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万年乾坤歌 > 五百二十三、秩序

五百二十三、秩序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诏狱的某个牢房内,灯火透明,李如诲一直沉浸在他手中的律法之中,神情痴狂,连牢门打开,里面多了一人都不知道。

    “朕的这部律法如何?”瑞帝的声音在牢中响起。

    “还可以。”李如诲一惊,不过马上就镇定了下来,放下手中的律法说道,并没有向瑞帝行礼。

    “能让你废寝忘食的看了五天五夜的东西,也就还可以?”

    瑞帝听了李如诲的话眼神一亮,语气却是淡淡的,也没有在意李如诲待他的态度。

    李如诲嘿嘿的笑了几声不语。

    瑞帝见李如诲卖起关子来,不屑的笑了声说道:“你们这些读书人,总是改不了故弄玄虚的臭毛病。”

    “天下读书人都对皇上感恩戴德,皇上这话若让是天下读书人听到了,怕是有损您在他们心中的形象呢。”李如诲也用不屑的语气说道。

    瑞帝听了呵呵一笑找了个地方随便坐下说道“矫情!就你们读书人矜贵,还批评不得了?只许你们指点江山,上到帝王下到百姓一一点评,就不许别人来评价你们?合着就你们读书人有傲骨,有自尊,别人都没有?”

    “哼!读了几本圣贤书,就觉得自己掌握了世间真理,变得精贵起来,狂妄自大,也不知道你们这些读书人从哪来得这些臭毛病!”

    “哈哈,皇上既然这么讨厌这读书人,又为何要重用文人,重科举,让天下人都争破头皮的去读书!”

    李如诲闻言哈哈大笑道。

    “朕不像你们这些读书人小心眼。”瑞帝瞧了李如诲一眼说道。

    “若真如此,皇上又何苦弄出这部律法来。”李如诲说道。

    “自然是为了天下太平,如今咱们大瑞,再有这部律法相辅,定能平平稳稳,让百姓安居乐业。”

    瑞帝说道。

    “呵呵,都说皇上现在重文抑武,如今我看了这部律法才知道这是个天大的误会,皇上防文比防武更胜啊。”

    李如诲嘿嘿的笑了两声说道。

    “你们这些读书人为了实现自己所谓的志向,却又不走正道,总是喜欢在躲在背后离间别人父子兄弟,朕防你们难道不应该吗?”

    瑞帝说完,目光炯炯的盯着李如诲。

    刚开始,瑞帝结合自己的经验确实是将重心放在武将身上,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加上这些年大科举,不管文臣还是武将,他们的后代的基本上都选择了文,瑞帝也意识到他不仅要防武,更要防文。

    马上得天下,但不能马上治天下。

    靠武功得了富贵的人,最终都选择了用文的方式来守住自己的富贵,再者显贵了的人,哪里舍得再让自己的孩子到战场上拿刀砍人。

    将来的武将,只能发于卒,他们的钱袋子最终会掌握在文人手中,天下太平便是文人的天下。

    而这些文人,也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后面挑唆皇族人员,比如面前的李如诲,若不是他在后面撺掇,他和他儿子之间的关系不至如此尴尬,瑞帝心中如是想到。

    “皇上自己不公又何苦赖别人。”李如诲说道。

    “朕如何不公了!朕的家事,要你们来管?就是因为像你这样的人在背后挑拨离间,才弄得朕父子失和!”瑞帝恨恨的说道。

    “殿下才是皇上最好的继承者,而皇上不仅视而不见,反而刻意的打压他,这就是不公!”

    “长幼有序,朕不打压他难道还要助长他的那些非份之想?反而是你们这些人,不仅不劝慰他,反而在后面添柴加火!就算他有点非分之想,没你们这些人在后面支持,他也就想想罢了!”

    “朕刚才说的一点都没错!若是没你们这些人,朕的儿子怎会相互斗得你死我活,做哥哥的不像做哥哥的,做弟弟的不像做弟弟的!”

