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二十九章 一起钓个鱼

第二十九章 一起钓个鱼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狐婉兮找到泡面,用热水泡上,这些基本技能或见白驹做过,或者有从电脑上学到过,此时做来,倒有驾轻就熟之感。然后打开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吃泡面,好舒服。

    不停地换着台,一段电视剧的画外音突然吸引了小婉的注意::“狐狸在先秦两汉时地位最为尊崇,当时,它与龙、麒麟、凤凰一起并列为四大祥瑞之一。汉代的石刻画像及砖画中,常有九尾狐与白兔、蟾蜍、青鸟并列于西王母座旁,以示祯祥。

    还有人总结狐狸有三德:毛色柔和,符合中庸之道;身材前小后大,符合尊卑秩序;死的时候头会朝向自己的洞穴,这是不忘根本。由此可以推论,狐狸在夏至汉的两千多年里,是活得非常滋润的。”

    随着这段旁白,烟雾缭绕的屏幕里,一直纯白色的小狐狸腾云驾雾,翱翔在碧海蓝天中……

    狐婉兮立刻来了兴致,放下遥控器专心致志地看起电视剧来。坦白说,狐族并不是狐狸,也不是狐狸修炼成仙,但他们之间确实有着一定的相像之处,这也是古人错把狐人当成狐狸成精的主因。

    久而久之,狐族人对狐狸便也有了一种特殊感觉,在某种意义上,把它当成了自已的一个远房亲戚。所以,孤身一人远在地球的小婉,便饶有兴致地看起了狐仙的故事。

    而这段先秦两汉时期的关于狐的介绍,当然并不是一部记录片,而是一部人狐恋的电影的开头。

    “呜呜呜呜……”

    泡面早吃完了,两盒。

    虐恋啊!中国电影人、电视人最擅长的大杀器,虐得剧中人死去活来,小婉抱着靠枕,她的喜怒哀乐也早已随着电视剧中人物的命运哭哭笑笑,不能自已了。那个女演员叫丁狸,她把纯良可爱的小狐仙演绎得太传神了。

    白驹好不容易收拾停当,正要开始准备做饭,忽然……

    “呜呜呜呜……”

    “还有脸哭!”

    白驹扯下两只套袖,有些悻悻然,我说什么了,我连一句重话都没有啊,我就是让你出去,有什么好哭的?

    “呜呜呜呜……”

    嗯……她后来主动求帮助,应该也是蛮内疚的,我还吼她……

    白驹脸色凝重地把刚洗好的一摞盘子放好,犹豫了片刻,推门走了出去。

    “咳!我正准备做饭呢,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的小姑娘有几个会做饭的呀,是不是,也正常。你……”白驹脸颊上还沾着面粉,一脸内疚。

    沙发上窝着的小姑娘哭的泪人儿一般,泣不成声。白驹心更软了,柔声说:“行了,你别哭了,我并没怪你,我这人就这样,平时脾气就不太好,所以有时说话语气会比较冲,但是我其实……

    狐婉兮挥挥手,哽咽地说:“你走开啦,挡着我了!”

    “啊?”

    白驹扭头一看,电视上正播《狐恋》,难道这姑娘哭是因为……

    狐婉兮歪着身子,绕开白驹看着电视,抽抽噎噎地说:“柳飘飘好可怜哦,为了她相公付出那么多,宁可割了狐尾与狐族划清界限,可她相公还误会她是要来害自已全家的,呜呜呜,还欺负她,呜呜呜,还赶她出家门,呜呜呜,柳飘飘太惨了……”

    白驹把头一扭,毅然、决然地回了厨房。“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我若气死谁如意?况且伤神又费力!”白驹默念着《莫生气》,暗暗告慰自己,冷静、深呼吸,我再心疼她我是小狗!

    早餐做好了,白驹摆着一张臭脸把早餐端上了桌,本以为已经吃了两份泡面的小没良心不会再吃了,没想到她的胃口极好,白驹不禁暗自庆幸,幸亏自己一气之下饭做的多了点儿,否则自己只怕要饿肚子,这个吃货吃东西是用抢的,在她吃饱之前,她真有一种连盆端走不许别人碰的护食感。

    吃完早餐,白驹懒洋洋地吩咐:“去洗碗!”又不放心地嘱咐了一句:“如果你连碗都能摔了,那就赶紧卷铺盖走人!我家不养废物!”

    “喔!”好在电影已经演完了,狐婉兮不需要恋恋不舍,她撅着能挂个香油瓶的小嘴儿,端起碗筷进了厨房。

    “叮咚~叮咚~叮叮叮叮叮咚~”这谁啊,按个门铃这么骚包。白驹皱着门头走到玄关处的可视门禁前,一看外面的人正举着手里的鱼竿,呲着一口白牙,笑的无比灿烂,不愧是做牙医的。

    “嗨!小白同学,我们该去钓鱼了!”来人就是滨海医科大总院的那个牙医,上次两人约好了休息日一起去钓鱼。也好,与其和那臭丫头相看两生厌,倒不如跟王东去城郊遛达一圈儿散散心。

    白驹将门禁打开,王东穿着一身迷彩服,提着鱼杆踢里踏拉地走了进来:“你准备好了没有啊,赶紧的赶紧的,这鱼窝子啊,得上午下,午后可不容易上鱼……”

    “急什么,都在仓房放着呢,拿上就能走,鱼饵你准备了?”

    “你们去哪里?”

    狐婉兮系着蓝布碎花小围裙,扎撒着小手从厨房跑出来。

    王东顿时眼前一亮:“哟!行啊小白,你这家伙鸟么悄的,这都学会金藏娇了?”

    白驹白了王东一眼,说:“藏娇?老子藏的是个吃货!”

    王东点点头:“嗯!确认过眼神,是大哥的女人!”

    狐婉兮柳眉倒竖:“站住,换拖鞋!”

    王东正要往里走,被她一喝,乖乖回去换鞋。男主人的话可以不听,女主人的话可不能不听啊。

    白驹道:“你坐着,我去换衣服!”

    狐婉兮马上两眼放光:“我也去!你要去哪?”

    “你……行吧,去换衣服。”

    白驹本来想拒绝,但是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好像更不放心,所以只好答应。狐婉兮马上欢天喜地的上楼换衣服去了。

    抓鱼?那可是小婉最喜欢的运动。在母星的时候,堂哥堂弟们就喜欢带她去河边抓鱼,二哥最厉害,站在河边很长时间不动,突然一撅屁股,就一头扎进水里,保准再起身时就是一条又肥又大的鱼……

    狐婉兮越想越兴奋,屁股顿时有些痒起来。狐族特性,兴奋的时候,尾巴会不自由主地摇动,狐婉兮一时兴奋忘形,结果……她要现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