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十章 终极任务:爱上我

第十章 终极任务:爱上我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空渐渐破晓,清晨的空气沁着微微的芳馨。下了一整夜的雨,洗涤了一切尘污,连带着院中的一丛丁香花也在湿濡中渲染绽放开来,香气随着晨风轻柔地飘进房中。

    狐婉兮的鼻子嗅了嗅,花香味儿让她惬意地伸展了一下双臂,小脸却留恋地在柔软的被子上又蹭了蹭,还是没有马上睁开眼睛,直到她嗅到了另一种香味儿,那是夹在花香中若隐若无的食物的味道……

    狐婉兮马上张开双眸,噌地一下坐了起来,爷爷做好吃的了!咦?这不是自已的家!狐婉兮迷迷瞪瞪的眼神儿半晌才恢复了清明,这才想起自己已经离开母星,现在是在人类的世界。

    昨天发生的一切虽然像场梦似的,但她如今的确已经身在一个人类的家中呢,那个人类在她很小的时候利用她的蠢萌骗走了她的保命法宝,她要想办法拿回来。然后,她又想到了昨夜那个吻……

    狐婉兮是雪狐家族最聪明最可爱的狐妹妹,这是她的堂兄堂姐、堂弟堂妹们说道的,他们都是亲人,所以一定不会骗她,最聪明的狐妹妹昨晚回来后,就已想好了完成活命大计的策略:让白驹爱上她!

    婉兮有狐族的天赋异能:盅惑术。不过被盅惑的人虽然会言听计从,但那迷惑的只是他的神志,是瞒不过他体内的碧玺神精兽的,所以必须得让他真的爱上自已,心甘情愿地在接吻的时候“交出”碧玺神精兽。

    很简单啊!

    婉兮沾沾自喜地想,做为雪狐家族最聪明最可爱的狐妹妹,还不能让一个人类蠢男人对她神魂颠倒,心甘情愿?她的终极任务:让他爱上她,吃干抹净,拍屁股走人,咩哈哈哈……

    狂笑不过三声,不行了,那食物的香味儿更浓了,先吃饭要紧。接着呢,就是厚着脸皮赖上这个男人,不择手段地让他爱上自已,然后不负责任地拍拍屁股走人,就酱紫!

    就这么定了!

    狐婉兮打了个帅气的响指,从床上跳了下来。

    “呀!”屁股后边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把狐婉兮吓了一跳,狐族人是可以隐藏尾巴的,自已太不小心了。她赶紧收起尾巴,嗅了嗅越来越浓的食物香气,光着脚丫下了床,循着食物的味道下了楼……

    一楼客厅里,电视上正播放着早间新闻。

    坐在饭桌前的男人身穿纯白衬衫,奶奶灰的头发一丝不苟,整个人看起来颇有几分威严。高挺的鼻梁上驾着一副金框眼镜,又多出几分严肃。比起昨晚那个慵懒地只围一条浴巾的大男孩,此时的他看起来老成了几分。

    男人的眸子缓缓落在她身上,上下打量一番,才板着脸开口:“想要自力更生就要比别人更加努力,下次起床不可以这么晚,上班迟到的话,我会开了你!”

    “啊!惹恩公不高兴了,我做错什么了吗?”狐婉兮眨了眨大眼睛,做出一副很无辜、很可怜的表情。

    看着她一脸无辜的样子,白驹哼了一声,拿起纸巾擦干净嘴巴,将电视关掉后站起身来:“走吧,快要迟到了。做为老板,我更得以身作则!”说完他就迈着悠长的一双腿离开了客厅。

    狐婉兮对着饭桌上还没吃完的煎蛋垂涎欲滴了一小下,可是在眼前的美食和长期饭票之间略一权衡,她就屁颠屁颠地追了出去,谁让她是雪狐家族最聪明的狐妹妹呢,孰轻孰重她是分得清的。

    雨停了,院中几朵野花在湿濡中绽放。白驹将车门打开,狐婉兮愣了一下才爬到车里。是的,爬。这姑娘好像连怎么上车都不知道,又因为悍马车身比较高,她手脚并用才爬到副驾驶的位置。

    坐上车后,狐婉兮满眼新奇,东摸摸西碰碰。可接触到金丝眼镜下那双锐利的眼眸时,她连忙收回手,正襟危坐。只是小肚子咕噜噜地叫个不停,狐婉兮瞄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可怜兮兮地道:“我好饿。”

    “谁让你一觉睡到八点半的?”白驹不为所动,淡淡地说了一句:“系上安全带!”

    狐婉兮:“?”

    白驹探身过来,拉过安全带给她扣好,嘟囔道:“你究竟是哪个屯子里出来的小村姑呀,真是有够土!”

    狐婉兮扁扁嘴,车子启动 ,一路行去,尽是她新奇的景色,只是……肚子真的好饿。

    忽然,急驶的车子来了个急刹车,狐婉兮向前重重一栽,她忿忿不平地转过头,白驹已经推开车门走开了。狐婉兮手忙脚乱地想跟下车,却打不开安全带,等她终于弄明白安全带的用法,白驹已经提着个纸袋子上了车,纸袋子直接丢到了小婉的腿上。

    袋子里飘出令人垂涎欲滴的味道,这味道十分熟悉,狐婉兮连忙拆开,果然见到和昨晚偷吃的一模一样的食物。狐婉兮看向白驹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感激,恩人呐!不让小婉饿肚子的,都是大好人!

    白驹斜了一眼,冷声道:“早餐费用从你工钱里扣。”

    擦!人渣!

    白驹启动了车,板着脸道:“给你二十分钟,赶紧吃完,不许带到工作室。”

    “啊!”狐婉兮一听,马上专心致志地解决麦当劳。

    二十分钟后,黑色悍马停在优纳凡威尔投资大厦负一层的地下车库里。

    狐婉兮扎撒着一双油腻的爪子,刚要去按开安全带,白驹已经把两张纸巾塞到了她的手里:“嘴巴和手,都擦擦!”说完,白驹先下了车,绕到另一边,给她打开了车门。

    狐婉兮受宠若惊:“啊!恩公……”

    “叫老板!”

    “老板恩公,你对小婉太好了!”

    “屁!我是怕你的爪子弄脏我的车,下来!”

    “哦!”

    狐婉兮十分不优雅地打了个嗝,从车上滑下来,眼里都是好奇:“到干活的地方啦?怎么这么黑?”

    白驹无奈地再次扶额,他已经确认了,这姑娘就算不是真秀逗了,也是被人关了太久,好多常识性的东西她都不知道,她……真的当得了自已的打杂小妹……不不不,是私人助理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白驹开始怀疑自己收留她的正确性 。

    两人乘白驹的专用电梯直接到了白驹的办公室,这是大厦的最高一层,第28层。此时已经是:27分,整整迟到了近半个小时。这对于平日里对待工作绝对一丝不苟的白驹来说,实是史无前例。

    秘书处的员工正围在一起,研究着他们的B今天为什么会迟到?这一切的背后是良心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亦惑是人性的扭曲?难不成大B出了车祸,或者是被情敌们围殴了?

    这时,电梯门悄然无息地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