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万年乾坤歌 > 五百七十七 、奸细

五百七十七 、奸细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时光就在周梦和四皇子李啸炎的有句没句的对话中流逝,很快夜幕就降临,将一切都掩盖。

    “你确定你没问题?”四皇子李啸炎看着问梦问道。

    “杀你肯定你没问题。”周梦挥了挥拳头笑道。

    “那可不一定,要不你试试。”四皇子李啸炎随便瞥了眼周梦说道。

    周梦顿时感到一股杀气,她立刻举了举手说道“我输了,我没殿下狠!”

    两人又各自检查了下,便照着四皇子李啸炎之前所探的路沿路走到了山口,借着满天的星光,就看到不远处的一所所营帐排列在草原上。

    由于刚刚撒黑,顺着风还隐隐约约的听得见人语声,马嘶声,两人在山口待了约莫一个时辰,这些声音才渐渐的息了下去。

    又过了一会,夜彻底的静了下来,两人才轻手轻脚的向那些营账走去。

    两人来边靠边处的一个帐篷外,周梦听了下,里面的气息均匀,应该是熟睡了,周梦刚准备进去,却被身边的人拉住。

    “听气息,里面住的应该是两兄弟,换一个。”四皇子李啸炎在周梦耳边说道。

    “两兄弟怎么了,咱们只是找人问点事,而后再借两套衣服,难倒殿下没信心制服两个普通的牧民。”周梦说道。

    “哼,就你能?凡事小心些,命才久。”四皇子李啸炎扯住周梦说道。

    “行,你说哪个就哪个,我跟着你走。”周梦说到,居然这种人有人在行,那她还瞎操什么心。

    四皇子李啸炎又摸了几个营账,才指着一个道,这里面住的是老夫妻。

    “那殿下先进呗,我给殿下断后。”周梦说道。

    四皇子李啸炎看了周梦一眼挑门而入,周梦笑着跟了进去。

    两人刚进近床榻,账中的两人就警醒了过来,四皇子李啸炎的剑已抵到了人们的那老翁的咽喉。

    “不要出声,我们就问点事情。”周梦一见果然是对老夫妻,连忙用契丹语说道。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那老妻颤颤微微的说道。

    “你们是哪个部落的?”周梦问道。

    “我们是金胡王爷的子民,年前随着金胡王爷到这里的。”那老翁说道。

    周梦听了迅速的回想了下,来之前,瑞朝曾提供过信息,这金胡是契丹较大的一个部落的王爷,当然也是不服林太后的,只是在前不久的战争中,兵力被消化得厉害,后来就被迫被林太后调到眼皮底下了。

    四皇子李啸炎闻言是金胡的部落,眼神也亮了下,对周梦说道“问他他们王爷的营账在哪里。”

    “这个我们可真不知道,我们老两口只是下民,连见王爷面都很少的。”那老翁说道。

    周梦看了下四皇子李啸炎,两人目光交流了下,周梦便说道“那打扰了,你们好好睡觉。”

    话音刚落,周梦便伸手将他们击晕。

    “看来本宫运气不错,走,去找他们的王爷去。”四皇子说罢就要拉周梦走。

    “唉,这衣服不借了,再说了就算这金胡与林太后有隙,可他们都是契丹人。”周梦拉住四皇子李啸炎说道。

    四皇子李啸炎看了眼周梦,又看了眼搭在杆子上的两套外衣,便笑道“正好,一人一套,咱们也做回阿公阿婆。”

    “谁要跟你做阿公阿婆!”周梦眼明手快的将那男装捞在手上,得意的看着四皇子李啸炎说道“反正这套衣服是我的了,你可别想抢。”

    说完便跳得远远的,将那男装套在自己身上。

    四皇子李啸炎无奈的看了眼剩下的那套女装,又瞧了瞧周梦说道“你可真是铁了心的与本宫划清界线了。”

    “呵呵,跟殿下做阿公阿婆,早晚是要被殿下卖掉的,我才不要呢。”周梦笑道。

    四皇子李啸炎闻言,眼神暗了暗。

    周梦见状,又觉得自己有些过分,而后又四周看了圈说道“再找套男装的,这阿翁总不成就这套衣服,跟你做兄弟,我还是免强可以免强答应的。

    “也好,反正你也不像个女子。”四皇子李啸炎说道。

    两人又翻了会,终于翻了套男装。

    四皇子李啸炎装好后,两人出门,却见门口不知道时候门了十个人,火光透明。

    周梦一下愣住了,别人偷件衣服这么容易,他们到好,连小贼都不如,竟然被抓了个现行,真是太丢人了。

    “还说凡事小心,外面来了这么多人殿下竟然一点都不知晓,我真是太相信殿下了。”周梦小声嘀咕道,她敢肯定若不是太信任四皇子李啸炎,放松了警惕,她一会会极早发现外面来了人的。

