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四十六章 宠物,女儿,女主人

第四十六章 宠物,女儿,女主人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驹没听清她后边的话,即便听到了他也不会明白,当初晕倒再度醒来后,他的绝症就好了,但是在天台上的那段记忆也从此消失了,他根本不记得童年时候的那个女孩,也不记得发生过什么。

    白驹摇摇头走开了,坐在马桶上的狐婉兮却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当初被白驹用吃了一半的冰淇淋换走了碧玺神精兽的事,现在想想,倒是多亏了那次奇遇,否则她哪有机会再度来到这个世界,经历那么多有趣的事情。

    她的生命实际上已经处于倒计时阶段,不过狐婉兮对此一点都不慌,那个男人就在自己身边呢,一年之内,还不能叫他对自己死心踏地?笑话,那样的狐族少女还有脸活在世上么?赶紧自杀结束狐生吧!

    所以,狐婉兮其实是在有意地拖延时间,她要在这人世间多留些时间,一旦取回碧玺神精兽,她就没有理由拖延了。

    好久,狐婉兮才捂着肚子从卫生间出来,腿都软了。挪到沙发前,她正想蜷缩起来休息一会儿,却看到茶几上放着三颗药片和一杯水。

    狐婉兮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却从白驹的书房里传出了他的声音:“不许再吃了,空空肚子再说。把药吃掉,洗个澡回房间睡一觉!”

    狐婉兮端起茶几上的水,水是温的,狐婉兮水灵灵的黑眸里不禁浮现出一抹温柔,这人虽然嘴巴很凶,但还不坏,比小时候的他强多了。乖乖地吃了药片,狐婉兮又简单冲了个澡,便回到了二楼客房。

    躺在床上第一件事就是拿出老人机,可惜微信上孤零零的只有白驹一个人,狐婉兮点开朋友圈,发现白驹发的全是工作内容,很是无趣,顺手把手机扔到一边,乌溜溜的眼珠一转,狐婉兮便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又把手机拿了回来。

    略加摸索,她就把白驹的备注改成了‘超级无敌自大狂’,这才满意地放下手机。孰不知,书房里边,白驹拿着手机,也刚刚把她的昵称改成了‘一只狐狸模样的猪’……

    过了两天悠闲的周末,迎来了所有上班族最不喜欢的周一,但狐婉兮不一样,她喜欢热闹。由于昨天睡的早,她今天难得地起了个大早,洗漱完毕下了楼,却发现白驹正穿着睡衣,手拿扫帚,在客厅里打扫卫生。

    一见狐婉兮,他就沉着脸道:“看看看看!哪儿哪儿都是你的头发!一个姑娘家,你就不能利索一点?”

    一大早狐婉兮的心情可是美美哒,尤其是吃了药身体也好了,一身轻松,结果被他一吼,本来一脸的笑容也没了。狐婉兮扁扁嘴,不开心地说:“我头发长嘛,颜色又深,掉在地上当然很明显啊!谁像你,弄了个白毛,掉了也看不见!”

    “你说什么?”白驹有轻度洁癖,看不见也就算了,一旦看见,就有些强迫症似的,总想收拾干净再说,他可容忍不了脏乱差就摆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而视若无睹。平时都有保洁阿姨趁他上班时,上门打扫的,因为是周末,按例人家没来,结果就被狐婉兮造成这个样子。

    沙发缝里是她吃的薯片碎渣,不用问,她用手划拉进去的,似乎她看不见,就显得干净了。尤其是那地上的头发,要说起来,也没有几根,不过真的看得见啊,搅得白驹的心也乱糟糟的。

    呵呵,某人的龟毛症又犯了╮(╯╰)╭,昨天还挺温柔的呢,这才装了一天,公狐……啊不,男人呐……狐婉兮学着某位狐大婶的语气叹息,算了,她狐妹妹宰相肚里能撑船,就原谅他这个小肚鸡肠的人类吧!

    “恩公,我来扫吧,恩公你去做饭就好啦!”狐婉兮眯着笑眼,连忙上前抢过白驹手上的扫帚,乖乖打扫客厅。

    白驹忽然想到自从这丫头住进来后,他已经很久没去二楼了,二楼的卫生间也是她一直在用……

    白驹的眉头跳了跳,连忙上楼推开二楼卫生间的门。才一推开,比之前更大的咆哮声就响彻了整个小楼:“狐婉兮——你给我滚上来!”

    狐婉兮被吼得一激灵,连忙提着扫帚跑到二楼卫生间。

    白驹站在门口,愤怒地指着卫生间里面,怒斥道:“你才来几天啊!瞅瞅这卫生间!你是要掉成秃子吗?”

    二楼的卫生间因为狐婉兮昨晚不舒服,洗过澡后就没有收拾,所以乳白色的瓷砖上缠绕在一起的长发清晰可见。

    狐婉兮摸着自己被发型师改造过后的长卷发,美滋滋地说:“恩公你不用担心我,人家怎么可能变成秃子呢,人家拥有健康,当然亮泽。美丽的头发浓密柔顺。飘柔,就是这么自信……”

    “谁担心你了!我管你是不是秃子!赶紧给我收拾干净!不然就从你工资里扣钱!”白驹说完又看了一眼在他眼中无法容忍的卫生间,便恨恨地下楼而去。

    狐婉兮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自大狂自大狂!超级无敌自大狂!”看吧,给他备注的昵称一点都没错!就知道扣工资,又黑心肠又小气鬼,这卫生间哪里有他说的那么糟糕嘛!

    狐婉兮虽然在心里抱怨着,手上可不敢有丝毫怠慢,赶紧将二楼卫生间打扫出来。收拾完毕,狐婉兮跟表功似的下去向白驹炫耀,却发现白驹正在吃早餐。

    是可忍孰不可忍!婉兮脾气很好的,可是跟她抢食吃那可不行!狐婉兮把扫帚一丢,扑上前去,立即与白驹展开了争抢。白驹发现,那个小讨厌鬼一上桌,他的食欲都好了许多,本来感觉已经吃饱了,愣是又多吃了一块鸡蛋饼,嗝儿~~

    锁门,看着她不再笨拙,但仍然连窜带跳,跟一只宠物狗狗似的爬上车,再绕过去开车门,白驹忽然有种家的感觉,以前一个人,虽然里一尘不染、需要安静时寂静无声,需要声音时音响可以开得满室皆,但那感觉与这时的充实感完全不同。

    此时此刻,就像早餐之后,带着宠物……带着女儿……我还没结婚呢,实际上,我缺少的是另一半,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才对吧?

    白驹发动了车子,睨一眼系上安全带,很乖巧地坐在那儿的狐婉兮,一下子打消了心头的温馨,眼前这个丫头,无论如何也跟他白驹家的女主人划不上等号吧?那约等于呢?

    怎么又胡思乱想了,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