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南宋第一卧底 > 第1830章:平生专治史弥远、东瀛换日、四海偷天

第1830章:平生专治史弥远、东瀛换日、四海偷天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南宋第一卧底最新章节!

    第1830章:平生专治史弥远、东瀛换日、四海偷天

    “啊?”当单启东听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惊呆了!

    此刻的单启东心中想道:“像龙玉决这样富可敌国的大商家,谁还能是它的主人?”

    “这位龙先生家资千万,富可敌国,有着这样可怕的手段和城府。谁又能支使得了他?就在这几年之内,他靠着通州货,每一年都能赚取以千万计的银两……等一等!通州?”

    就在这一刻,就见单启东猛然全身一震!

    他抬起头,两眼死死盯着龙玉决,说出了一个名字……

    “通州……沈墨?”

    “没错,我的主人就是沈墨。”只见这时的龙玉决收起了自己的手指,笑着拍了拍巴掌,给单启东的回答喝了声彩。

    这个时候,龙玉决对单启东脸上无比讶异的表情视若不见,只见他笑着说道:“好吧,现在由我来告诉你,这期间都发生了什么。”

    “首先第一步,我们主动泄密,人为的造成了四海钱庄被挤兑的情况。以便为我们后来大量欠债,不得不发行货单来还债的行动,提供了一个完美的理由。”

    “在这之后,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们用货单圈走了史弥远和他手下三大权臣,总计6500万两白银的资产。”

    “当然,这其中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还是有很多曲折之处的。”

    就见龙玉决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忽然笑了笑:

    “我问你,6500万两银子,就算是一次能拉两千五百斤的大马车,也要二百辆车才能装得下。一支二十辆马车的车队足足要拉上十次才行。要是你的话,你怎么把它运出临安城?”

    “啊?”听到了龙玉决的话,就见单启东头上的冷汗再度冒了出来!

    “对啊?”就见这时的单启东难以置信的说道:“史相始终在监视着四海商社……你们是怎么把银子运出城的?”

    而这时,就见龙玉决笑着说道:“你还记得那725万两银子吗?”

    “当时我拍卖了经销权,把这笔现银从临安城的商家手中收回来之后。随即就被史弥远背信弃义,把这笔银子给提走了。”

    “但是史弥远和你都不知道,到大宋朝廷贩卖东瀛军械的那帮人,根本就是我主人派过去的手下。他们那些东瀛军械也完全就是通州货!”

    龙玉决看了看目瞪口呆的单启东,接着说道:“这725万两白银在被史弥远抢走之后,又抵成600万贯交子,交付到了那帮东瀛人的手中。”

    “然后那些东瀛人又把这些银子拉到了四海商社,准备换成铜钱运往东瀛……但是在这个时候。”就见龙玉决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儿来。

    “在我们四海商社门前,没日没夜蹲伏的那些密探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些这些东瀛人拉过去的,根本不是725万两白银,而是成箱成箱的石头!”

    “非但如此,当这些石头运到了四海钱庄的库房里,再换成整箱的铜钱,给东瀛人拉回去的时候。那些应该装着铜钱的箱子里面,却反而装的是从钱王祠那里,用货单换回来的银子!”

    “就这么一个偷天换日之计,就使得几十大车的银子在那些密探的众目睽睽之下,被人从四海商社拉走,装上了东瀛船队!”

    当龙玉决说到这里的时候,就见他叹了口气,笑着说道:“史弥远和他的手下如此贪婪,以至于这些银子,连四海商社的银库都装不下了。”

    “所以我们分散了大量的白银,放在临安城内的各个通州货直营商铺里。我们还得劳烦那些东瀛人一家一家的去收,以铜钱的名义把这些银子全部拉走。”

    就见龙玉决笑着说道:“与此同时,在最后一天晚上,当东瀛人运送最后一批银子的时候。”

    “我手下的那些通州直营商铺里的工作人员,还有四海商社的全体伙计和掌柜,都藏在东瀛人的马车里,就在同一天晚上离开了临安。”

    “连银子带人一起撤离……”当单启东听到这里的时候,就见他咬牙切齿的摇着头,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那可是涉及到数百名人员,6500万两白银!居然就在史丞相派人日夜监视的情况下,却被你们这些人从容不迫的跑掉了!”

    “所以,这件事的从头到尾就是这样。”龙玉决笑着向单启东说道:

    “首先第一,史弥远既然盯上了四海,非把他搞垮不可。那么四海商社在临安城内就再也难以立足。即便是我苟延残喘的在临安经营下去,赚来的钱也会源源不断的流入史弥远的腰包和大宋朝廷,所以我们四海商社,其实是非走不可的。”

    “然后第二,我们通州借着卖给大宋朝廷一批军械,使得我们通州获得了大量的利润。”

    “再者第三,我们还把史弥远和他的党羽手里,靠贪赃枉法得来的那些钱来了个一锅儿端。足足6500万两银子,这也是一笔丰厚的收获。”

    “有了这三点,四海商社就此撤离临安,也没什么可惜的了。”

    ……

    “可是,我还有一个问题!”

    当单启东听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把这个惊天骗局的所有情况,都差不多了解清楚了。

    这时的单启东却又抬起头,向着龙玉决问道:“可是最初的时候,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是史相派过去的人?”

    “那还不简单?”只见这时的龙玉决,笑着看了看单启东。

    “史弥远应该是对四海商社早有怀疑,因为他本能的厌恶通州、还有我们统帅有关的所有事物。”

    “所以我这个一直在经营通州货的四海商社东家,也始终在史弥远的心里,属于不可信任的那一类人”。

    “所以当史弥远发行了第一次交子之后,他在让四海担保第二次交子之前,故意使出了一招投石问路,就是想看看我龙玉决对这个消息,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可是你这颗史弥远用来投石问路的石子……”就见此时的龙玉决笑着说道:

    “从一开始,你就露出了一个致命的破绽。我一看你的资料,就知道你小子身上有鬼!”

    “不可能!”

    就见这时的单启东闻言,立刻难以置信的叫了起来!

    “我有什么破绽?你说!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