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万年乾坤歌 > 五百三十八、怪力乱神

五百三十八、怪力乱神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快更新万年乾坤歌最新章节!

    “听说你力劝你的师妹学儒学了?”

    又过了十多天,瑞帝终是将蔡元明秘密招入了宫中,问的第一句便是这。

    “是,上次元宵的时候,恰巧遇着她了,就顺便规劝了下她。”蔡元明笑着答道。

    “嗯,看来你对你这个小师妹还是很用心的。托你的福,朕听说她这几日都在看孔孟这些儒学之书。”瑞帝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师妹天性善良,若再受圣人教诲,定会成为一个闲静淑德的女子。”蔡元明笑着说道。

    “是吗,好久不见那白云老头如此热心人间之事了,没想到对个小女孩还这么上心。看来周梦这丫头定有什么特别之处。”

    瑞帝笑了笑,而后看着蔡元明一字一句的说道。

    蔡元明笑了笑说道:“皇上忘了家师的名号是谁赐的。”

    瑞帝愣了下,想了想又狐疑道“果真如此只是如此?”

    “只是如此,家师当年受惠于那人,对那人后人适当关注些也当时报了当年之惠,还望皇上对够全了家师的心愿。”

    蔡元明说的诚恳之极。

    瑞帝听了哼了一声说道“在白云老头那里,朕就是一个心胸狭窄容不下人的吗!”

    “是元明多嘴了,皇上恕罪。”蔡元明马上说道。

    瑞帝仍是不满的瞥了蔡元明一眼,而后沉吟了一会,又继续问道“先生可读过西游记此书”

    蔡元明愣了下摇了摇头说道“元明寡闻,未曾听说有此书。”

    “哦,也不是什么正经书,只是一本怪异的小说。”瑞帝笑道。

    蔡元明闻言更是迷惑,心想什么样的怪异小说,竟然能够入瑞帝的眼。

    “你不知道也没关系,朕只是记得上面说了一件事让朕匪夷所思。”瑞帝想了想说道。

    “何事?”蔡元明问道。

    “就是一个女子的魂魄竟然借另一刚死女子的身体还魂了,先生你觉得这世上可真有此事?”

    瑞帝说道。

    “即是小说,自然有许多妖魔鬼怪以及众多匪夷所思之事,皇上何必当真。”蔡元明笑笑说道,心中也暗暗警惕起来,寻思这皇帝果然敢想。

    “本也不是当真的,只是这小说是出自你小师妹。你说她一个姑娘家,哪来的这多奇思妙想。”

    瑞帝说道,他不知为何就突然想起了这桩事来,再想想周梦有时候莫名其妙的话语,再想想那白云先生这个世外之人不会无缘无故的重视周梦,想来想去,愈发觉得周梦定是有怪异的。

    “哈哈,像她那样少年无所事事,又无人管束,想些天马行空之事,也见怪不怪。敢问皇上,师妹讲了个什么样的故事,让皇上如此上心。”

    蔡元明笑道,只是愈发心虚。

    “哦,说有个唐朝,有对夫妻因些小事生离死别,后来那丈夫因给阴司送瓜果,又见到了那妻子,结果那阎王发现这对夫妻阳寿皆未尽,又要送他们夫妇两人返阳。结果因那妻子肉身早已不存,又查得唐王之御妹阳寿将尽,就将那妻子之魂魄放入了那唐王御妹的身体之中。”

    “你说,若不是亲见,怎会将来弄去脉讲的这样清楚,写得如此活灵活现”

    瑞帝说完,又想到周梦的怪异之处,更加觉得自己的推理有些道理。

    “原来是这事,元明倒是这事就不足为奇了。在元明看来,那公主与那男子早有情意,只是身份悬殊,恐那唐王不准,便两个人作了一场戏罢了。”

    “这小姑娘整日无所事事,难免沉迷于情爱之中,若是见到一对身份悬殊的有情人不能在一起,必然会心生同情,便在小说里想头一个法子让他们在一起,了了她一个姑娘家的心愿罢了。”

    蔡元明闻言,倒是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

    “先生是这样想的?”瑞帝狐疑道。

    “这有何奇,向来落魄的书生总爱写贵族家有小姐对自己一见钟情,而后自己又一鸣惊人,由卑微变得尊贵,从而在轻视过自己的人前扬眉吐气;那一个不得意中人的姑娘,自然会写自己与中意之人几经千难万苦最终走到一起的事。”

