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宋第一卧底 > 第2108章:西风烈烈一江秋、铁甲铮铮、破尽敌寇

第2108章:西风烈烈一江秋、铁甲铮铮、破尽敌寇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南宋第一卧底最新章节!

    第2108章:西风烈烈一江秋、铁甲铮铮、破尽敌寇

    就在刚刚,敌军铁蹄马上就要临头的这一刻。竟然出现了一支魔鬼一样的部队,解救了他这位大宋天子!

    这时候,他面前的战事仍在继续。

    只见前方那些人马带甲,沉重彪悍的铁骑,一路冲杀到了山道的深处。

    他们的手上握着沉重宽大的巨斧,每一次劈下去,都将对方可笑的军刀砍得粉碎之后,又将马上的骑士砍翻在马下。

    在他们的身下,被钢铁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战马,还在不停的向前凶猛的冲撞!

    在泥地里的赵与莒的角度看去,面前满是一片闪亮的蹄铁翻动。无数敌军战马和战士的尸体纷纷坠地,随后又被这支钢铁洪流,踩踏得血泥飞溅!

    就在赵与莒的面前,这只骤然出现的队伍将面前千余人的金军,一路顺着山道砍杀过去。

    他们蛮不讲理的从队头杀到队尾,眼看着就追击着剩余的金军,消失在了山路的拐角处。

    只有铁蹄铮鸣、惨烈的喊杀声还在山谷中阵阵回荡。地面上一片浓重的血腥气和内脏的恶臭扑面而来!

    在赵与莒的面前,足有数百具金军的尸体,他们全都被踩的惨不忍睹。赵与莒身后那些文武百官里,已经有人忍不住呕吐了起来。

    这些每日里吟风弄月的家伙们,什么时候见识过如此残忍血腥的战场?

    在他们的印象里,诗词中那些黄沙金甲、长河落日。边塞诗中壮丽的辞藻,就是战场上的样子了。

    可是谁承想,真正的战争场面,竟然能把他们这些人给活生生的给吓尿了!

    他听着耳边的喊杀声,一个个就像泥塑木雕一样站在原地。甚至那位在泥水中,仰面朝天躺着的赵与莒,都被他们给忘了!

    ……

    就在这时,在他们看不见的山路拐角处,这支金军千人队已经被杀的不足二百人了。

    要怪就怪山道上实在太过狭窄,而且他们这支金军队伍遭遇敌军的时候,还是在居高临下,向下冲锋的加速过程中。

    所以在骤然遇袭的时候,他们就连反身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直到最后,当留在队伍尾巴那里的一两百金军终于拨转马头,开始加速逃跑的时。这些金军骑兵的速度,毕竟还是比具装铁骑更快一些。

    所以这支金军残余的部队,终于还是找到了个机会,跑出了具装铁骑的杀伤范围。

    ……

    此时,这支金军里的千夫长才发现,他们身后的铁骑已经停止了追击。

    就见他狠狠的用女真话咒骂了一声,催促着自己身边的战士,再次加快了奔行速度。

    他刚才已经看得清清楚楚,那只杀过来的队伍,身上穿的是党项瘊子甲。

    这只具装铁骑,哪里是什么宋军?他们分明就是西夏铁鹞子!

    要提起西夏铁鹞子的名号,那可真是天下无人不知。

    实际上有一种说法,说金国的铁浮屠,就是仿造铁鹞子的作战方式和装备打造出来的。

    尤其是铁鹞子身上穿的瘊子甲,就更是铁鹞子的标准装备。这种看起来麻麻连连,让密集恐惧症患者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的战甲,这位金军千夫长是绝不会认错的!

    所以他现在是打也打不过,只得转身逃跑。当这位千夫长带着自己的残兵逃开了铁鹞子的追杀之后,他立刻就去找他们的领兵将军,报告这里的敌情去了。

    ……

    这个时候,山道中的赵与莒随后就在山路的拐弯处,看到了这支折返而回的,钢铁洪流一般的铁骑。

    只见刚才这一阵冲杀,使得他们身上的战马都已经被鲜血染满。沉重的人马铠甲让缓缓走来的马蹄声越发沉闷厚重,甚至连地面都在微微的颤抖。

    当他们渐渐走到赵与莒的面前时,这位大宋天子半躺在泥坑里,眼看着面前一片林立的马腿,全像是他大殿上刷了朱漆的柱子一样,染满了金军的鲜血!

    一霎时,这位天子的全身都哆嗦了起来!

    随后他的目光继续向上,在马腹的高度,赵与莒看到了一面面刃宽背厚的锋利大斧。

    如今这些斧子上面,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粘稠的血浆正在不断的拉着线儿,向下流淌滴落。

    然后他再往上看去,就见这些战士身上的铠甲,也被大片的鲜血染红了。

    在这之后,就是马上这些骑士带着的封闭铁盔。

    在这些铁盔上的眼睛部位,开着的方形孔洞里露出了深邃的黑色。这些重骑兵们就像是魔鬼一样,赵与莒根本看不到他们的眼睛!

    ……

    就在这时,骑兵队里的一名战将也跳下了战马。

    他几步走到了赵与莒的面前,把这位大宋天子从泥坑里扶了起来。

    此时的赵与莒看到这位将官身上的铠甲,居然也被染满了鲜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让这位天子的心里顿时就是“突突”的直颤!

    当这个人把赵与莒举扶起来之后,就见他后退了两步,慢慢的摘下了头顶上的铁盔,

    随后,一张年轻的脸就露了出来。

    ……

    只见这个年轻人大概不到二十岁,下巴生得略略有些尖削,脸上的棱角异常分明。

    赵与莒看来,他好像根本没有同龄年轻人那种生涩和朝气。反而有点淡然和冷漠,就像是一个洞悉了一切、而且什么也不在乎的人。

    只见这个人的剑眉下,一双带着阴冷气息的眼睛,向着赵与莒的方向扫了一眼。随后他推金山倒玉柱般的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向着赵与莒说道:

    “臣,禁军龙武军左武郎,东上閤门副使,振威校尉宋玉鳞,拜见吾皇!请恕臣甲胄在身,难以全礼!”

    原来这是一位禁军军官!等赵与莒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终于还是缓过了神儿来。

    此时的赵与莒,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不为别的,这家伙实在是太年轻了,他的官儿也太小了,竟然只是一个六品的振武校尉!

    可是,他手上又怎么会有这样一只凌厉无比的铁骑,而且还在这个时候救了自己的性命?

    赵与莒现在也顾不得其他,他连忙抢上前一步,亲手把这个救了自己性命的小将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