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三十七章 撩汉秘笈

第三十七章 撩汉秘笈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网页自动播放了一首世界级气势恢宏的BG征服天堂(onquestofPrdise),一条条秘笈一一呈现在小狐女的面前,婉兮姑娘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子,像一个好好学习、天天想上……向上的小学生。

    “女汉子撒娇初级教程”、“如何做一个磨人的小妖精”、“炮友转正三部曲”、“闷骚系与禁欲系男神的区别初解”、“艺术小哥哥、摇滚小哥哥与金融男的共通性”、“在中国撩北欧男神的进阶教程”……

    哇!看得眼花缭乱好么?居然一句都看不懂,太高大上了!

    狐妹妹马上抱着朝圣心态,开始了如饥似渴的学习。

    “卧槽,这手段真是没眼看!好羞耻嘤嘤嘤!”

    “啊!这是一个有味道的视频!”

    “看得我尴尬症都犯了!”

    “这也行?请收下我的膝盖!”

    “节操已碎!”

    狐婉兮时而看得眼饧耳热,时而看得娇羞无限,时而掩面,时而惊呼,收拾完厨房出来的白驹站在客厅里,侧耳听了一阵儿,不得其解地摇了摇头:“原来多么纯良的一个姑娘啊,这才几天功夫,学了一嘴的B站用语,哎!”

    白驹摇摇头回了,楼上,狐婉兮仍然津津有味地看着。小婉也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总之,看的是昏天黑地,以她的超级大脑都有些吸收不了啦,这才迷迷糊糊地去睡觉。

    这一晚,小婉睡得……十分香甜,不要以为她看了那么多的撩汉手段,晚上就会做什么春梦,这个小吃货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昨天是周六,今天是周日,没有闹钟吵她,所以当狐婉兮悠悠醒转时,也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辰,只是拉开窗帘看看,太阳已经挂在在了很高很高的地方。

    “早餐会不会被他给吃光了?以他冷酷无情的脾性,没准真干得出来!”狐婉兮想着,急忙洗漱停当,一溜烟儿跑下楼,就见白驹穿了一身灰色的休闲服,挎着棕色皮包,金丝眼镜也带了起来,又打扮得老气起来。

    “喝!你还真能睡!正要留纸条给你呢,饭在桌上,去吃吧。”

    狐婉兮讶异地说:“今天不是休息日吗?你要出去?”

    “嗯,和人谈点事情,已经约了时间。”

    白驹说着瞟了她一眼,灰蓝色的睡裙虽然是长款的,但领口开的很低,被蕾丝花边包裹着,可以看到若隐若现的乳肉。吆!这丫头看着瘦瘦的可做掌上舞,居然有沟诶,白驹不禁暗暗点评了一句。

    等等,昨天突击学习的“撩汉秘笈”中有一句是怎么说的来着?妖孽要如何给男人一个勾魂摄魄的精神高潮?要全心全意地望着他,让他感觉到他已得到了你全部的关注,如果你比他年轻许多,要做出崇拜的样子、不谙世事的样子,要不吝对他的崇拜与赞美。

    想到这里,狐婉兮马上现学现卖,双手攥着小粉拳握在胸前,满眼都是小星星:“老板星期天还这么辛苦,难怪你能这么成功!当然啦,我老板不只能吃苦,本事也大得很,至少甩我……一个街区。”

    这丫头今天哪根筋不对了?怎么感觉怪怪的。白驹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其实对于她的赞美还是很受用的,尤其是她崇拜的眼神儿,被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如此崇拜,哪个男人都会飘飘然吧?

    于是,白驹便昂起头,飘飘然地离开了,完全忘记了他当初让狐婉兮签的合同,可是给他充当小女仆来着,可现在在他家,人家是睡觉睡到自然醒,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也不知道是谁伺候谁。

    啊!“撩汉秘笈”果然管用,我就夸了他几句,看他臭屁的样子,男人啊,真是一种肤浅的生物,人家只是略施小技,这也太好对付了(╯—╰)/

    狐婉兮迅速解决了早饭,便选了套衣服,背着她的小包包出了门。

    朱皇帝的路引……啊,现在叫身份证,是她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上次魅惑了人力部的员工,暂时蒙混过去了,可是后续还有一系列的事情要解决,包括给她上“五险一金”,听说那是给她的钱钱,只是暂时不发到她手里,那也是她的钱啊,不能放弃。

    狐婉兮在网上查了些相关的资料,但是只看文字,其实还是有不少不明白的地方,她已经答应下周一要提供详细资料给人力,本来想着今天对白驹施展一下魅惑术,让他带自己去办理,不过既然他有事情……

    狐婉兮想起了昨天认识的王东,自己虽然是人生地不熟的,可他熟啊,而且对他施展魅惑术,比对白驹施展似乎良心上更容易接受。对,就这么办。

    出了家门,狐婉兮便打了辆车,直奔滨海医科大的总院。出门在外,衣食住行,这是必然要涉及的基本问题,所以刚刚学会操作电脑时,小婉便重点了解了这方面的常识,不至于茫茫然地量着步子前去。

    狐婉兮乘车驶进医院大门的时候,白驹也开车到了隐溪茶馆。

    这是一栋德式洋房,外面看着有些老旧古朴,可里面却是别有洞天。小院里翠竹掩映,水池里泉水淙淙,水池中游鱼尾尾,气氛恬净自然,给人一种特别安逸的舒适感。

    白驹摸出手机看了看,约定的地方是汀禅居,但看着一道道门户上的名字走过去,丝毫没有注意到一幢房间的门半开着,里边正坐着韩卢。

    汀禅居中已经有三个人在了,一个是白驹公司的首席营收官戴暮雨,三旬左右,戴着一副无框圆镜片的近视镜。

    在他对面坐着一位年近四旬的男人,个子不高,隆鼻阔口,很有气质,此人叫何善光,也是一家风投基金的老总,公司规模比白驹掌握的优纳凡威尔小多了,只有十亿上下,不过在国内目前也算是中等规模的风投公司,白驹已经调查过他们公司的状况,营收也还不错。

    另外一人则是一个衣装很有品味的中年女子,是某网络视频公司的执行总裁,名字很有意境,叫云舒云。三人正在谈笑宴宴地喝茶、聊天,白驹一走进来,迎门而坐的何善光便看到了他,马上笑微微地站了起来。

    坐在他旁边的云舒云和背对房门而坐的戴暮雨马上察觉有异,二人住了口,飞快地对了个眼神儿,便也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