在蒙古大漠的斡难河畔,就在这里掌控着整个占领区,同时负责对金国的战事。

    其实孛鲁并没有将驻扎之地选在燕云十六州,或者更向南的地方就近指挥。而是选在了桓州这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地点,并非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而且他这个驻地铁木真也知道,大汗也从没表示过反对,这里其实是有原因的。

    就和后世的大清朝廷,特意在承德修建避暑山庄的原因一样。实际上康熙帝也不是为了避署,而是要在那里接受西北各族首领的觐见。

    大清皇帝之所以选择在北方和各族首领会面,也和孛鲁停留在燕山以北的原因一样。其实并不是因为气候酷热的关系,而是因为传染病。

    用后世的话说,就是西北少数民族身上缺少对中原瘟疫和疾病的抗体。所以有很多中原地带的疾病,当地人得了有可能只是发烧感冒几天。可这些病要是放到蒙古人身上,就很有可能要了他们的命。

    当然了,所谓病死也是一个概率的问题。另外和那些高官贵人比较怕死也有直接的关系。

    不然的话,后世元朝一直打到广西越南一带,也没见他们因为酷热和疾病,停止过侵略的步伐。

    ……

    如今的孛鲁正在自己的营帐里,对一个中年人温言细语的安慰。

    只见此人虽然洗了澡,换了衣服,却还是难掩脸上的憔悴之色,而且神情更是悲愤难言。

    这家伙正是从襄阳一带穿山越岭,一路跑回来的蒙军元帅拖雷!

    他是在昨夜来到桓州的,等他到了这里时,才终于觉得自己安全了。

    不过这场大战他被人打得如此凄惨,拖雷也觉得面上无光,前途黯淡,心绪自然是十分沮丧。

    不过在这之后经过孛鲁的反复规劝,又喝了几碗奶茶,拖雷的情绪才终于稳定下来。

    他一边吩咐人把自己的随从带进来,一边转头向孛鲁说道:“这次跟我南征的口温不花将军已经战死,郭宝玉父子也遭了通州军的毒手。”

    “不过我倒是把郭宝玉的孙子郭侃带了回来,而且在半路上,我还捡到了另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