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七十八章 BT总裁

第七十八章 BT总裁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萧燕和她的丈夫是《燕倾城》这部剧中的配角,但是对于剧情有着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他们设计的是否鲜活,对于整部剧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白驹耐心地给江一曼说着萧燕丈夫的观念:

    “你该怎么想?老婆是什么?那就是男人的附庸!不听话?打!整天悲秋伤春的一副苦瓜脸,打!不会侍候男人,打!能动手就不吵吵,懂吗?你放心,听我的,你够狠,她就不敢多说什么。当初是她顶着来自家庭的压力选择的你,她不要面子的啊?回去跟爹妈哭诉?就算哭诉,能起啥作用,你要痞起来,你够无赖,她就拿你没办法!嗯,好,就这样!”

    白驹挂了电话,向萧燕歉然一笑,拿起刀叉切着牛排:“这是A5级,B值No.12的极品神户牛肉,三成熟最好,入口即化,你吃着怎么样?”

    白驹叉起一块,放进嘴里,轻轻咀嚼着。

    “好!挺……挺好的。”李念慈的那个心啊,已经抖成了一团,看他咀嚼着牛肉的优雅模样,仿佛他是把自已切了片,成了盘中餐的恐怖感觉:“刚……刚刚,你朋友啊?”

    “嗯,算是……合作伙伴吧。”白驹笑了一下,神情有些落寞。而看在李念慈眼中,却是他喜怒无常,因为自已问了不该问的话,突然不开心的样子,李念慈更害怕了。

    “李小姐……”

    “到!”听到对方叫自己,李念慈连忙坐正身子,乖巧得像个小学生。

    白驹很是莫名其妙,这姑娘上的什么学校啊,怎么如此温驯听话。

    “你……脸色好像不太好,不舒服吗?”

    “啊?对!我今天……我身体不太舒服,太失礼了,我先告辞了!”李念慈再也待不下去了,她怕自己哪句话说错了,对面的男人马上就能冲过来活活掐死她,她的一个闺蜜就是摊上一个喜欢家暴的渣男,后来患了忧郁症跳楼了。

    李念慈慌慌张张向外就跑,白驹左手叉、右手刀,茫然地坐在那儿。紧接着,女孩儿又回来了,惊慌失措地抓起遗忘在桌旁的包包,向他勉强挤出一个畏怯的笑脸,然后眼皮都不敢抬,迅速又溜走了,好像坐在那里的是一只洪荒巨兽。

    白驹:“……”

    这姑娘挺清秀的,性情也温驯,就是显得太没个性了,不过不讨人嫌。虽然他也没想和这姑娘真有点什么故事,但还是很有好感的,可是她这算什么?简直莫名其妙啊。

    狐婉兮藏在暗处,看着白驹呆坐在那里跟个傻瓜似的,这才抿嘴一笑,得意洋洋地转身离去了:“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求得一生乐逍遥~~~”

    李念慈逃出包间,先和姨妈通了个电话,然后急急忙忙找到她:“二姨,我想……”

    “喔唷,哪能介快结束额?”小姑妈十分热情地向她打招呼。

    李念慈抱住自己姨妈的胳膊,偷偷瞄她一眼,连忙低下头:“二姨,我……我肚子疼,咱们回家吧!”

    古姨母还没逛够呢,但看着外甥女脸都白了,状况真的不大好,便对小姑妈道:“吾老勿好意思,下趟有辰光阿拉再约好的伐。”

    小姑妈有些不悦了,我侄子那么优秀的男孩子,你还不满意吗?这么快就走人,脸上的笑容便没那么热情了:“好额。”

    狐婉兮提着一堆购物袋,规规矩矩地站在她后面,没事人儿一样。

    李念慈帮姑妈从狐婉兮手中接过她购买的东西,同情地看了狐婉兮一言,欲言又止地走开了,看着对方匆匆离去的背影,小姑妈连忙翻出电话打给侄子。半天没人接,还被挂断,小姑妈正要发火,肩膀便被人搭住:“小姑,逛完了?”

    “喔唷!侬个小赤佬吓色吾哟!发生了萨事体?就得快收场了呀?”小姑妈吓的一惊,拍了白驹一巴掌,疑惑地问他怎么这么快结束了。

    “我也不知道,那姑娘说身体不舒服,谁知道呢!”

    小姑妈身后那个提着购物袋的小丫头,一脸得意地笑,啦啦啦~~问我啊,本姑娘知道咋回事呀,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 ̄)/~~~请哼唱小龙人,谢谢。

    “真是特奇怪了伐,是伐是老帮有来额?”小姑妈嘟嘟囔囔的猜测着女方是不是忽然来大姨妈了。

    白驹无奈扶额,这才发现身后又提了满手购物袋的小丫头,立刻上前接过,心里也很愧疚,“饿不饿?带你去吃点东西。”

    “豆子!回窝里切!”小姑妈作势要抢白驹手里的袋子。

    “小姑,这么晚了你也没吃饭,咱们先吃饭去吧,小狐跟你逛了这么久,一个女孩子也累了,走走走。”

    “吾伐去!吾要回窝里熟泡面!”小姑妈瞪了狐婉兮一眼,也没有继续抢夺购物袋,转身就走。

    白驹是毫无办法,对狐婉兮耸了耸肩,小声道:“改天,大餐,我请!”

    “一言为定,说好了不许反悔!你欠我……一、二、三、四……四顿了!”

    小白眼狼认真掰着手指算,惹得白驹一阵轻笑,“要不要四舍五入啊?”

    狐婉兮连连点头:”好呀好呀!”

    白驹:“……走吧,笨丫头!”o(╯╰)o

    刚一到家,小姑妈的鞋子还来不及脱,手机铃声便急促地响起来,连忙翻出来,不等说话,对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侬个宁老昂三的!心肠子坏透掉啦!侬个侄儿噶多毛病,侬做啥介绍阿拉宝贝囡儿!”

    小姑妈懵了,“侬讲有劲伐?吾都听伐懂侬在言话撒!”

    “侬侄儿是个避态!心肠也坏透掉了……”

    “侬囡儿才是呒礼貌!呒教养!呒素质!”小姑妈嘴巴才不饶人,骂完便恶狠狠挂断电话。

    “哎唷!吾气色特了!”小姑妈气的丢掉电话瘫在沙发上。

    “小姑,怎么这么生气?”白驹一头雾水。

    “伊个小姑娘额姆妈!讲侬是个避态!侬是做了撒事体?”

    什么?我变态?我对她做什么了?这一下,白驹也不高兴了。

    狐婉兮捧着三碗泡面,逡巡地站在墙角儿,鬼头鬼脑地窥视,好不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