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宋第一卧底 > 第1982章:奇谋迭出云起处、无尽奇术、惊雷河谷

第1982章:奇谋迭出云起处、无尽奇术、惊雷河谷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南宋第一卧底最新章节!

    第1982章:奇谋迭出云起处、无尽奇术、惊雷河谷

    这样一来就使得他逃跑的时候,无论是从哪里越过山口,或是从哪里涉渡过河,乃至于行军的路线,全都是走的最优方案。

    正因为如此,所以山东军才没被蒙古人从后面飞快的追上,甚至拦截到他们的前面去。

    可是即便是这样,这一追一逃的两支大军之间的距离,还是在以令人揪心的速度,逐渐缩短着!

    ……

    这两支军队在一天之内,就跑出了足足六百里远。

    到了晚上的时候,眼看着蒙古兵就已经追到了身后,但他们还是在日落之后停止了追击。

    此时的沈墨,立刻命令自己的部队的战士们渡过了一条叫做“神隐水”的河流。随后又让部队趁着天色还没黑透,打着马灯又向前骑行了十余里。这才让士兵原地休息。

    山东军所有的营帐已经尽数被抛弃,士兵们只能裹着自己的皮毛被子,躺在背风的坡地后面住宿。

    好在他们携带的军粮全都是高热量的罐头,才让这些士兵们始终保持着可以抵御寒冷的体温。

    这时的沈墨通过今天行走的里程,经过了细致的计算之后。他命令自己的士兵把必要的军粮留出来之后,将剩下的那些罐头军粮,包括炼乳和鸡蛋之类的密封食品,全都喂给了战马。

    这才刚刚过了一天的时间,对方就已经紧紧咬住了山东军的尾巴。按照沈墨的估计,就在明天,他们就会直接面临蒙古大军的骑射追杀。而这个时候马匹的体力,甚至比人的体力更加重要。

    此时经过昨天一夜的战斗,和今天一白天的疯跑,沈墨的营地中连人带马都已经是人困马乏。要不是这支军队在沈墨的训练之下,有了顽强的意志品质。要是换成普通的军队,现在早就溃散或投降了。

    此时此刻,隔着一条神隐水,双方的军队都在抓紧时间休息。一想到即将到来的第二天,无论是蒙古军和山东军此时的心情,都是十分紧张。

    ……

    就这样休息了一夜之后,天明之前,沈墨带领部队收拾好了宿营地。就在晨曦朦胧的时分,他们再次踏上了向南飞奔的路途。

    就在第二天踏上路途之后不久,就有一支蒙古前锋军陡然加速,追上了山东军的后队!

    随后,一名躲藏在路口处的死灰营战士,在蒙古兵的前锋处忽然出现,造成了这支前锋军六七百人的阵亡。

    这次爆炸,使得沈墨的山东军立刻又和对后面的蒙古追兵,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就在这一天的追击战之中,沈墨的军队虽然是咬牙支撑,但是蒙古人利于长途奔袭的优点,也终于开始渐渐显露出来。

    这连续两三天的长途跋涉,对他们而言就像是家常便饭一般。但是在沈墨的部队里,甚至有些伤员已经活活累死了!

    一天的追击战之中,沈墨接连付出了十六名死灰营战士的代价,才终于没有让自己的军队在蒙古兵的追杀下大量减员。

    就是这些暴烈狂猛的死士,用自己的生命将孛鲁的军队始终拦截在几公里之外,一步也难以接近!

    然后,当追击战进入到第三天的时候,山东军的战马终于开始支撑不住,在奔跑中纷纷力尽而死。

    到了这个时候,这支山东军已经是强弩之末。当蒙古人发现了沿途大量倒伏在地上累死的战马,他们立刻就欢欣鼓舞的打着呼哨,再次加快了追击速度!

    这些狼群一般的蒙古士兵,一生中不知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战斗。他们知道一旦发生战马脱力而死的情况,这场追击战,他们就要大获全胜了!

    而此时的沈墨面临着这样的绝境,他却无论如何也不肯让死灰营战士,就这样一个一个的填在这条漫长的血路上。

    于是,沈墨在路过一条名为“二道江”的河口时,他果断的选择了一处渡河的浅滩。

    经过沈墨手下工作人员的精心策绘,这里是二道江上下游附近数十里之内,唯一一个可以供人马涉渡的浅滩。

    沈墨在他赶到二道江河岸边的十数里之外时,就开始在战马上,将好几个死灰营战士身上的铁箱拆卸开来。

    他把里面装填的烈性炸药一块块的拿出来,然后在上面厚厚的裹上了一层盔甲的甲叶,还有破损的钢臂弩箭头之类的小块金属。

    之后沈墨将这样一个个缠好的布包,用力硬塞到了战士的头盔里,做成了十来个西瓜大小的绊发地雷。

    这其间沈墨的动作,真可谓是即考验技术又考验神经。要知道他可是坐在奔驰的马鞍上,做完这些危险工作的!

    随后,当他们渡过二道江河口之后,沈墨就将这十来颗地雷,布置在上岸之后的必经之路上。

    在这之后,当他们再度向前进发时。全军前进还没等到半个小时,他们就听到了背后数里处,传来了一阵爆炸声!

    沈墨的这些地雷,用意并不是想要杀伤敌军,而是要尽量迟滞对方的行动。所以他几乎用上了自己的全部聪明才智。

    他将一颗颗地雷放在路边、挂在树上、埋在道路的两旁。换着花样儿的布置好了不少的诡雷,以便把后面的蒙古兵拖上更长的时间。

    可是即便这样,当沈墨他们的部队在走出了十余里远之后。当他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了一连串接连不断的爆炸声时,沈墨还是痛苦的一闭眼!

    “爆炸太过密集,他们已经开始用战马趟雷了。”

    就见这时的沈墨咬着牙说道:“他们这么快就想通了……这帮奸猾的蒙古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只见沈墨抬头看了一下周围的山势。然后他猛然间一勒马缰,战马站在了原地。

    只见他大声下令道:“死灰营跟我留下,其余的人由姜宝山带领,继续向南!”

    “不行!”

    沈墨这句话一出,立刻就遭到了身边一圈,十余名将领的集体反对!

    ……

    “违令者死!让你们走你们就快走!”

    只见此时的沈墨,却陡然间暴怒了起来!

    他厉声向着姜宝山和杨妙真说道:“咱们不能再死人了,死灰营也不行!”

    “我让他们留下来,是因为要用他们身上的箱子,全都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