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五十九章 防不胜防

第五十九章 防不胜防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阳光明媚的午后,道道暖阳透过宽敞明亮的落地窗,洒进左岸咖啡馆的一楼,窗外茂密的林荫在棕色地板上落下浅浅阴影。咖啡馆的每个角落都回荡着萨克斯悠扬慵懒的旋律,让人觉得无比舒适。

    狐婉兮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台边的那个男人,咖啡厅里不只一个人,但是凭着超敏锐的天赋能力,她马上就知道,这个人就是在等着她的那位捕快!哦,现在衙门不叫六扇门了,差官也不叫捕快了,应该叫警察。

    他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的T恤,懒洋洋地四下张望着,待见到狐婉兮向她走过来时,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惊艳。

    “你是……福婉兮小姐吧?”男人起身,开了口。

    狐婉兮毕恭毕敬:“捕……你……是警察?”

    “哦!哦哦!便衣,我是便衣。”夏浔连忙笑着解释:“请坐。”

    狐婉兮在对面坐下,有些忐忑。

    夏浔打个响指,很绅士地给她也叫了一杯咖啡。夏浔改主意了,他本来只是想骗财,但是在见到狐婉兮本人后,他觉得骗色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是这样的,福小姐啊,关于那件案子呢……”

    骗财和骗色对夏浔来说是一体的,谁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骗光她的财,不怕她不乖乖就范。于是他马上振奋精神,投入了诈骗大业当中,把狐婉兮忽悠的不知天南地北。

    他一会儿煞有介事地打电话回“公安局”,还特意按了免提,让狐婉兮听到交谈内容,听到里边有警官互相交谈的声音,有出警的警报声。一会儿又打通“银行”,和银行员工进行了一番很深奥的谈话。

    最后,夏浔眉头紧皱,一言不发。

    狐婉兮不禁紧张地问:“夏警官,怎么样?”

    夏浔沉吟地说:“事情很难办呐,经我们调查,你的信用卡、银行卡,用的密码和医保卡是一样的吧?”

    什么这么多卡?狐婉兮有点蒙,不过公司给她办卡的时候,的确她只输过一个密码,很容易记,她的生日。狐婉兮连忙点头,一脸期待地看着夏浔。

    夏浔沉重地叹了口气:“那就麻烦了,这个骗子很可能盗用的不只是你的医保卡,如果不马上采取措施,你的全部财产将会很快被他全部转走。”

    狐婉兮大惊:“那怎么办?”

    夏浔急忙安抚:“不要怕,现在可以采取这样的办法,你把全部存款立即转入我们刑警队的账户,对你实质上是起到了一个保护作用。等我们查清案情,证明你的清白,你就可以取回存款。不过福小姐啊,这段时间,你一定要重新开立一个户头,再设一个更复杂的密码,我们会把钱退回你的这个新户,以策安全啊。”

    狐婉兮眨眨眼:“我,打钱,给你?”

    夏浔笑道:“不是给我,是给我们刑警队啦,你现在也是犯罪嫌疑人嘛,这也是你自证清白的一个手段,同时是保护了你的财产,等……”

    “等我转完了钱,你就消失无踪了对不对?”

    狐婉兮好气啊,她真的相信了夏浔的鬼话,被他忽悠的找不着北了,可是夏浔一说要把钱转到“公家账户”,狐婉兮马上就清醒过来了。

    啊!真的好生气!本姑娘担心的一宿没睡好……准确地说,是担心的一宿没睡那么久!为了容易请假,一大早就起床给那龟毛男人打扫房间!结果居然是碰到了一个大骗子!

    “网上说了,公安局侦察案件,是可以直接冻结涉案人银行账户的!”狐婉兮腾地一下站起来,目光灼灼,仿佛神探夏洛克附体:“网上还说了,所有说你涉案了,要你把钱打进别人账户的人,全是耍流氓!”

    “哎呀!福小姐,你这是听了什么人胡说咧,我有证件的呀,我有警官证的呀……”夏浔连忙起身,从怀里往外掏证件。他万万没想到,一句“把钱转进我们的账户”,居然就像是打开了这位“福小姐”的智慧开关。

    “呸!你这个大骗子!”狐婉兮端起那杯咖啡,泼了夏浔一脸。

    “哎呀呀,福小姐,你这是袭警吖,后果很严重的。”夏浔手忙脚乱地抓过几张餐巾纸,狼狈地擦脸,等他把眼睛擦得可以睁开,就见咖啡馆的珠帘儿晃动,那道娇俏的人影儿刚刚走出去。

    “奇怪,哪里出了差错呢?明明她都已经上钩了呀?”夏浔莫名其妙,反思着自己的行骗过程,却不知道,偷懒的狐婉兮在网上浏览时,看到很多类似的行为,不过她虽对过程一扫而过,却记住了一个关键:只要他让你打钱,那就是骗子。

    “给,额头还有咖啡呢。”旁边递来一张手帕,夏浔一扭头,就看到一个长相很甜美、身材很婀娜、气质很贤淑的姑娘,眼像两轮弯月亮,唇角天生上翘,那艳丽的唇瓣,上翘的笑靥,像极了一位韩星:朴敏英。

    “啊!谢谢你!”夏浔的眼睛亮了,有种物色到了新猎物的感觉。他接过带些香气的手帕,擦了擦额头和下巴,微笑地看着面前的姑娘。

    姑娘落落大方地伸出了手:“你好,我姓谢,谢雨霏,你可以叫我谢谢。”

    “啊,谢谢姑娘,你好。”夏浔被她妩媚的笑容弄得有点呆了。

    谢雨霏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手拄着下巴,甜甜地笑望着他:“和情侣分手了呀?其实你这么优秀,天涯何处无芳草,一定会有更适合你的人的。”

    “嗯!对对对!姑娘你……说的太对了!”

    是有点酒不醉人人自醉么?好像是吧?或者是……刚刚那带着香气的手帕,好像嗅过那味道后,脑袋就有点晕晕的。但这念头只是在心中一闪,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时候夏浔的大脑已经不太听自己使唤了。

    对面的美人儿甜笑地问:“可以请我喝杯酒吗?”

    “啊,好,好啊……”夏浔有些迟钝地说。

    谢雨霏伸出修长的手指,优雅地打了个响指,很快,两杯红茶、一个果盘、一瓶红酒就送到了他们桌上。

    远近错落的几桌男女互相传递着眼色,还是大姐头厉害啊,三言两语就搞定一只肥羊,一共算他5800好了,准备收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