    “本宫早知道啊,只是看你很想与本宫当兄弟,就满足你一下。”四皇子李啸炎笑道。

    周梦闻言,顿时觉得对方脑袋坏了,要不然是她的坏了。

    “告诉他们,我们是他们王爷的朋友,特地来拜访他们王爷的,有重礼相送。”四皇子李啸炎说道。

    周梦虽然疑惑四皇子李啸炎什么时候和金胡成朋友了,但还是按着他说的做了。

    那领头的人听得这边有动静,领人来看,先前以为是两个普通的小贼,却没想到出来的是两个汉人,但见四皇子李啸炎并不紧张,还称是他们王爷的朋友,虽有些怀疑,但见四皇子气度不凡,想了下对他们后的人说道“你们先在这里守着,我去见王爷。”

    金胡自战场回来后,壮年士后消耗了一大半,剩下的又被林太后借着编制军队的名义,编来编去,又编走了大半的人,再也无力反抗,人也被林太后调到了上京的周边,不得一点自由,心情沉闷,每日借酒消愁。

    今日,半夜中被人吵醒,说是有人自称他朋友,还来送礼,心中大奇,让人把四皇子李啸炎和周梦带过来一看“一个有些眼熟。”

    “几个月前,曾经派人给王爷送了些礼物。”四皇子李啸炎淡淡的说道。

    “你是被人追杀而失了踪迹的瑞朝四皇子!”金胡此时总算想起四皇子李啸炎。

    “正是。”

    “呵呵,如今上京城内所有人都在找四皇子,四皇子你为何这等模样出现在本王的营帐中。”金胡说道。

    “还不是被你们太后害的。”四皇子李啸炎说道。

    “哦,难道传言是真的,那疯娘们真的敢派人刺杀你?”金胡说道。

    “若不然本宫又为何在这呢。”四皇子李啸炎淡淡的说道。

    “那娘们越来越不像话了,为了个小白脸随意殴打朝中重臣,作践咱们皇族,连瑞朝的使臣也敢杀了?”金胡说道。

    “谁说不是呢,这女人一旦疯起来,就蠢的狠。”四皇子李啸炎笑道,余光还瞥了眼周梦。

    周梦也不理他,只当什么都没听到。

    “四皇子与本王是朋友,此时本是应该鼎力相助的,可惜啊,本王被那个娘们算计的也不似以前了,处处都被那娘们压着,也憋屈的狠。”

    金胡想了想说道。

    “只要王爷帮本这中送封信出去,而后再偷偷的将我们带入城内即可,其他的无需王爷出面,本宫自有安排,待本宫回去后,过几日,自有厚礼相谢。”四皇子李啸炎说道。

    “这个好说,这个好说。”金胡闻言笑道。

    第二日,金胡派人将一封送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茶馆,过了一日周梦与四皇子李啸炎便扮成契丹人的样子,和金胡派的进城办事的人一起入了城。

    很快徐莫就派人接上了他们,马车走到一个路口,周梦看了眼四皇子李啸炎说道“殿下就在这放我下去吧。”

    “嗯,你小心些。”四皇子李啸炎淡淡说了句便叫人停了马车,放周梦下了马车。

    ……

    自四皇子遭暗杀失踪的,瑞朝跟过来的其他人一边写信回瑞朝,一面天跑到林太后跟前去闹了一场。

    林太后被闹的心烦不过,一会担心四皇子真的死了,瑞朝就此翻脸,一边又担心四皇子若是活着,会不会更要翻脸,但丞相金隆运一直在她身旁给她坚定信心,事已至此,唯有四皇子死了,才是对契丹最有力的。

    于是便吩咐人暗自搜索,却突然听得人禀报四皇子李啸炎突然出现在城中,而且还大摇大摆的。

    “看来孤真的是小看了他,竟然不知不觉的回来了,看样子还有有持无恐,根本没将孤放在眼中。”

    林太后怔了下说道。

    “太后,咱们要不要继续……”前来禀报的侍卫统领金生生话还没说完便被林太后呵斥道

    “说什么浑话,赶紧派人去保护他,不能再出半点差错。”

    可以刺杀,但机会只有一次。

    若是再次当街肆无忌惮的刺杀,瑞朝的皇帝也是要脸的。

    就算是瑞朝皇帝不要脸,不在乎那个儿子,瑞朝的百姓也是要脸的,汹汹的民意,至高的出师理由,再加上瑞朝皇帝的野心,契丹如何能挡。

    “是!”

