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一百零一章 王朗是怎么死的

第一百零一章 王朗是怎么死的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于白驹蒙受的不白之冤,小狐表示十二万分的同情,不过……关我鸟事啊?

    所以,狐婉兮帮他盖上被子后,便心安理得地回了。洗洗涮涮,换上睡衣,狐婉兮正趴在床上刷手机,隔壁忽然传来一阵呕吐声,这可瞒不过耳边超灵的小狐女。

    狐婉兮连忙穿上拖鞋跑到隔壁,白驹抱着马桶正吐得一塌糊涂,难受地捂着胃。狐婉兮没照顾过醉酒的人,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一会为他拿纸一会为他冲马桶,整个卫生间已经弥漫了呛人的酒气。

    宴会上白驹几乎没吃东西,喝的全是酒,胃里难受的翻江倒海,头更是昏昏沉沉。其实他有自控能力,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感觉差不多才离开的,只是没想到这酒的后劲会这么大,喝的时候没什么感觉,这会儿简直要难受死。

    白驹脑袋嗡嗡作响,也听不到周围的声音,直接趴在马桶上。

    “老板!这里脏,你还是上床吐……不是,上床睡吧?”狐婉兮刚拧了瓶水,让白驹漱了口,便去拖他起来。奈何白驹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如今醉成这样,狐婉兮身材娇小,实在拖不起来。

    狐婉兮一发狠,干脆提着他的腰带,跟拎一截破麻袋似的出了洗手间,把他弄上了床,替他开了空调通风,看看他身上也沾了些秽物,又帮他扒掉,换上睡衣。

    本来她以为自已又会脸热心跳的,但是帮他更衣的时候感觉还算自然,看来任何事总要讲究个氛围、情调的。他衣服上有秽物,人又酒气熏天,这个时候还能心猿意马的话,那她可就成了真正的花痴了。

    实际上,小狐狸这时候甚至有些捂鼻子的,谁叫她耳目灵辨,嗅觉灵敏呢。好不容易把白驹拾掇好了,看看地上那一堆衣服,唔……算了,好人做到底。

    狐婉兮抱起那一堆衣服,直接丢进了洗衣机。因为这里是影视基地,在这里居住的人很多都是剧组的,一住几个月,所以酒店配套齐全,有许多长期居住需要的东西,有的房间甚至安排有厨房。

    洗衣机操作非常简单,狐婉兮简单地摸索了一下,它就运作了。啧!本姑娘就是这么的冰雪聪明。等他明早起来,会夸我的吧?嘻!人家就是这么温柔善良的好姑娘,不服憋着……

    mmm!

    回到房间,狐婉兮又用湿毛巾给白驹擦了脸和手,想想还是不放心,这家伙万一半夜躺在床上呕吐,把自已呛死怎么办?咬着手指想了又想,狐婉兮最终还是决定在他房间的长沙发上凑和一晚。

    昨天逛一整天街,今早六点多就被叫醒,又推着好几个大箱子跑东跑西,狐婉兮实在困得紧,睡得十分香甜。要说狐族清醒的时候对周遭一切都非常敏锐,偏偏睡着的时候五感似乎都失灵了,西装什么的也都抛在脑后。

    天亮了,白驹口干舌燥,缓缓睁开眼睛,仍然觉得昏昏沉沉,他掀开被子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又刷了刷牙,扭头之际,发现洗衣机的透明滚筒窗里有一团灰色的东西,看着有点眼熟。

    白驹也没当回事,回到了床边,才发现狐婉兮蜷缩着身子睡在沙发上。啊!这小丫头照顾我一宿吗?白驹心里涌起一阵暖意,向她走过去。到了她身前,白驹才发现自己裸着上身,下面只穿了一条睡裤……

    啊!这样子不太雅,叫人看见可说不清楚了,我还是先穿……我衣服呢?洗衣机里那个……,白驹有点方,连忙赶回洗手间,拉开滚筒洗衣机凸起的透明门,从里面吧嗒掉出一团灰不溜秋的东西……

    白驹更方了,颤抖着手捡起那件灰不溜秋拧成一团的玩意儿,打开,甩了甩……

    当灰色西装的全貌展现在白驹面前的时候,白驹整个人是石化的。

    这不正是自己狠下心拍的那套Nrendrodi限定西装?价格639174……美金……

    白驹其实并不想买这么昂贵的西装,他是个实用主义者,在他看来,没有什么西装值这么贵的价格。不过,如果确有需要,他又不吝于花钱,一掷万金,面不改色。钱嘛,就是用来支配的,躺在卡上的一堆数字有什么用处?

    所以,当他的恩师夏杰教授带他参加共济会的一次秘密会唔的时候,他才置办了这套Nrendrodi仅此一件的高定款,是在设计师举行的拍卖会上拍下来的,他知道如果他能融入共济会,将拥有怎样的前程,而恩师这次就是给他提供一个被考察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是不容错过的,所以白驹算是果断投资。那次赴宴给共济会的成员确实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他现在已经是继续考察对了。而这套西装,也成了他最昂贵的一套,其实这次穿出来主要是觉得最近水逆,而这套西装似乎能给他带来好运。

    结果……

    白驹双手提着那件灰色西装,行动迟缓地走出来,视线瞥到蜷在沙发上的那抹灰蓝色身影,瞬间清醒过来:“狐、婉!兮——”

    某狐正在做春秋大梦呢,梦中,她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四大爷家偷到了一只下蛋鸡,然后说是孝敬寡居的六婶儿的礼物,眼巴巴地坐在灶前,正等着六婶子一双妙手把它烹饪成美食,突然被这震耳欲聋的吼声吓得一个激灵,直接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

    “是谁!是谁?谁要抢我的鸡?”狐婉兮眼都没睁就挥着拳头一通喊,等她迷蒙着一双大眼睛看到白驹站在面前,手里还提着自己丢进洗衣机里的西装,这才清醒过来。

    他感动了,他果然感动了,你看,他的嘴唇都在哆嗦,这是要哭出来么?哎呀,太不好意思了,嘻嘻嘻,这个死傲娇、自大狂,居然也有如此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的时候!

    狐婉兮马上心情大好,从地上爬起来,搓搓手,准备厚着脸皮接受赞美:“呵呵,好啦,你也不用太感激我,毕竟你是我的恩人嘛!我这只是投桃报李而已,你醒了没有?继续睡吧,我帮你把衣服挂起来~~”

    白驹哆嗦着双唇:“639174……”

    狐婉兮眨眨眼:“6开头的数字含义么,6,到永久。6120,懒得理你。687,对不起,嗯……639174是什么意思?”

    白驹沙哑着嗓子:“道勒(dollor),639174!”

    狐婉兮兴致盎然地猜测:“9174,就要气死?到了六三……啊!我知道了,你是说你到了六月三号就要气死?”

    白驹醉酒之后,又摊上这么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整个人都要原地爆炸了,他指了指狐婉兮,身子一歪,大脑缺氧,一头就摔在床上。

    狐婉兮惊慌起来:“天呀,你怎么啦,今天还没到六月三号呢,喂!喂喂!你醒醒,你不要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