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宋第一卧底 > 第1861章:凌水河畔战云疾、一次齐射、死伤遍地

第1861章:凌水河畔战云疾、一次齐射、死伤遍地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南宋第一卧底最新章节!

    第1861章:凌水河畔战云疾、一次齐射、死伤遍地

    只见缓缓走来的这支部队人马带甲,宛若一尊浑铁铸就的天神。

    他们的战马雄壮高大,战士威猛健壮,铠甲的反光使得它们看起来就像是一片密不透风的钢墙!

    就在这一刻,耶律录奴将军霎时便失声叫了出来!

    这样的一支部队,即便是倾东辽全国之力也打造不出。

    跟他们作对的,哪里还是一支流寇?跟这支豪华武装武装相比,自己的东辽军队才是实打实的叫花子好不好?

    ……

    眼看着这支重装铁骑离自己的军阵越来越近,铁蹄践踏河滩的一声声轰响,像是重重叩打在耶律录奴的心上一样。

    此时此刻,这位老将军的心中恼怒愤恨、惊恐后悔一起冲上了心头。

    之前一生征战带给他的经验和信心,好像是全都烟消云散了一般,一点儿都不管用了。

    眼下他们濒临绝境,两侧都是深深的河水,这些穿戴铠甲的东辽士兵一旦下到水里,必然是绝无生理。

    而另一边却是严阵以待的方阵,这些流寇步兵虽然并不是自己东辽军的对手,但是他们那边却是一条死路。即便是打败了对方,自己也还是困在这里跑不出去。

    至于最后一面,那些具装铁骑已经开始缓缓提速,向着这边冲锋而来。

    一旦让他们冲起速度来,对自己这些人就会像是磨盘下的蚂蚱一样,再有多少都没用,全都是被人碾成粉碎的下场!

    想到这里的时候,录奴老将军看着那面铁墙般的重装铁骑,已经接近了他们后方阵型的一里之内。老将军知道自己再怎么也要作出决定,不然束手待毙的话,只能死得更快!

    于是就见他拔出了鞍袋中沉重斑驳的包铜骨朵,大声向自己的部下喊道:“众军听令!”

    “后军转向,原地抵抗重装铁骑冲击。前军继续向东,给我杀进对方的阵营!”

    他手下的东辽战士也是精锐异常,一听到主帅的吩咐之后,立刻便轰然应答了一声。

    随后一万两千东辽军,就整整齐齐的分成了前后两部。他们一部原地防守重装铁骑的袭击,而另一部则是立刻向东开进,杀向了困在两河交汇处的那支农民军!

    此时耶律录奴的想法非常明确,他留在后面的这支部队,虽然绝对阻挡不住重装铁骑的冲击,但是却可以为其余的部队赢得时间。

    而自己冲向流贼步兵的这支部队,一旦他们杀入对方的阵营之中,两者之间交汇混杂在一起,那么对方的重装铁骑为了避免造成自己人的伤亡,他们就一定会停下脚步!

    到时候,停下来的具装铁骑没有了冲锋时带起来的冲击力,威力立刻就会大减。

    到时候他们如果停在原地,自己就算是有了一战之力。如果他们后退的话,自己的部队包围住那些流贼的步兵,说不定还可以跟对方谈谈条件,就此离开这个绝地,退回锦州城。

    耶律录奴的这个计划虽然听起来变数太多,困难太大,但也终归算是一个办法。总比停在原地坐以待毙还是要强多了。

    于是,当他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后军部队,然后正想要率领着前军,向着农民军阵地开始冲锋的时候……

    眼看着这支六千人的前军才向前跑出了三五十步远,就听见前面发出了“轰!”的一声!

    这时,山东军团的山地步兵军阵,开始了第一轮齐射!

    在这个不到150米远的距离之内,他们的钢臂弩完全是在端平了齐射。面对着在这片河滩上挤得密密麻麻的东辽军士兵,每一支钢臂弩射出的弩箭都很难射空!

    这时的耶律录奴将军,就见前方一大片飞蝗般的羽箭在离弦之后,一瞬间就飞越了不到百步的距离,犹如冰雹一般开始横扫自己的冲锋阵型……在这一瞬间,老将军就是眼前一黑!

    万余把钢臂弩放出的羽箭,兜头盖脸的劈面而至,根本无法阻挡!

    东辽战士身上的铠甲,对这些力道劲疾的弩箭来说,就像是纸片一样毫无防御之力。

    只见这一刻,自己的军阵就像是迎面被暴风刮倒的庄稼地一样,正在成排成片的倒伏下去。

    就在这一次齐射之间,就有将近三千的东辽军士兵,丧生在羽箭之下!

    此刻,当老将军见到这样的情况,只见他一声大喊,嘶哑的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愤怒和悲凉!

    谁能想到,这支要饭花子一样的队伍手中,竟然有如此强大的武器?在一瞬间之内,他们居然能爆发出这样的攻击力!

    这片河滩上无遮无挡,东辽军处在无处躲闪的绝境之中。对方的弓弩射出的羽箭,杀伤的效率简直让人绝望!

    就仅仅一次齐射,就把自己的一万多契丹儿郎,带走了四分之一!

    以军队的战斗力而言,对面这支敌军根本就不需要玩弄任何阴谋诡计,甚至不需要后面那一支要命的重装铁骑!

    即便是在平原上列队而战,他们也足以一举击溃自己率领的东辽军。

    可是,他们明明占据了这样的优势,为什么却偏偏要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非得使尽了花招,把自己引诱到这个绝地才肯甘心?

    此时的耶律录奴哪里知道,沈墨要的并不是一场痛快淋漓的击溃战,而是要将他们这支军队,一个不少的尽数全歼!

    此时看到眼前这样的情景,不但耶律录奴将军,就连所有的东辽军队都知道再往东走,绝对是此路不通了。

    对面的军队随时会以另一次威力无比的齐射,将他们这支东辽军的人数,减少到原来的一半!

    只见这些东辽战士,眼看着前方十余丈之内一片死伤狼藉,遍地都是自己一方的战士和战马,鲜血淋漓的倒在地上。他们在心中惊惧之余,忍不住一步步向后退去。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轰然间一声巨响……他们背后的重装铁骑,已经撞进了东辽军队的后阵!

    这支骑兵连人带马,身上的甲胄银光闪闪,冲击之势刚猛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