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宋第一卧底 > 第2227章:千载天骄岂无凭、何人说梦、天下何轻

第2227章:千载天骄岂无凭、何人说梦、天下何轻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南宋第一卧底最新章节!

    第2227章:千载天骄岂无凭、何人说梦、天下何轻

    “所以若是我有这种利器在手,只要人数上了一万,那便是天下无敌!”

    “你想一想,什么军队能在步枪的射击下,还能冲到万人步枪军的面前?所以我说沈墨的军备足以在天下横行,见谁打谁,谁又能敌得过?”

    听到了孟珙的这番话,就见燕白鱼忍不住笑了一声,随后转过脸去不言语了。

    ……

    说实话,燕娘子觉得跟孟珙这样的人,实在是懒得开口辩解。

    孟珙据说也称得上是一位大宋难得的良将,却把打仗想的太简单了。而且也对蒙古大军的威胁,他简直是一无所知!

    要说起这件事来,燕白鱼在他短期培训的时候,倒是对此有过一些了解。

    孟珙的这番言论实在是太过幼稚,如今这位燕娘子甚至都不稀得苦口婆心的跟他解释这件事。

    其实西北的游牧民族,从汉唐以前就一直是中原各朝的心腹之患。

    他们这些异族往往在大国强盛之时蛰伏不动,甚至上表纳贡以示驯服。可是一旦中原王朝有了衰微的迹象,他们立刻就会过来豺狼一般撕咬这块肥肉。

    所以在汉武帝极其强盛之时,他就意识到了这是个心腹大患,于是把打击匈奴当成了毕生的目标。

    可是跟这些西北域外民族作战,却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原因其实不是他们到底有多厉害能打,而是根本抓不着!

    在汉武帝时期,当他们几次攻打匈奴之后,终于查到了匈奴的单于王庭所在,那时真是欣喜若狂!

    其实整个匈奴民族都是逐水草而居,根本没有一个固定的王庭所在。而他们用来跟中原大国抗衡的战术,也从来不是用骑射硬拼。

    如果仔细研读当时的历史就会发现,在汉朝初期,每次攻打匈奴都几乎是一个固定的模式。

    汉朝大量派兵出关之后,一路追赶匈奴却追之不及。他们在一直到朝西北奔到了苦寒荒漠之地。被人调动得远离了自己的国土之后,随后他们的补给线就会立刻被人切断。

    在这之后,汉族大军缺乏军粮,又在匈奴大军的频频引逗之下射光了弓弩箭支。在这之后他们就只能忙不迭的赶紧向后撤。

    可是他们进来的时候容易,想要回去却是难上加难!

    所以征伐匈奴的大军,一次次雄赳赳的出关却又一次次无功而返,有的时候反而还要吃上不少大亏。

    而那时的匈奴从各个方面而言,还根本没有达到现在蒙古军的水准,最起码他们连马镫都没有!

    ……

    燕白鱼心里对这件事非常清楚,因为跟他同期的学员里,就有人曾经提过孟珙说的这件事。

    既然他们的统帅沈墨将蒙古视为心腹大敌,为什么不领兵直取斡难河畔。直接以数万步枪兵打击蒙古大军,将他们彻底歼灭了再说。

    说实话,当时这种论调支持的人还不少,甚至燕白鱼的心里也觉得有些道理。

    可是随即沈墨就用一场兵棋推演,将这些人打得彻底闭了嘴。

    在这场地图上的兵棋推演中,沈墨自己负责蒙古人一方。

    面对通州军的步步紧逼,沈墨控制的蒙古军则是利用自己强大的机动能力,飞快的向后倒退。

    一直退到了贝加尔湖以北,这时候负责指挥通州军队的学员发现他们的补给线,已经拉长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

    在这样漫长的补给线上,蒙古军可以任意派出军队,袭击补给线的后勤车队。甚至他们都不需要出手打击,只需要在险要地点毁掉山路,开掘河流使其泛滥,就足以让通州的后勤车队寸步难行。

    在这之后,蒙古人依然不和通州军硬拼,反而在沈墨的指挥下兵分四路,直接奔向了大宋的各个重镇!

    其中通州、扬州、临安、蜀中、在沈墨的主力军队还在遥远的北方时,这些地方却是完全无人驻守,成了任凭蒙古人驰骋肆虐的疆场。

    这还不算通州军在长期对战中,弹药方面的消耗。他们终归不能带上一个兵工厂打仗吧?

    他们军队的弹药可不像是弓箭,可以回收再利用,不管是子弹还是手榴弹都是打一发少一发。所以一旦通州军要是在距离自己大本营极远的地方耗空了弹药,那他们在蒙古人的弓箭手面前就完全成了靶子。

    所以在这次兵棋推演后,燕白鱼他们这些学员,才彻底把速胜蒙古的论调抛在了脑后。

    之后燕娘子仔细想来,才发现沈墨在这之前把数万蒙古大军诱到老铁山绝地,然后用热气球和火炮将他们彻底歼灭,究竟费了多大的心思!

    如果不是沈墨造就了老铁山那样的战绩,自打成吉思汗十三翼之战以来,蒙古军以五万人为单位被人消灭的情况,几乎从没发生过!

    ……

    在这件事上,沈墨还曾经向那些听课的学员们讲道:

    “用铁木真本人的话说:土地今天失去了,明天还可以夺回来。敌军今日不能打败,明天还可以消灭它们。但我的蒙古儿郎要是在战场上死了,他们怎么可能活得转来?”

    所以蒙古大军攻城略地之时,最重要的一件事从来都是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

    他们见到自己打不过的队伍,怎么可能去跟你用人命硬拼?尤其是和人数超过了他们几十倍的中原大国拼消耗?

    就算是蒙古人西征的时候,也是见到对方汇集大军,准备跟他们决战的时候。这些蒙古军立刻就会分兵数路,攻打敌军身后的战略要地,有时候战线甚至能够分散到一两千里之外。

    到最后,往往打得那些西方各族分兵防守也不是,聚拢作战也不是,直到被蒙古人一点一点的磨死。

    讲到这里的时候,沈墨还用蒙古草原上的狼群做了例子,因为蒙古人的很多战术就是从草原狼身上学来的。

    在那些狼群捕猎的时候也不是一拥而上,将猎物撕咬致死为止。他们往往挑那些老弱的猎物一连数日数夜追踪,将猎物累得疲乏至极、完全无力抵抗之时才上去将猎物咬死。

    正是蒙古人的这些狡猾之极的战术,才促成了沈墨对待蒙军的战略一直异常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