    蔡元明笑道。

    “先生说的也是,只不过这西游记可不是一本情情爱爱的书,并且此书十多年前便出现了,朕的许多臣子皆极爱看此书,就连朕也曾翻过了好几遍,真是越读越不简单,绝非一个几岁的孩童能写出来的。”

    瑞帝笑道。

    “哦,那许是师妹顽皮,巧得机缘得了这样一本小说,便冒认作者了。”蔡元明说道,心中却也是好奇是什么样的小说,竟然让日里万机的瑞帝也看了几遍。

    “她到是也是样说的。”

    瑞帝说道,他心中虽有怀疑,但终究不得其法,现在见蔡元明这里问不出什么,又有些失落。

    “额,皇上,元明已来燕京快一月了,年前所提之事皇上可有决断。元明怕此事迟则生变。”

    蔡元明见壮,也立刻将话题引到自己关注的问题上来。

    瑞帝又撇了蔡元明一眼说道“从蜀州传过来的战报,朕的大军又打了一场胜仗。”

    “那是!那是!元明早就说过,皇上若想强攻蜀州,三年不行,五年,五年不行,十年,早晚这蜀州会被皇上攻下的。”

    蔡元明笑道。

    “蜀人治蜀也可,不过既然蜀州回归了我大瑞,这蜀州的防卫得由朝廷负责。”瑞帝不容分的说道。

    “这,若朝廷大军陡然进驻,必然会引起百姓不安。”蔡元明说道。

    “比朕的大军攻进去还不安?”瑞帝笑道。

    蔡元明闻言,面色变得沉重,却又听到瑞帝说道“朕的大军要么被你们请进去,要么攻进去,反正一定要进去的。”

    瑞帝漫不经心的说道,蔡元明的脸色却愈发沉重。

    “此事元明做不得主,就算是我家主人也未必能够做得主。蜀州百姓对中原向来有隔阂,朝廷陡然要驻大军,怕是要激起民变。”蔡元明说道。

    “什么隔阂,还不是那些装神弄鬼的人糊弄百姓!你也知道凡是装神弄鬼的都是不长久的,只要朕的大军进入蜀州秋毫无犯,百姓又不是瞎子。”

    瑞帝说道。

    “皇上你确定能秋毫无犯?”蔡元明问道。

    “朕岂是言而无信之人。”瑞帝说道。

    “皇上误会了,元明当然相信皇上不会出尔反尔,只是将士在外劳苦,为的不过是有朝一日能够攻入敌城得些好处。”

    蔡元明说道。

    自古以来,凡是攻破敌人的城墙,总是少不了掠夺,,就算是主帅有约束,也鲜有人做到真正的秋毫无犯。

    甚至有的时候,为了鼓舞士气,将帅甚至承诺军士可以放开掠夺多少日。

    “这也是朕派游卿去攻伐蜀州的原因。游卿向来军纪严明,不好杀,朕再从国库中拨些银两来犒劳将士,相信游卿一定能够做到入蜀州之后秋毫无犯。”

    瑞帝想了想说道。

    “皇上果真愿拿国库中的银子来犒劳将士!”蔡元明有些惊异。

    “有何不可?您说你为了天下苍生才代表蜀州来燕京,朕总不能让你失望。”瑞帝笑了笑,又继续说道“朕是很有诚意的,就看那张少侠是否有诚意了。”

    打仗可比犒劳军士费银子多了,若是蜀州主动投降,瑞帝还真不介意从国库中拿出银子来犒劳将士。

    “皇上圣明,只是兹事体大,元明需尽快回蜀州向我家主人说明。”蔡元明说道。

    “以你对蜀州的了解,你家主人以否能够妥善的处理好此事。”瑞帝问道。

    “蜀州虽小,但也是派系复杂,不过只要皇上能够信守承诺,元明定当竭力助我家主人处理好此事。”蔡元明想了想说道。

    瑞帝听了蔡元明的话,沉默了一会说道“朕倒是可派几个人去帮你。”

    蔡元明听了一怔,而后便是沉默。

    瑞帝见状不由得冷笑一声“说到底,你还是信不足朕。你以为朕蠢倒去刺杀一个对朕有利的人吗?若是如此,朕早就把你来找朕投降的事宣扬了出去!”

