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宋第一卧底 > 第2147章:一街彩衣迎天子、满楼红袖歌舞声

第2147章:一街彩衣迎天子、满楼红袖歌舞声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南宋第一卧底最新章节!

    第2147章:一街彩衣迎天子、满楼红袖歌舞声

    眼前是熟悉的临安胜景,到处都是一片欢乐沸腾的场面。此时的赵与莒和新宋朝廷的文武群臣看着面前的情形,一个个晕晕乎乎的就像是漂浮在云端一般。

    这一切不知为什么让人觉得如此的不真切,就像是在梦里似的。赵与芮他们心潮涌动,热血沸腾,双眼贪婪的看着面前的情景。

    满城繁花似锦,四下欢声雷动!

    ……

    满大街的人们都歌唱着欢快的戏词儿,在街上欢欣鼓舞的相互庆祝。就连行院里的姑娘们都像节日到来一般,拿出了乐器演奏歌唱,弄得街上热闹非凡。

    临安百姓见到天子船队过来,也纷纷向着这位旧日的大宋天子发出欢呼声。街道上时不时有维持秩序的部队来回巡城,他们的脸上也满带着笑容。

    时不时有通州军的战士在临安城中赏花逛景,他们看中了什么,就掏出怀里的大把银钱买下。有的时慷慨的店家不跟他们要钱他们还不高兴,还把银钱硬塞到商家的手里。

    在这期间,临安的百姓看到这些战士在方才作战的时候,那真是勇猛坚决,犹如虎狼一般。可是现在再看他们,这些年轻人脸上亲切和蔼、满带着笑意,一个个就像自己家里的子侄一般随和。

    而且在他们的身上,还深藏着一股自信与从容的底蕴,更是显得英武非常。

    临安城的姑娘们,见到这一个个一身英武之气的年轻战士,发现他们彬彬有礼,见到自己火辣的眼神还会脸红。姑娘们的心里也不由得备受鼓舞。有一些大胆的已经忍不住开始跃跃欲试了。

    那些商户们不久之后就意识到,这些战士们的消费能力时实在是惊人!

    没过多久,他们的钱笸箩里,大片的通州银币就开始闪耀着摄人的光芒。使得他们再看这些士兵的时候,甚至觉得他们每个人都像是微服私访的大官一样,怎么腰里面会揣了这么多钱?

    一街彩衣歌舞,满楼红袖相招。

    天子回来了,临安城安然无恙,金军被击退,沈郎依旧所向无敌。

    一切好像是从未变过,但是此时临安城中却很少有人意识到,其实有些东西还是在潜移默化之中渐渐的变了,而且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

    赵与芮一进城,立刻就想召见这次解救临安的大军统帅姜瑜馨,可是姜姑娘却并没来见他。

    要是姜姑娘来了,她就要在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赵与芮行叩拜之礼,咱们那位姑娘心里却并愿意干这种事儿。她可不像沈墨,能厚着脸皮在众人面前说跪就跪。

    另外君臣相见,皇帝难免有些场面上的勉励之言,姜姑娘为了礼貌怎么也得说几句誓死效忠之类的话。

    这种场面对于姜姑娘而言也是能免则免,能不去就不去了才好。

    于是过来向姜姑娘传旨的太监统领,很快就得到了姜姑娘的当面回复。

    就见这位年轻美艳得不像话的大军统帅,笑着向这位传旨太监说道:

    “眼下末将虽然收复临安,但是金军数十万尚在天子卧榻之侧。我蜀山军团负责镇守临安,巴山军团还在率领骑兵军贴近金国大队,防止他们去而复返。”

    “眼下军情如火,似安实危。还请贵使回复天子,恕妾身军务繁忙,难以伏阙拜谒。”

    这时的这个传旨太监听到了姜姑娘的话,脸上难免也露出了错愕之色。

    说实话,姜姑娘就在临安城内,和天子只有咫尺之遥。人家皇帝降旨相召她竟然敢不去,这也真是胆大之极!

    姜姑娘看见了这位太监统领的神色,随即也笑着拿出了一封信道:“请贵使将这封信转交天子,圣上一看便知。”

    这个传旨太监接过了信,见到这位姜姑娘确实不肯领旨。他也没招儿,只好悻悻然的回去了。

    ……

    赵与芮接到了消息,听到姜姑娘不肯来见他,他也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此刻这位天子正好走到皇宫门口,眼看着巍峨的皇城就在他的眼前,等着他故地重游。赵与芮接过了那封信,也是叹息了一声。

    在他旁边有位新宋臣子,则是阴沉着脸嘀咕道:“天子相召,那姜瑜馨竟然不肯奉诏?说什么军务繁忙,这分明是有意怠慢!此女……”

    “住口!”

    这时的赵与芮一回头,就是一道凌厉的目光向着身后看去!

    “谁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马上就把你弄回家种地去!”赵与芮也不管是谁说的,劈头盖脸就向着身后的群臣来了这么一句!

    大家一见天子如此维护通州将帅,也不由得长叹了一声,再不说话了。

    ……

    这时的赵与芮一边打开信封,一边心里苦笑着想道:“这回姜姑娘不来也是正好,省得到时候还尴尬。”

    “人家立下了这般大功,我却拿不出来什么赏赐。这收复临安的功劳,我别说口头勉励了,就是给的稍微少了点儿,都显得我这个天子没面子!”

    “更何况真要论起来,人家还是我嫂子…倒还真是不见更好。”

    想到这里的时候,赵与芮拿出了信纸,倒想要看看姜姑娘在信里向他说些什么。

    可是没想到,他一打开信签就见到了满纸熟悉的字体。这哪里是什么姜姑娘的信,分明是出自沈墨的手笔。

    赵与芮站在宫门前,便将这封信仔细的看下去,就见上面写着:

    “臣沈墨向南遥拜,具禀吾皇:”

    “想天子悉闻此书之时,圣驾已归临安,一应行程谅必安好。近日之战,金虏入寇大军自有臣分兵击之,必取全胜,还望天子勿忧。”

    看到这里的时候,赵与芮暗自点了点头。

    这时他这才知道,这是沈墨早就写好的一封信。就等着手下将士收复临安之后,见到自己的时候转交给他。

    眼见得敌军数十万汹汹而来,沈墨却有如此把握,赵与芮也不禁为之动容。之后他又接着向下看道:

    “唯今之战,我朝大患不在金虏而在蒙古。金虏虽强却被蒙古所败,接连丧师失地。是贼酋完颜守绪以行此绝险之举,实乃不得不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