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六章 戏精附体

第六章 戏精附体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狐狸连忙拈起一块咬了一口,眼睛瞬间亮起来。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美味的食物?简直比冰淇淋还要好吃!不不,也不是更好吃,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但绝对是她狐婉兮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食物之一!

    狐婉兮刚到地球就被人追着跑,肚子饿得叽里咕噜,她狼吞虎咽地将一个汉堡吃完,意犹未尽地又打开其他包装,将鸡翅、鸡腿通通消灭。每一个味道都好的不得了,不一会儿她的小肚子就圆鼓鼓的了。

    她甚至还研究明白了可乐的喝法,虽然第一口喝时似乎有点中药的味道,但越喝越好喝,尤其是里边还加了冰块……地球人真是太会享受了,难怪她的狐人族祖先们明知道老是被人类当成妖怪捕杀,还是前仆后继地来地球探险。

    狐婉兮饱得差不多了,这才有精神注意到前方的电视。这是个里面有小人儿活动的的怪盒子,狐婉兮刚刚在医院里就看到过,那时这东西是悬在房顶的,这个看起来明显更大、更薄。

    狐婉兮试探着用油腻腻地小爪子摸了一下,没弄明白这究竟是什么,便又坐了回去。里边正在播放一个法制节目,那个遍体鳞伤地少女哭的真伤心呀,狐婉兮很想帮助她,可惜却没有办法钻进盒子里去。

    法制节目结束以后,广告播放起来。那些画面绚丽的广告,一下子更吸引了初次见到电视的小婉的注意。因为太过专注,一向耳力超灵敏的她,竟然忽略了此间的男主人,浑然不觉危险正悄然靠近……

    浴室中,白驹关了水龙头,擦着身体走到浴室镜前。镜子上雾霭蒙蒙,他用手擦了擦,镜中出现一张俊美无俦地面孔。被水浸润的头发全部推至脑后,露出了光洁地额头,头发乌黑,奶奶灰已全然不见。

    他的五官很精致,身体肌理分明,与一身休闲打扮时的儒雅相比,此时显得健美壮硕。白驹向境中的自已摆了个臭美的pose,这才拉过一条浴巾,裹住了身体。

    白驹裹着浴巾,得意洋洋地扭着屁股,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走出浴室。麦当劳的味道弥漫整个客厅,似乎比以往的都要香。白驹的肚子咕噜作响,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朝茶几走去,然而还没等他靠近,便吓住了。

    “啊!你……是谁?”浴巾似乎也受到了惊吓,一下子滑下来,白驹手忙脚乱地扯住浴巾,挡住自已的身体,指着坐在沙发上的小护士:“你干嘛的,为什么跑到我家来了?”

    狐婉兮嘴里还叼着鸡腿,白驹受到惊吓地同时,她也被吓了一跳,鸡腿都掉到地上了。不过她已经顾不上捡起来,张着油汪汪地小嘴,目瞪口呆地望着饭桌旁的赤膊男子。

    要说狐族幻化成人的美男子,狐婉兮也见多了,可眼前的男人还是让她掩不住惊艳。不同于狐族男子可以媲美女人的杨柳细腰,面前的男人虽然并不显魁梧,却极具阳刚气的有力感。

    看着他那强壮的胸肌,狐婉兮甚至有一种压迫感。那裸露在外面的肌肉轮廓分明,结实紧致。灯光下还带着水珠的肌肤闪闪发亮……好想摸一摸诶。

    惊吓过后的白驹已经冷静下来,确定房间没有其他人,他缓步朝着少女逼近,“你到底是谁?说话!”

    高大的身影在头顶遮出一片阴影,狐婉兮抬眼望去,“咕咚”吞了一口口水,连忙把油腻腻地小手在护士服上蹭了蹭,努力回忆着地球人的礼节,站起身,很文雅地向他福了福身:“奴奴名唤狐婉兮,年方十九,今日误闯公子府邸,实因饿得紧,不告而取,讨些吃食,还请公子莫怪。”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姑娘别是个神经病吧?白驹仔细看了看,面前这女人,穿着一件护士服,乱糟糟的头发依稀还能看出原本盘着发髻。脸上油渍麻花的,还真像神经病。

    白驹马上拨通了物业,“喂?我每年交那么多物业费,你们就是这么管理的?你们小区这是什么治安?怎么连神经病都能放进来了?赶紧叫几个保安来,什么?我几号楼?我……”

    白驹恼火地讲着电话,狐婉兮一听‘保安’俩字,顿时想到手拿黑色棍棒追赶她的那些人。

    “不要啊公子……”

    狐婉兮戏精附体,马上一个箭步扑了上去!

    “啪”,吃她一撞,那位公子手中的传音法器摔到地上,一下子摔花了屏,这法器太不经造了吧?

    狐婉兮想着白驹刚才的说话,难不成人类日常说话也和我们一样是这么自然的,不像他们的文章里那样咬文嚼字?狐婉兮从善如流,马上换了语气,现学现卖地把刚刚看的法制节目中那位可怜少女的遭遇说了出来。

    狐婉兮掩面而哭,“公子这是要将人家往火坑里推吗啊!人家好不容易才逃出来……”

    白驹恼火地道:“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

    什么叫精神病院?狐婉兮不懂,只管哀哀戚戚,回忆着电视里那名少女的悲惨遭遇,哭诉道:“人家自幼丧父,母亲改嫁后,继父人面兽心,一直对人家不怀好意,为了逼我就范,他打得我……”

    狐婉兮亮出逃跑时磕碰的臂上淤青,哭的好不凄惨。

    白驹面色一凛,这才发现少女身上果然有多处伤痕。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白驹的语气马上温和了许多,“这种事你应该找警察的,要用法律保护你自已,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我帮你报警,我……手机……”

    警察?报警?法律武器?那就是衙门吧?可不能报官,我没有“路引”啊,听说朱皇帝规定了,只有考上秀才的人才允许四处游走,不然抓住了会流放的。

    狐婉兮顺势一滑,一把抱住了白驹的大腿,惨叫道:“不要啊恩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