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万年乾坤歌 > 五百七十八、叛逆的少年

五百七十八、叛逆的少年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周梦从未见过李啸炎有过这种眼神,但是她对这种眼神很熟悉,那就是猎人遇到猎物,男人遇到美人的眼神。

    周梦兀自怒从心起,恶狠狠的顺着李啸炎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美人正在殿中央偏偏起舞,周梦看那美人时,那美人的眼光正好扫到她这里来,妩媚动人,周梦被那眼神看得心中一颤,而后周梦自己也有些泄气,连她这个女人见了那美人都觉得动心,更别提男人了。

    这时候周梦才发现场上的气氛完全变了。

    男人变得失神,女变得失色。

    面对绝对的美丽,所有的有趣的灵魂都得靠边站,什么流于表面,什么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都是没用的话。

    可是只要你有权有势,永远就会有新鲜的好皮囊送上门,有趣的灵魂久了也终会无趣的。

    周梦对那个美人也是忍不住的羡慕嫉妒恨,心中忍不住想到若是她能拥有这样的美貌,什么有趣无趣的灵魂,她才不要呢!。

    “好,好一个美人!这是从哪找来的这个美人?”林太后笑道。

    周梦被林太后的话拉回了现实,她瞧了瞧林太后,只人见她似乎是唯一没有被那美人美色所影响的人,雍容大度,果然权力才是抵抗美色最好武器。

    周梦又想到没有那美人的美貌,有林太后这样的权势,想必也是极快的事。

    “回太后,飞蝶是鱼儿在草原是偶尔遇到的,见她聪明伶俐,就将她带在身边,能讨太后开心,也算是她的造化了。”金鱼儿起身说道。

    “再跳一个,再跳一个。”有人叫道,随即就得到了许多人的响应。

    美人飞蝶见有人起哄,像受惊的小鹿一样惊慌失措的看着金鱼儿,完全没了跳舞时的烂漫无拘。

    “既然各位大人喜欢,你就再跳一个吧,让各位大人尽兴。“

    金鱼儿的话让那美人得了主意,柔顺的点了点头,便又飞舞了起来。

    美人向来是热场的利器,哪怕是她什么都不做,只要在那里一站,便能激起无数雄性竟向开屏,将氛围推向**。

    周梦在其中只觉得烦躁,于是便悄悄的退了出去。

    微风带来青草的芳香,周梦深吸了一口,方才压住心中的烦躁,于是找了个台阶坐下,痴痴的望着天空,想着自己来的方向和将要去的方向。

    大概是书看多了就容易胡思乱想,自从周梦来契丹后,她常常思考这个问题,想着天空里有什么,是否真有黑洞,天空中是否真有神仙,是否真有她见不着的维度。

    想着,将来有一天,如果真的有什么能够超越光速,那么根据相对论,那么回到过去或是去未来,是否也是稀松平常的事。

    回应周梦的只有静谧的天空,繁星罗列,镶嵌在棋盘上的棋子,一动也不动。

    当然周梦知道,这些只是假象,天地万物没有什么是恒常的,你看不到的,并不代表它不存大。

    然而人类却是永远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见,所有能够证明的事物才是科学的真是存在的,所以未被证明的论调都是愚昧落后迷信的。

    周梦其初也是这样认为的,谁让她小就受到了那样的文化冲击,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三遍,以至于一千遍,一万遍……

    总有一天,你会相信的。

    却不曾知几千年之前,老子这位高人第一句话就对我们讲‘道可道,非恒道’,没有什么是可以永恒的。

    可是偏偏有人无视时光的流失,将时光固止,硬将用片刻所能证明的东西说成永远的正确。事实上那些曾经被认为绝对正确的都陆续被后来者证明是错误的,科学的认识不断被更新,而那些聪明绝顶的科学家最终都走向了神学。

    庄子他老人家说得对,人类想以有限的精力去追求无限的未知,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愚昧的事情。

    没有什么事物是可以永恒,唯一永恒的是精神,‘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科技所代来的只能是便利,而虚无的精神才是真正的大用。

    有生于无,这世间万事万物也莫不是被精神所创造出来的,所有的事物也不过是精神的载体。

    所以老子老人家又说‘死而不亡者寿’,比如华夏民族,几经生死,却从未‘亡’过。

    唯一不亡,能够穿越时光的,大概只有日夜星辰,还有古圣先贤告诉我们的那些人世间最为质朴的道量。

    然而千年后的人类如同倔强而叛逆的少年总是以为他们的父母愚昧落后,对父母的叮嘱不屑以顾,只到自己经历沧桑,撞得头破血流,蓦然回首才发现父母平日兮兮叨叨的原来竟是世间真理。

    ……

    “怎么你又一个人跑了出来。”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又不喜欢美人?”周梦一听这声音就生气,她用了无数时间,拿命换来的一点好感,竟然抵不过一个美人的一个眼神。

    “怎么吃醋了?”四皇子李啸炎笑道。

    “那样一个尤物,一出场就让所有的女人失色,男人失神;而殿下又是有妻室的人,我哪有吃醋的资格。”周梦叹息了一声说道。

    “本宫还以为你与别的女人不一样呢。”四皇子李啸炎笑道。

    “我也以为殿下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呢,看来啊英雄都难过美人关啊。”周梦说道。

