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风波犹未平

第一百六十六章 风波犹未平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一曼毁了,一夜之间,身败名裂,成了绿茶婊的代言人,网上提起她时,都会亲切地称呼她为“江氏绿茶。”

    早晨,江一曼没有下楼吃早餐,她默默地坐在沙发上,抽着细烟。

    一缕香烟袅袅升起,笼罩了她的容颜。烟雾中的她,风度依然,美丽依然,但眼神却有些落寞,神情更是透着些憔悴。

    “曼姐,你的行李收拾好了。”

    何小猫走进客厅,右手推着一个大皮箱,往墙边一搁。

    “可是,没有最近的直达航班。”何小猫期期艾艾地说。

    “没关系,我去高铁站。”江一曼摁熄香烟,站了起来:“你留下继续跟组。”

    “是,那……沈深和汀兰姐呢?”

    江一曼没有回答,拉着皮箱,快步走出了房门。

    何小猫望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这两个人,看来是被开定了,幸亏自已当初没有主动去掺和太多这种事儿,害人害已呀!不过,自已帮江一曼拼凑过一段音频,这事不会暴露吧?

    不怕,不怕!我只是领着人家的工资,不得不听人命令罢了,他那么大的人物,就算知道了,也不会难为我的。此时此刻,何小猫只能如此祈祷了。

    ……

    “砰!”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吓得正在苦逼地炼丹的曲艺一跳三尺高,而旁边一只白猫则嗖地一下窜进了内室,用来应急炼丹的酒精炉砸在地上,呼地一下就燃烧起来,吓得曲艺引吭高歌起来:“救命啊!”

    火苗窜起,淹没了曲艺惊恐的面庞,浓烟滚滚,顺着门缝钻了出去。

    很快,大堂经理就带着一众保安和服务员,拿着灭火器,冲进了曲艺的房间。大家一通折腾,终于把火扑灭了。

    “先生,酒店客房不能生火,你在干什么?”

    “啊!我……我想自已烤点羊肉串。这不已经扑灭了吗?看着吓人,其实火不大,哈哈哈……”

    曲艺熏得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冲着酒店经理打哈哈。

    “对不起先生,您严重损坏了本店的物品,必须要予以赔偿。而且您严重违反了本酒店的制度,我们不欢迎您这样的客人,请您……”

    “我保证不会再犯了,一时大意,一时大意啊!”曲艺急急忙忙冲回,提着一个包包又冲出来,抓了一把钱塞给经理:“这是赔偿酒店损失的。”

    曲艺又抓出一把钱塞进经理的另一只手:“多亏你帮着扑灭火灾,这是给你的感谢费。”

    “谢谢诸位!谢谢诸位!”曲艺继续从包里掏钱,一一塞进众保安和服务员手里。

    众保安拿着钱,犹豫地看着经理,经理看看手里的钱,迟疑了一下,严肃地说:“我们不希望再有下次!”

    曲艺眉开眼笑:“一定,一定!”

    经理摆摆手,吩咐几个服务员:“赶紧打扫更换一下。”

    经理带着保安离开了,几个服务员赶回去拿更换的设备,曲艺提着包包回到内室,哭丧着脸看着站在阳台上的一只白猫:“主人啊,人家真的不会炼丹啊!”

    “闭嘴!”

    白猫威严地瞪着曲艺:“你这个蠢货,这么点儿事都办不好,差点儿燎着了本公主的头发!”

    曲艺惊恐地握起双手:“啊,如果真的毁了公主殿下的花容月貌,那我就是死一百遍都难赎罪了,幸好主人没事。”

    “哼!看你这蠢样,今天怕是炼不出丹了,如果不能恢复人身,剧组那边我也拍摄不了,你来想办法。”

    “是是是!”

    白猫很人性化地用小爪子挠了挠头,又瞪向曲艺:“继续炼丹,如果炼不出固本培元丹,助本公主恢复人性,我就炖了你这只蠢狗!”

    曲艺哭丧着脸:“我……人家一定努力!”

    白猫在窗台上高傲地踱了几步后又停下,吩咐道:“把我送回韩卢住处吧。”

    曲艺一呆,紧张地问:“啊?主人不要小的照顾吗?”

    白猫冷哼一声:“你再弄起火怎么办?一旦被酒店的人发现我在这里,还不把我丢出去?我去韩卢那小住!”

    曲艺愁眉苦脸地答应:“好的主人!”

    ……

    张有驰坐在房间的八卦地图上,翻了一阵一本古旧的破书,蹙起了眉头,喃喃自语:“没有错啊,难道真被老祖宗忽悠了,或许人家并不是狐妖,是我这古书所传故弄玄虚?”

    张有驰烦恼地爬起身,在子里踱来踱去,忽尔又停了下来:“反正我还要在这待一段时间,且盯着她,如果确实无可怀疑那就算了,如果真有什么发现……”

    张有驰笑了一下,又赶紧收起笑容,转身就出了。

    外,曲艺提了个黑皮包,鬼鬼祟祟左顾右盼的从他旁边走过,张有驰没有在意,径直从他旁边走过去了。黑皮包里,突然探出一个小猫脑袋,溜圆的大眼睛四下看了看,又缩了回去,可惜张大师已经走过去了,根本没有看见。

    白驹吃完早餐刚回来,才换了衣服拖鞋,就听见敲门声,一开门就看见曲艺杵在门口,登时便瞪起了眼睛:“又有什么事啊?”

    白猫直接从黑皮包里跳了出来,大摇大摆地贴着白驹的裤腿走进去。

    “喂!喂!喂!”韩卢回身叫着,白猫却没理他,身子一伏,嗖地一下窜上了沙发,蹲定了身子,便懒洋洋地往靠垫上一靠,看起了电视。这地方韩卢刚刚坐过,暖和着呢,舒服。

    曲艺呲牙笑了:“哈哈,韩总监,你我都是爱猫人士,所以只好拜托你了。我的事情比较多,不能一直照看她,辛苦啦,辛苦啦。”

    韩卢回头看了一眼,白猫正示威似地向他瞟过来,韩卢无奈地叹了口气,摊摊手说:“那就放这儿吧,不然还能怎么办?”

    “多谢!多谢!”曲艺点头哈腰地给他拉上了门,门一关,韩卢立刻眉开眼笑:“嘿嘿嘿!小白,是不是想我买的猫罐头了,还是我对你好吧。”

    韩卢跟一只大马猴似的走回去,坐在沙发上,撸着白猫的毛发:“对!就叫你小白了,这名字好,跟某个不识好人心的家伙同名,咩哈哈哈哈……”

    丁狸抬起爪子,就用隐隐探出肉垫的利爪拍落了韩卢非礼她的大手,这浑蛋,摸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