    瑞帝说的痛心疾首。

    李如诲在瑞帝的严厉指责下,眼神暗了暗,瑞帝的话并非没道理,若没人支持,皇子们是斗不起来的,不过随即又笑了

    “既然长幼有序,那么小五殿下又是怎么会事,皇上可别说什么嫡庶有别?是皇上自己态度暧昧,挑起皇子们之间的争斗,让人心中惶惶,可怪不了别人。”

    李如诲说道。

    “巧言诡辩,朕还真没看错你!”瑞帝哼了一声说道。

    “只有殿下才是您真正的继承者,这并不是巧言也不是诡辩,皇上,您自己心中清楚。若皇上真以江山社稷为重,就当放下偏见,选择殿下!”

    李如诲再一次固执的说道。

    瑞帝看了李如诲一眼说道:“你倒是对老四忠心耿耿。”

    “皇上说的不错,我确实把这一生的抱负寄托在殿下身上,可是他也真的是皇上最优秀的继承人。还望皇上三思,不要轻易放弃殿下。”

    李如诲恳切的说道。

    “太子仁德,朕并无他想。”瑞帝仰了仰头说道。

    “是吗?在皇上心中,太子怕已经不是太子了。”李如诲嘿嘿了两声说道。

    “是谁传的这谣言。”瑞帝淡声问道,杀气却已毕露。

    “是皇上告诉我的?”李如诲说道。

    “朕又何时说过。”瑞帝问道。

    “皇上在这部律法中说的。”李如诲笃定的说道。

    “哦?”瑞帝不可置否。

    “皇上的这部律法可真的厉害,防文人防得胜。可是太子素来与文人走得近,将来他若继承大统,很有可能会重用文人,而您费尽心机压倒的权相就可能死灰复燃。”

    “皇上,您肯定不会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所以在您制订这部律法的时候,他在您心中就已经不是太子了。”

    李如诲继续说道。

    “看来朕找你来还真没错。”瑞帝默然半晌说道。

    “我愿为皇上完善这部律法,只是请皇上再考虑下我刚刚的话。”李如诲说道。

    “都这时候了,你想靠老四翻身?”瑞帝冷冷的说道。

    “皇上把我弄到这里来,就已经判了我的死刑,我清楚,这部律法完善之日便是我的死期,否则刚刚我也不会说那许多不该说的话。只是皇上不该也因此放弃殿下。”

    李如诲淡淡的说道。

    “小五更加宽厚,资质也不差。”瑞帝头一次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他也没想到他会与李如诲谈论这个问题。

    “哼哼,皇上您要的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好皇帝呢。”李如诲笑了声说道。

    “小五会成为一个好皇帝的。”瑞帝自信的说道。

    “当年那个祸害中原被外族欺辱的傻皇帝起初又何尝不被认为将会是一个好皇帝。”李如诲说道。

    “放肆,小五聪慧宽厚,你敢拿他跟那个傻皇帝比!”瑞帝怒道。

    “皇上又总知那个傻皇帝不是聪慧宽厚呢?”李如诲说道。

    “还不是你们这些读书人!这历史难道不是你们这些人记得!你们这些读书人尽往自己脸上涂脂抹粉,把自己打扮成忠诚的模样,国家昌盛,是因为有你们这些忠臣,江山丢了是因为皇帝昏庸,不听你们这些忠臣的话。”

    瑞帝猛然想起他曾经与周梦的那段对话,一个皇帝竟然被抹黑成一个傻子,怒从心生。

    “国家昌盛,自然少不了忠臣,皇上就算再圣明,也不可能独自一人将国家治理好;国家亡了,当然是皇帝昏庸,若非昏庸,总会驾驭不了臣下,还被人说成傻子?那个傻皇帝不仅丢了江山,还差点让以人亡族亡种,如何说他都不过为。”

    李如诲淡淡的说道。

    “哼,若不是那些臣子们各怀鬼胎,四下挑拨离间,如何……”瑞帝说到这里突然见到李如诲眼中嘲讽的笑容,立刻收住了。

    不管有多少理由,只需一句便可堵上。

    谁让您是皇帝呢?

    各怀鬼胎,四下挑拨离间的臣子朝朝代代都有,为何就你亡国了呢?

    当了皇帝,享受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就得承担至高无上的责任。

    亡国了,责任当然是皇帝的,说你昏庸也不为过。

    “皇上,您要的是一个可以继承您意志的人,而不是一个您偏爱的好人。”李如诲再次劝道。

    “好人就不能继承朕的意志了,就不能当个好皇帝了?”瑞帝反问道,心中却在开始动摇自己的想法。

    瑞帝看中虎头,除了他喜爱虎头之外,更多的是因为虎头宽厚,会善待他的子孙们。瑞帝不愿意将来自己的子孙自相残杀,所以虎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但是一个好人真的能当一个好皇帝吗?