    蔡元明闻言思索了许久,方才问道“皇上可是下定了决心和平解决蜀州的问题。”

    “这个你放心!”瑞帝说道。

    “若是如此,愿皇上时时记得今日之言,元明愿接受皇上的安排。”

    蔡元明深吸一口气,下了莫大的决心说道,心中暗暗下定决定,若是瑞帝反悔,自己误了蜀主,大不了自己以性命相陪。

    “你放心,朕要的是一个完完整整的蜀州,不管是人心还是城池。”瑞帝说道。

    蔡元明听了瑞帝所言,又略略放心了些。

    “即是如此,朕就介绍一人给你认识。”瑞帝说罢,便合掌拍了两声。

    不一会,蔡元明就见一个瘦高的男子走了进来,神情刚毅沉闷。

    “臣典清叩见皇上。”典清的声音略有些颤抖。

    典清已经被瑞帝束之高阁近一年的时间了,他以为他会一直沉寂下去,毕竟不仅他的忠心是在瑞帝这里受到了质疑,而且他的用处也越来越少,越来越小。

    “典卿免礼,近来可好?”瑞帝问道。

    “谢皇上挂念,臣好。”典清答道。

    “那典卿可愿为朕到蜀州走一趟。”瑞帝笑道。

    “只要皇上有令,哪怕是刀山火海,臣也愿往,还何况是蜀州。”典清立即答道。

    “刀山火海倒不必,朕挑十个精干的虎卫与你,你到蜀州后,只需配合这位蜀州来使,保护好现在蜀主的安全即可。”

    瑞帝指着蔡元明笑道。

    “臣定不负皇上所望。”

    典清说道,他先前被传召时已得了些消息,说要去蜀州,但刚刚亲耳听到瑞帝要他保护好蜀主,竟有些茫然,怀疑自己听错了。

    不过曾经跟在瑞帝身边多年,已见惯了瑞帝做的一些匪夷所思的决定,所以也不大怪。

    “嗯,此事由你去办,朕当然放心。”瑞帝接着又转而对蔡元明说道“蔡先生,朕的这个安排如何?”

    “元明感激不尽!”蔡元明由衷的说道,瑞帝刚刚的话又让他放了几分心。

    而后又向典清作了个揖说道

    “原来您就是典大人,久闻大名,不想今日有幸相见!”蔡元明闻言,面向典清作揖说道。

    刚刚蔡元明见典清进来,便已猜着典清的身份,心中叹道看来瑞帝早已猜到今日谈话的结果的。

    这比蔡元明算的还要准,真真善易者不卜,洞悉规律者,不惑。

    “先生严重了,典清只不过托皇上的福,略得些虚名而已。”典清立即还礼到。

    “既然你们相互认识了,就到偏殿去好好沟通下蜀州的情况,还有什么需要朕支持的,尽管提出。”

    瑞帝说道。

    “是”蔡元明,典清齐声应了下,方才小步退出。

    第二日,蔡元明和典清来与瑞帝辞别。

    临别之时,瑞帝见蔡元明欲言又止便又问道“怎么,蔡先生还是不放心朕!”

    “非也,非也。只是元明担心小师妹,听说她前些日子迷恋于易书,怕她误入歧途,从而坠入虚无,沉迷于鬼神命运之说。”

    蔡元明说道。

    “哦,那蔡先生认为这世上可真有鬼神?”瑞帝笑着问道,心中却又打起结来,命运,命运,虽然瑞帝比周梦豁达,然而总也逃不开那谶语的阴影。

    “**之外,圣人存而不论。好怪力乱神者,皆自寻烦恼。我等凡人,鬼神之事皆无处考证,钻研这些,也只是白费力气虚度光阴而已,弄不好反会坠入魔道。”

    蔡元明意味深长的说道。

    瑞帝听后沉默不言。

    “请皇上替元明代句话给小师妹,告诉她鬼神不是用参悟的,更不是用来求拜的,是用来敬畏的。一个人就算是得天独厚,也不可能为所欲为,否则必遭反噬。”

    蔡元明见瑞帝沉默不语,想了想又继续说道。

    然而听到瑞帝耳中,更像是蔡元明专说给自己听得,于是冷笑一声说道“这话,你可曾对张正一那老儿说过。”

    “此理张天师比谁都明白,只是可惜……种因得因,种果得果。”蔡元明说完便长叹一声,不再说下去。

    张氏一族在蜀州告鬼神之说来控制百姓的思想,从而巩固自己的权力,最终张正一也未得善果。

    当然这些话,蔡元明除了用来警告周梦之外,确实有警示瑞帝之意。

    “你的某些言论,朕倒是有些兴趣,但是否实用也得另说。等你把蜀州之事办明白,证明你不是一个靠巧言善辞唬弄人的人,再来与朕论道吧。”

    瑞帝摆了摆手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