    待金生生退下,林太后只觉得头痛。

    “定是有内奸。”丞相金隆运突然说道。

    林太后愕然的看着丞相金隆运说道“此事甚密,怎会泄露。”

    “那个瑞朝的女官怎么会那么巧的及时去驿站,当日有人亲眼看到他们出了城,若是没有内应,他们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又回来了?”金隆运说道。

    “那丞相的意思是我们的人都不可信了。”林太后心中有些不悦,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是她为亲近的人。

    “臣只是就事论事,太后以后行事还是小心些。”

    ……

    “你为何要将此事透露给那金鱼儿。”国师萧胡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不是说隆绪这孩将来还是有所作为的吗,咱们趁早卖他一个人情,万一将来他得势,咱们也有个安身之地。”林思思不以为然的说道。

    契丹国师闻言看了林思思一眼说道“太后若是知道了……”

    “她知道了又怎么样?她把你害成这样,我都没怨她呢。她这个人事事都要强,什么事都要听她的,我偏偏不听。我就在想将来若是隆绪真的压过她,我看她怎么要强。”

    林思思说道。

    ……

    丞相金隆运与林太后话不投机,但早早的离开了,不一会金生生又来禀报瑞朝的使者又来了。

    “我们的皇子在贵国驿馆遭到刺杀,太后要拖到什么时候才给我们一个说法!”

    “贵国皇子来我契丹,突遭此横祸,是孤的失误,幸好贵国皇子平安无事。贵国皇子遇刺后,孤已令人彻查此事,孤一定尽早给贵使一个交待。”

    “上次来太后也说尽早,今次又拿此言来搪塞,这尽早是什么时候?出了次事,贵国如何保证我们使团的安危。”使者语气咄咄逼人。

    “放肆!”一旁的金生生说道。

    “你又是什么人。”使者冷眼看了那人一眼说道,语气中满是不屑与居傲。

    “退下去!”林太后呵斥了那侍卫一声,而后又笑着对使者说道“孤刚刚听闻四皇子安全回来了,孤亲自给他赔罪,贵使看如何?”

    “此事,我当禀报我们皇子,再做定夺,告辞!”使者说完便自顾离去。

    一旁的金生生此时已气得嗤牙咧嘴,瑞朝人欺人太盛,太后亲自赔罪,他竟然也不领情。

    “无碍,你们以后行事不得鲁莽。”林太后说道。

    如今的契丹比不得从前,上国人对下国人的这种态度似是理所当然的,想到这点,林太后也无能为力。

    是终四皇子李啸炎答应了林太后的邀请,经过了一轮暗中较量后,林太后想来探他的态度,他也得看看对方的底线。

    即是邀请的瑞朝的四皇子,隆绪皇子,游霜也会出席,周梦也就跟着来了。

    众人等了许久,四皇子李啸炎才姗姗来迟,上国的态度,温和大度却让人感到疏离。

    林太后见四皇子李啸炎到来,亲自起身相迎“前些日子,让贵使受惊了,孤心甚是不安,幸得您无恙,还望贵使多多担待。”林太后细语说道,态度却不卑不亢。

    “劳太后担心了,不过庆幸的不仅是本使,更是两百姓。若是本使让两国起了什么误会,再启战端,那必定又是血流成河。”四皇子啸炎云淡风清的说道。

    “贵使放心,此事断然不会再发生。”林太后笑道。

    “隆绪见过四皇子,在瑞朝时承蒙照顾,今日请让我尽地主之宜。”隆绪皇子走了过来说道。

    四皇子李啸炎微微点了点头,而后转向游霜说道“好说,和文公主可有习惯这里的生活。”

    “谢殿下,习惯。”游霜说道。

    众人相互寒暄一翻,便分别入座,四皇子李啸炎的座位在隆绪皇子的上面,他回头便看了眼坐在游霜后面的周梦。

    “怎么刚刚没见着你。”四皇子李啸炎望着她说道。

    “您是大人物,被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像我这种小人物想要被您看见也挤不进去啊。”周梦低声说道。

    “越来越放肆了。”四皇子李啸炎笑道。

    周梦在这样的场合有些懒得理他,便没再搭话,低着头喝起茶来。

    契丹的贵族们此时也纷纷来给四皇子李啸炎敬酒,四皇子李啸炎也一一回应,殿内的气氛慢慢热闹了起来。

    周梦头一次见到四皇子李啸炎左右逢源的场景,心中正想这人原来还有这本事。

    “你的伤好全了没?。”四皇子李啸炎抽空隙又对周梦说道。

    “嗯,差不多了。”周梦答道。

    “嗯那就好,以后凡事小心……”四皇子李啸炎话说到一半忽然就停了下来,,眼光向着前方发亮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