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二十章 赖定你了

第二十章 赖定你了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乌溜溜的眼珠一转,狐婉兮便泫然欲泣了:“恩公,你房子这么大只有你一个人住,不嫌寂寞吗?我从家里逃出来,一文钱都没有,要不是遇到菩萨心肠的你,我早就饿死了!你就行行好,多收留我一阵子吧,等我赚了钱,一定会尽快搬走的!”

    “哪有那么夸张?”白驹翻了个白眼儿:“我一个单身狗,你住在这里不方便,这要让人看到,指不定会怎么说我们。我是个男人还无所谓,可你是女孩子,对你影响多不好。”

    “恩公都不怕,我也不怕!”狐婉兮一抹眼泪,脸色变得比翻书还快,握着小拳头向他表忠心。

    白驹不为所动:“实话对你说,是我有点怕呀!”

    臭男人!

    狐婉兮又在考虑动用魅惑术的可行性了,只是两人朝夕相处的,想用魅惑术就得经常用,而对一个人施用魅惑术太久,有伤这个人的身体。狐婉兮不是心地残忍的小狐女,实在不想对他动这一招。

    白驹蹙眉想了想,无奈地叹气道:“算了,你一个姑娘家,出去租房子,我也不放心。那我就好人做到底,再收留你一阵吧。不过……”

    白驹一下子坐正了身子:“你既然住在这里,家务活就得你承包了,我的衣服,我的房间,还有其他地方的打扫洗涮都归你,院子也该收拾收拾了,草要剪一剪,回头我会教你怎么用割草机,玻璃也得擦擦,本来嘛,这些都有家政定时来打扫的,不过你反正没事干,多干点活就多挣钱。吃饭嘛,我负责了,至于房租,从你薪水里扣,这样算的话,我一个月再多付你四千,怎么样?”

    白驹拽拽地坐在那里,一副快点叩谢圣恩的表情,其实心里也有点虚。叫人干这么多,明明就是你家小保姆嘛,还要收小保姆房租。不过,收了钱他才没有养女人的感觉,君子坦荡荡嘛。

    对钱其实没甚么概念的狐婉兮很高兴,生怕他反悔似的连连点头。可是转念一想,狐婉兮的笑容便僵在唇角,不可置信地道:“等等,我要干全部家务?”

    “对啊!”

    “那不就是你家小丫环吗?”

    “你不乐意呀?”

    “乐意!太乐意了!”

    狐婉兮呲着一口小白牙,脸上笑嘻嘻,心里PP。这臭男人!简直又龟毛又小气!那么有钱还这么黑心!欺负她小姑娘一人漂泊在外,真是好不要脸!亏我这一路还感激你的好心呢。

    白驹点点头:“嗯!那就好,明天晚上,我有点事拜托你,做为酬劳呢,免你一个月房租,去睡吧,明天不许晚起,不然自己走路上班。”

    说完白驹大老爷便潇洒地转身走了,留下狐婉兮一人风中凌乱。

    她恨恨地咬着牙,恨恨地踩踏着地板,噔噔噔地上了楼。

    一头扑在床上,正要诅咒几句,一阵脚步声响,然后灯开了,紧接着白驹探进半个身子,狐婉兮扭头看着,正要问他来干什么,白驹一扬手,丢进来一个小瓶子,落在床上,弹跳了几下。

    “这是……什么?”狐婉兮懵懂地问。

    白驹板着脸:“你不是识字吗?上边写的很清楚!”说完,房门就关上了。啊!那丫头趴在床上的姿势挺漂亮的,两只小脚丫荡在空中,修长的腿,臀部盈盈圆圆,又挺又翘……

    “哎哟哟……”白驹一个恍惚,脚下一个闪失,差点儿摔下楼去,脚脖子微微有些崴了,马上收敛了心神,扶着楼栏,一步步挪了下去。

    狐婉兮怔怔地看着关紧的房门,把白驹丢在床上的小瓶子拿过来一看,原本忿忿不平的表情,顿时有些复杂起来。那瓶子上写着‘湿润烫伤膏’的字样,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还写着,[主治功能]清热解毒,止痛,生肌。用于各种烧、烫、灼伤。

    狐婉兮看了看手背上微微有些红肿的一片,那是白天试泡咖啡时不小心烫伤的,他什么时候发现的?狐婉兮忽然想起晚上在服装店门口,她穿着女仆装被他拖回服装店时曾经哎呀一声,他回头看了一眼,难道是那时……

    这人,毒舌是他,心软是他,抠门是他,大方是他,霸道是他,体贴还是他……一会儿叫人开心,一会儿叫人生气,有时候还会有点小感动。“这个臭家伙……”狐婉兮轻轻地说。

    次日一早,不知是心里惦记着睡不踏实,还是怕白驹真会丢下她,狐婉兮竟然七点钟就爬了起来。还以为自己又睡过头,吓的套上衣服便‘蹬蹬蹬’跑到楼下。发现那个臭男人正穿着一套藏青丝绸睡衣,手拿报纸,坐在客厅里面喝咖啡,总算长舒一口气。

    瞥了一眼睡眼惺忪的狐婉兮,白驹放下报纸,满意地点点头,“有进步,至少不会迟到了。”

    视线落在桌上放着的合同、闹钟,他继续道:“签了这份合约,以后我就是你的房东。还有,别忘记做饭也包括在合约里。这个闹钟你拿去,明天记得早点起来准备早餐。”

    合约?闹钟?早餐?狐婉兮眨了眨眼,刚睡醒还有些呆,拿起密密麻麻的合约,她看的一知半解,糊里糊涂。

    “你不会不认字吧?”白驹这才想起最重要的事,要是不认字可就没法工作了。虽然只是打杂的小助理,但不识字怎么可以?

    “怎么可能!”狐婉兮悲愤起来:“我狐婉兮可是集美貌和智慧于一身的小才女!不就是在这里签名字,对吧?”

    狐婉兮指着合同下面乙方的空白位置,语气虽然骄傲,实际上心里虚得很。爷爷就是母星专门研究人类的学者,她当然会人类文字,可那都是古代繁体字,简体嘛……她现在能认得,可写还得学……

    白驹抱着肩膀,挑着眉,将笔递给她,狐婉兮一把夺过笔,写下很漂亮的‘狐婉兮’三个繁体大字,白驹不由眼睛一亮,还真是一手好字,这小女人,总能在不经意处给他惊喜。

    白驹拿回合约,对狐婉兮道:“快去洗漱,一会吃饭。”

    狐婉兮连忙跑到洗手间,洗了脸后看着镜子下面的玻璃台上有瓶瓶罐罐的东西,她以为是面脂,便涂在脸上。没想到涂了一脸泡泡,还进了眼睛里,痛得她忍不住叫出了声。

    白驹连忙跑出来,问清楚才发现这傻姑娘竟然把洗面奶当成了润肤露,不由得心里一软。这个年代的小姑娘,哪个不是一梳妆台的化妆品和护肤品?连他一个男人都有洗护套装,这丫头怕是从来没见过才会认错吧?那她以前过的日子……

    “别动,我帮你洗!忍一下!”

    水龙头还没关,白驹勾起狐满兮满脸润肤露的小脸,一脸嫌弃地拘了水开始给她洗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