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一百七十章 握手言和

第一百七十章 握手言和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大师怒了,挥舞着望远镜从石头后面蹦了出来:“妖精,休得放肆!”

    张大师匆忙往身上一摸,只有那个准备用来抓猫的兜,没带任何法器,急得张大师直跺脚,完蛋了!完蛋了,要死人了!

    张大师灵机一动,赶紧把望远镜又举了起来,然后摸出手机,调成录制视频模式,把手机架在望远镜后边。他打算录下狐妖杀人的证据,然而……镜头里边,狐婉兮已经恢复了正常模样,正和白驹“咬着耳朵”。

    白驹安然无恙!张大师松了口气,旋即又是一阵的兴奋,事实证明他没有错,这个女子果然是狐妖!竟然真的有狐妖!老子没有认错!苍天大地老祖宗啊!我张有驰要发达了!

    张大师马上拿起手机:“喂?儿子啊,对对,是我,不是你爹我还能是谁?我说,你赶紧去我里,大衣柜顶上最里边有个落满了灰的黑盒子,对,你找出来,里边是一把桃木剑,什么?废话!我那大孙子整天穷翻腾,我不收起来,被他看见,还不拿去当了玩具。嗯嗯嗯,你赶紧的,马上给我寄来,要最快速度啊,走顺丰吧,安全些。行了行了,你寄来就是了,别问那么多。”

    挂了电话,张大师就跟个刚下了蛋的老母鸡似的咕咕笑了起来,虽说和对岸隔了好远,但还是怕被狐婉兮听见,笑到一半赶紧唔住嘴:“咕咕咕咕,发达了,发达了……”

    酒店里边,韩卢站在曲艺门口,接过白猫,惊咦了一声:“你还给它洗澡了啊,嚯!香喷喷的。”

    曲艺看他在主人身上嗅了一下,而主人正向自己翻着蓝眼睛,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不禁干笑几声:“呃,是啊,是啊。”

    韩卢又问:“它吃东西了?”

    曲艺趁机说:“我试过了,可能这只猫原来家是吃饭的吧,我试着喂别的她不吃,结果我叫了份外卖,她倒是吃了。你也甭准备猫粮了,吃饭时带她一份就行。”

    “嚯,居然吃的跟人一样?神奇,那谢了哈!”韩卢真把这白猫当成自己的宠物了,还向曲艺道了谢,就抱着白猫回了自己房间。

    刚一进房间,白猫就从他怀里蹭地一下跃出去,嗖嗖嗖地跳上沙发,再登上沙发靠背,站在高处,威风凛凛,跟一头母老虎似的。

    “嚯!挺精神的嘛,你乖点哈,不要乱跑乱跳,我洗个澡。”

    白猫又翻了个白眼儿,这傻子,真当我是猫了,你洗澡还跟我得瑟下干……瓦特?这个家伙要干什么?他窗帘都没拉啊!啊,没眼看了!

    白猫赶紧捂住眼睛,但旋即发现这么人性化的动作一旦被他看见就坏了,于是又嗖嗖嗖地跳下来,直扑卧房,心口还在卟嗵卟嗵地乱跳。

    那个臭家伙,居然就直接脱起了衣服,幸亏她跑得快,要不然就全看光了。咦?好像已经看光了,这男人贱兮兮的德性,身材还不错嘛,屁股翘翘的,呸呸呸,我在想什么呢。

    白猫的脸悄悄地红了,只是并不明显。而外间的韩卢已经脱得赤条条一丝不挂,哼着歌儿走进浴室打开了淋浴。

    白猫蹲在床上,眼珠子咕噜噜乱转,一会儿他要是光着屁屁进来换衣服,我要不要再躲一躲?不看白不看?好像不好诶,我可是堂堂的狸族公主殿下,这要是传出去我不要做人了。咳!我不说,有谁知道?不行不行……

    白猫蹲在那儿一动不动,跟一具石雕似的,脑海中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当!”外间门突然响了一声,白猫吓得身子一哆嗦,后背弓起,准备亡命去也。

    “当当!叮咚~~”又是两声敲门声,然后是按门铃的声音,白猫一下子放松下来,原来是有人来了。

    门外,白驹一脸的不情愿:“你拉我来这里干什么?”

    狐婉兮仰着脸儿,甜甜地冲他笑:“叹人间真男女难为知己,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你懂那种心情么?”

    白驹茫然:“什么?”

    “希望……花好月圆,人间圆满的心情。”狐婉兮甜甜地笑:“他是你最好的兄弟,是吧?两个大男人,干嘛碍于那点面子,你们想再过多久才会亲热如初。”

    她挽起了白驹的胳膊,轻声地说:“我有了你,才知道爱是多么的甜蜜。我希望,你和你最好的兄弟,也能恢复曾经的关系!”

    “嚓!”门开了,韩卢穿着件大睡衣,脚下趿着一双拖鞋,头发湿漉漉的,臭着一张脸:“谁……啊!”

    “嗨!”狐婉兮冲他快乐地挥手。

    白驹一把捂住了狐婉兮的眼睛,瞪着韩卢赤裸的胸膛:“系紧点儿!”

    韩卢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拉紧了衣领,警惕地瞪着白驹:“你要干什么,我可是……”

    白驹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他的话道:“行啦,大家都知道你是天篷元帅,不用说了。”

    “屁的天篷元帅啊,我是八戒!”

    狐婉兮抓下白驹的手,瞪大眼睛说:“八戒不就是天篷元帅么?”

    “我说的八戒是泰拳的臂箍汉语音译,用这种臂箍的颜色表示段位的高低……喂,你干什么?”

    韩卢正向狐婉兮耐心解释着,白驹已经不耐烦地挤开韩卢走进了房间。

    狐婉兮向韩卢挤挤眼,小声地说:“我们老板可是有心和好,想跟你握手言和,把握机会喔。”

    韩卢怔了怔:“有心和好还这么臭着一张脸?”

    “哎呀,他傲娇嘛。”狐婉兮说着,把韩卢推进了房间。

    白猫站在里床上探头看着,咦?原来有人来了。

    糟了!一眼看见推着韩卢回来的狐婉兮,丁狸吃了一惊,嗖地一下就跳开了。

    她以人类面目掩饰自己时,狐婉兮是看不破什么的,但是一旦恢复天狸真身,那就不一样了,其实做为狸族人,她和地球上的狸还是有区别的,只是不是动物专家,一般人还真不会注意到这些细微的区别。

    可是狐婉兮做为狐族人,如果见到她的真身,却是能马上识破出来的,丁狸当然大吃一惊。

    然后,她以白猫形态纵身跃开的刹那,还是被好眼力的狐婉兮捕捉到了她的身影。虽然这乍一看,来不及识破她的真面目,但是却看清了是只白猫,狐婉兮顿时大喜:“呀,你还养了猫呢?”

    狐婉兮正想让白驹和韩卢独处一下,彻底恢复曾经的关系,再加上确实喜欢小动物,就欢喜地向室内跑了过去。

    “糟了!我要躲进床底吗?下边有灰诶,我堂堂狸族公主殿下,我才刚洗完澡……”

    丁狸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狐婉兮冲了进来,一人一猫,四目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