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一百章 红颜祸水

第一百章 红颜祸水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狐婉兮愤怒了:“你偷看我睡觉?”

    “我呸!我干嘛偷看你睡觉,你能睡出朵花儿来呀?我问你,视频怎么来的?别以为我……我不找你算账你就没事了……嗝——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你快老实交代!”

    什么视频啊?本宝宝听不懂你在说神马啊喂!还有,你的坦白政策好像哪里不对?不过为了自己的小脸蛋着想,狐婉兮没有直接问出声,而是小心翼翼地道,“那个老板,我能不能问问是什么视频啊?”

    “就是那样啊!”白驹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更红,咽了一口水忽然觉得口干舌燥,“水,给我水!”

    狐婉兮可是个单纯懵懂、天真无邪的好雪狐!对于男女情爱那点事是一点都不知道,只感觉身上有什么东西顶着她,难受地扭了扭想闪躲开,谁知道身上的男人却倒吸一口气,吓的她连忙停下来,“你没事吧?不是要喝水?压着我没办法拿呀!”

    红酒后反劲,越是陈年美酒后劲越厉害,其实从宴会厅一路走到电梯里,白驹一直在强撑着不让人看出异样,实际上他早就喝多了。不胜酒力的白驹已经找不到东南西北,只觉得身体像是点燃了一团火,烧的特别难受。

    他甩了甩头,眼前模糊的小脸渐渐清晰,她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里面却都是信任……

    是梦吗?小白眼狼怎么会在他身下躺着?白驹又狠狠捏了狐婉兮脸蛋一把,不知在想什么,顿了顿,一个翻身竟然躺回床上。

    狐婉兮如蒙大赦,连忙去拿矿泉水,回来的时候发现他腰部以下的某个部位被撑得鼓鼓的,特别突兀。狐婉兮哪里知道人体构造,还是男人的构造,爬上床将水递给白驹的同时,膝盖直接朝那凸起部位怼下去……

    怼……下去……

    呜~~嗷~~,房间里传出一声惨叫,狐婉兮吓得水丢在一边,瞪着一双眼睛完全不敢靠近。怎么了这是?等等……裤子下面应该就是男人生小宝宝的法器吧?好像七岁的时候听二大娘说过。

    (⊙﹏⊙)妈妈呀!不会吧!我到底干了什么蠢事啊喂!我只是方便给你喂水啊!我不会害得他以后生不了小宝宝了吧?狐婉兮吓得掩住小嘴,慌得完全不知如何是好,想了想还是三十六计溜之大吉吧!

    “站住——”

    狐婉兮刚迈开脚步,一声怒吼吓得她一个激灵。

    “你——说——究竟是谁派来陷害我的?”

    “我没有啊老板,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可能会陷害你?”狐婉兮表示很委屈。

    “放屁!你让人三番四次拍我的暧昧视频!这还不是害我?”

    白驹摇摇晃晃地坐在床上,手指着狐婉兮。

    “恩公……我在这呢……”然而,眼前好几个人影,某自大狂指偏了。狐婉兮想笑,不过强烈的求生欲让她不敢笑出声来。

    “你笑我!你不仅害我你还笑我!狐婉兮,你还有没有良心?”醉了酒的白驹悲愤欲绝,甚至扁起嘴儿来,那叫一个委屈。

    妈呀!虽然在死亡的边缘来回试探,可是……自大狂这样子是不是犯规了?恶意卖萌可耻啊!狐婉兮一脸正色,竖起三指向天:“老板,我敢对青丘之……我敢对天发誓。绝对没有想害你!”

    “屁——你自己看!你自己看!这是什么?”白驹从裤兜里摸摸索索,摸摸索索,就那个裤兜怼了足有五分钟愣是没找到入口。狐婉兮早就忍不住笑出声,偷偷拿出老人机录下这一幕。

    “你又拍老子!”某驹大怒。

    狐婉兮连忙收起手机,矢口否认,“没有!绝对没有!老板你找手机是吧?我帮你拿!”

    某狐非常利落地探手进入某驹的裤兜……

    嗯……

    嗯?

    某狐像被蛰了一下似的,嗖地一下抽回手,还顺势把白驹一推,白驹就躺在了床上。

    小狐女的脸蛋儿红得跟猴腚似的,某驹却指着她,舌头都捋不直了:“你……心……心虚了吧?你……你就是个小骗子!我不想管你了……我才不想……不想……”

    不行,这样仰卧着胃里好难受,白驹挣扎着翻了个身,这一回可是马上睡得死死的了……

    狐婉兮:“……”

    她本想离开去自己房间,可白驹一直说手机里有什么,狐女的好奇心是何等之重?想了半天,发现手机已经半划出他的裤兜,就用两根手指夹出来,拿起他的手机。

    手机有密码,狐婉兮随便乱输入好几个压根解不开,不过好在有指纹解锁,狐婉兮抓着白驹的手指挨个试,最后用大拇指解开了手机。

    这个最新款的iPhoneX可比狐婉兮的老人机难操控多了,狐婉兮研究半天,东按西按竟然把相机按了出来,相机下面是相册,狐婉兮点进去,一头黑线。

    某自大狂不仅自大,还很自恋,手机里一堆自拍照片,各种角度,甚至还有赤裸身体的……当然,仅限于上半身。

    狐婉兮想起第一次见到白驹的时候,他就没有穿衣服,唇角不禁勾起一抹笑容,里面有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

    看着看着一个视频弹了出来,狐婉兮点开看了一下,看完还划过去没当回事继续翻看照片,可是看着看着,她忽然倒吸一口气,连忙又将那个视频翻出来……

    狐婉兮眨了眨眼,看着视频里面自己起起伏伏的小脑袋,心里隐隐意识到了什么,却又不甚清楚。房间里有配备电脑,狐婉兮连忙打开度娘查询了一下,这一查不要紧,她整个人面红耳赤,傻傻地愣在那里。

    终于明白了!终于明白自大狂为什么要说她陷害他……这视频里的动作分明就是……

    我的老天鹅!太下流了!到底谁拍的视频啊!难怪白驹会怀疑她,要换成她的话也会觉得居心叵测、别有用心吧?要是换成她……或许早就把她踢的远远的了,这样恩将仇报……

    好内疚好内疚,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呀!小狐女心里胡乱地拽着文:“看来我真是红颜祸水啊!”可是内疚不过三秒,换个角度一想,永远乐观的小狐狸马上又沾沾自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