    “过不了美人关的,也算是英雄?”四皇子李啸炎仍然是淡笑着。

    “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像失了魂似的。”周梦哼了一声说道。

    “呵呵,一时失态。这不,本宫不是马上就来找你了吗?”四皇子讪笑了一声说道。

    两人正说着,突然听到游霜的声音“殿下原来在这里呢,太后他们在找您。”

    “你刚受了伤的,不宜久吹风,坐会也进去吧。”四皇子李啸炎说了句便转身离去。

    “姐姐,你又何苦来哉。”待四皇子李啸炎走后,游霜说道。

    “你可别误会。”周梦说道。

    “一听到别人有危险就什么都不顾了,回来还弄得一身伤,我误会什么了?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我如何跟爹爹交待。”游霜说道。

    “以后不会了。”周梦说道。

    ……

    “贵使来我契丹谈互市的事情,不知何因,一直未有进展。”林太后趁着气氛融洽问道。

    “太后,您知道,我朝对开放边界互市一直争论不休,多亏父皇力念两国情谊,力排众议派本使到来却不料而贵国也似并无诚意,所以本使也不知如何是好啊?”四皇子李啸炎一脸为难的说道。

    “贵使严重了,咱们契丹可是有十分的诚意的,只是那些臣子们做事不得力,让殿下受惊了。这谈来谈去,中间定有什么误会。隆绪与贵使熟,沟通起来也较为方便些,不如今后由他与贵使商讨此事,如何”

    林太后说道。

    “此仍契丹的内事,但只要贵国有诚意,那一切还是有得商量的。”四皇子李啸炎笑道。

    “隆绪,你回契丹也有好几个月了,也该为孤分担一些了。”林太后转而对金隆绪说道。

    “儿臣原为契丹,为母后效力。”金隆绪马上起身说道。

    丞相金隆绪唯有叹息。

    金隆绪接手谈判事宜后,虽较以前顺利些了,但仍然是困难重重,不过至少还有些起色的,而金隆绪随着谈判的进展,在契丹也慢慢的有了些影响力。

    对于这些,契丹皇帝金隆庆并未有什么言辞,反而暗中帮助,自经上次之事后,金隆绪对皇帝的信任又多了几分,甚至每与皇帝接触一次,信任就多一分。

    契丹皇帝用信任、依恋的眼光看着金隆绪,这个眼光甚至让金隆绪感到罪恶和羞愧。

    “朕知道你在瑞朝吃了许多苦,所以谨慎些也是对的,朕不怪你,将来你若要执掌咱们契丹,也是要谨慎些的。”契丹皇帝说道。

    “皇上说的什么话,您的身体只要调养些时日就……”

    “朕说朕的,哥哥就只顾听,朕的身体朕自己知道。朕一直在等哥哥回来,总算等到了,哥哥放心,朕在死之前,一定会尽力帮你,让你以后的路好走一些,不像朕现在。”

    契丹皇帝又忍不住将说了几次的话重复一遍,说完又忍不住咳嗽起来。

    “皇下,您累了,休息下吧。”金隆绪说道,每次皇帝说这样的话,他就满心的逃避。

    ……

    “隆绪这孩子这些日子真是进步了许多,不仅很快适应了契丹的生活,还能为太后您分忧了。”丞相金隆运对林太后说道。

    “这个自然,他骨子里流得是契丹的血,回到契丹,不正是如鱼得水。”林太后笑道。

    “是啊,如鱼得水,不仅皇上,那些金家的那些王爷们都喜欢与他来往。”丞相金隆运说道。

    太太后闻言默然半晌才说道“他是契丹以后的皇帝,如此也好,睡吧。”

    “是啊,只是怕他在中原待外了,把中原的那些恶习学来了。”丞相金隆运说道。

    “什么恶习。”林太后闭目问道。

    “还能有什么,我听闻瑞朝的三皇子因谋逆而死,那个太子,据说当初听闻瑞朝皇帝在泰山被刺,也是喜不自禁的。”

    “丞相想多了,隆绪这孩子一直懦弱,孤还一直头痛他无男子气概,他就算有那点心思,也没那胆子。”林太后说道。

    “他没那胆子,可有人借他胆子。这些日子,听闻金胡、金景与他来往甚密。”

    “丞相想多了,隆绪刚从瑞朝回来,又是新婚,带着王妃拜访下他们也是应该的。”

    林太后说道,可是心中也开始怀疑起来,但听金隆运老是提,心中又有些烦躁。

    “臣知道,有人说臣容不下人,可是臣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太后您啊,只有臣才是太后您最该相信的。”丞相金隆运再次说道。

    “孤知道,谢谢你一直以来都陪在孤的身边,没有你,孤真是不知如何是好!”林燕燕动情的说道。

    金隆运的话不错,她能相信的只有金隆运。

    因为只有丞相金隆运依附于她的权力,与她命运相连,而其他人她的儿子,她的臣子都是她有利益之争。

    除了金隆运,林太后无人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