    “皇上,您是一个好人吗?”李如诲也反问道。

    此话一出,瑞帝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皇上这几年做的事,可真算不上一个好人。”李如诲接着说道,瑞帝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只道他听到李如诲下面的话,才稍稍和缓了一些。

    “可是百姓们照样崇拜您拥护您,也正因为如此,这几年,您想杀谁就杀谁,想说谁谋反谁就谋反,没人敢质疑您。”

    “在百姓的心目中,您是一个好皇帝。就算是将来有读书人想骂您,也很难找出什么骂资了,您拥有民心,百姓们想要的是一个好皇帝,一个让他们结束颠沛流离安居乐业的好皇帝,至于好人不好人,他们不在乎。”

    李如诲缓缓的说道。

    “朕是找你来完善这部律法的,不是让你来当说客的。”瑞帝说道。

    “我乃将死之人,并无必要用言语来欺骗皇上,还望皇上三思。”李如诲说道。

    “思什么?这天下讲的是秩序,是规矩!朕要让所有人都明白这规矩不能坏,朕这个位子是经营不来的,得守规矩!谁坏了朕的规矩,朕就杀谁!”

    瑞帝肃然说道,若想他的子孙日后不为了这个位子头破血流,靠的只有规矩了。

    瑞帝的一席话如同一盆冷水,将李如诲所有的希望给浇灭,他怔怔的看着瑞帝,过了一会又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怎么,朕说得不对吗?”李如诲的笑,让瑞帝有点莫名的心虚。

    “皇上所言甚是,无规矩不成方圆。”李如诲悻悻的说道。

    “即是如此,那你就好好替朕完善这部律法,订好这个规矩。”瑞帝说完就离开。

    “规矩虽然重要,可是皇上您可开了个很不好的头,最先坏规矩的是您啊。”李如诲望着瑞帝的背影慢悠悠的说道。

    ……

    瑞朝的军营中,四皇子李啸炎收到了瑞帝的亲笔书信,上面只写了一句话:“借李如诲一用。”

    “四哥,父皇说什么了?”一旁的虎头见四皇子李啸炎看了书信,脸色大变,马上问道。

    四皇子李啸炎将手中的信攥的紧紧的问那使者道:“父皇把那个老头怎么样了?”

    “小人不知?”那个使者说道。

    “信不信本将杀了你!”话音一落,李啸炎的剑已经指着了那使者的咽喉。

    “殿下就是杀了小人,小人还是不知道。”没想到那使者甚有骨气,对四皇子李啸炎的威胁面不改色。

    “殿下!”

    “四哥!”

    见四皇子李啸炎如此,一旁的徐漠和虎头齐声叫了一声,同时也上前将四皇子李啸炎拉住。

    “你还矗在这里做甚,难道真要等四哥杀你!”虎头瞪了那使者一眼,呵斥道。

    那使者是虎卫,而虎头自从典清事件后已在不知不觉间接替了典清的宫中的职位,连他们的头李敢都能差使,这时见虎头呵斥他,愣了愣,便一言不发的离去。

    “四哥到底什么事?”虎头见那使者退去,复又问道。

    “发生了什么,我在前线拼死拼活,父皇却”四皇子李啸炎怒不可恶,可是话说到一半时,因为一旁的徐漠偷偷了拉了下他的衣角而将剩下的话吐了进去,不过面上仍然愤愤不平。

    “四哥,我有点事忘了和朝阳姑姑汇报了,先去找她了。”虎头见状很识趣的说道,随即退了出去。

    徐漠随即出去瞧了瞧,命侍卫把好营账,才又回到营帐内。

    “殿下,到底出了什么事?”徐漠问道。

    四皇子一声不吭的将揉成一团的纸条扔给了徐漠,徐漠看了也大惊。

    “殿下先不要急,相信马上府上也会来消息的,等咱们弄清具体发生什么再作打算。”徐漠劝道。

    “再作打算,能做什么打算?要杀要剐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本宫还能反了不成?”四皇子李啸炎越说越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