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宋第一卧底 > 第2398章:少年弱冠从无惧、天骄双刃、腹心之地

第2398章:少年弱冠从无惧、天骄双刃、腹心之地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南宋第一卧底最新章节!

    第2398章:少年弱冠从无惧、天骄双刃、腹心之地

    此时的陆无惧抬头看了这位大汗一眼,只见他双目澄澈、眉间和缓,脸上竟然毫无挫败和愤怒的神情!

    这一次十五万大军的全军覆没,竟然并没有让这位老人,失去他一贯的冷静和睿智!

    这时的陆无惧毫不犹豫的开口道:“咱们对南方的山川不熟,敌军的火器厉害,同时西夏金国和通州拧成了一股。这一次咱们就败在这三个地方。”

    听到这里,成吉思汗点了点头,却未知可否。随后他又毫不停留的向着无惧问道:“既然如此,你有办法没有?”

    “用南人……”

    无惧的话刚刚说出了这三个字,就见他面前的铁木真,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

    “说的好!和你安答孛鲁,想出来的主意一模一样!”

    此刻铁木真的心里也是极为欣慰,当他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时,总觉得自己就像看到了年轻时,手下那些忠勇睿智、坚韧不拔的青年那可儿。

    如今他的手下将领中,像这样的人太少了。铁木真相信,如果这个主意真的是从孛鲁口中传给了耶律无极,以他这位“无极儿”一向的品行,绝不会把别人的主意据为己有。

    ……

    当这位大汗哈哈大笑了一阵之后,随即赞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和孛鲁这一对兄弟,真是我手中的一双利刃!”

    “让您这么一说,无极觉得好生惭愧。”这时的无惧面露羞惭之色,低下了头向着铁木真说道:“之前无极太过贪玩了,以后再不能了。”

    “等我回去后就好好操练军队,打造一支强军。下回打金宋的时候,无极带着辽国的全部人马,跟大汗一起去!”

    “好!好啊!”听到了耶律无极的话,就见铁木真也欣慰的点了点头。

    随后他又轻轻的叹了口气道:“孛鲁眼界宽阔,有打胜仗的本事。难得也在大败之中锤炼煎熬过。至此之后,可堪大用。”

    “他在老铁山失败之后,我才可以真正放心的把儿郎放在他的手里,让他去征伐强敌。”

    “可是你这小子!”

    说到这里时,铁木真回头着看了无惧一眼:“你小小年纪,又是贪玩成性,怎地也有如此眼界机谋?”

    此刻的成吉思汗,眼中带着意味深长神色。这时任凭是谁看到了他的眼神,都不免会心头暗自惊慌。

    在这位老人的注视之下,他面前的人若不是不由自主的把心里话说出来。就是说谎的时候,露出心虚之色!

    可是这位大汗却不知道,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却是从少年时代开始,就每时每刻都在准备和他这位大汗交锋!

    此时的陆无惧虽然心头巨震,却还是摇头笑着说道:

    “无极虽是契丹皇族,但是从我记事的第一天起。我能记得的唯一一件事,就是饿……”

    “辽国叛军谋反,将我契丹皇族掠到高丽,后来又被人抢回来扔到了战俘营里。那里没有人,只有野兽!”

    “所以无极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用一切手段找到吃的东西,并且不被那些比我强壮的多的人,把我吃掉。”

    “在这之后,我又被人带进了皇宫。随后我就发现这世上有个地方,吃人的时候比战俘营里那些野兽还要凶残……”

    “……那地方就是皇宫!”当成吉思汗听到这里时,他接过了无惧的话,大声说出了下半句!

    随即,这位大汗又是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他在无惧的搀扶下从熊皮上站起身,召唤卫士把他的战马牵过来。

    当无惧扶着他跨上战马之后,这位大汗看着他身后骑在战马上,慢慢走下山道的耶律无极,笑着说道:

    “怪不得你这么贪玩儿,现在我算是明白了。”

    “原来你在成为无畏王之前,从小到大,竟没有一天开开心心的玩耍过,哈哈哈!”

    “你还不如我,我小时候和兄弟们在草原上用髀石打兔子,用小弓箭射猎野鼠,那时可真是开心畅意!”

    ……

    这时,跟着他们一起策马而行的射雕手,全都佩服的看着前方那位深受大汗喜爱的青年。

    说实话,在这些天里他们几乎没见大汗笑过。可是自打和这位无畏王见了面之后,大汗已经笑了不知多少回了!

    成吉思汗一边驱策着战马,一边回头满意的对无极说道:“我把这匹枣骝走马给你,这是对你的赏赐。”

    “不要,大汗自己留着骑吧,这马走得稳当。”

    让那些侍卫没想到的是,对于大汗的赏赐,这位无极而居然敢一口回绝!

    他甚至连连想都没想就顺口说出了回答,弄得这些卫士又是心里一惊。

    随后就见耶律无极接着说道:“大汗要想赏我,就让我在这多留几天,让我跟我安答射猎饮酒,好好大醉几日再撵我走!”

    听了他的话,铁木真又笑了起来。

    他摇着头看着这位少年,就像看着自己的亲儿子一般,真是越瞧越喜欢。

    这个无极平日里纯真质朴,对自己更是忠心耿耿也就罢了。难得的是这个小子无论是兵法计谋、权术争斗、还是言语谈吐,都是拔尖的人物!

    像这些几乎可以说是相互矛盾的特质,居然能集中在他一个人的身上,这也真是让铁木真每每啧啧称奇。

    而且无极对草原的眷恋和对于蒙古人生活方式的喜爱,也让他不同于别的附庸国王。使得铁木真不由自主的对他信任非常。

    想到这里,铁木真的心里越发觉得欣慰。他用手掌拍了拍座下这匹枣骝马的颈子,笑着说道:“看见没?你可被人嫌弃了,把你给人家都不要!”

    他坐下这匹马似乎是颇具灵性,听到这活之后迎风嘶叫了一声,反倒走的越发快速起来。

    ……

    在蒙古人饲养的马匹里,除了战场上用于冲锋的战马之外,还有其他很多用途的品种。在这里面“走马”是最昂贵的一类,也是极不多见的珍贵宝物。

    在这些马匹种类里,有跑马、走马、和颠马。所谓走马并不是特殊品种的马匹,而是经过后天训练之后,采用特殊方式行走的战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