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成奸

第一百五十六章 成奸

 热门推荐:狐狸的本命年法则
    新笔趣阁www.ibq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手机屏幕上,狐婉兮憨态可掬,手舞足蹈。

    “不是我一个人喝~~嗝儿,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饮酒倍思亲。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日幕征帆何处泊,天涯一望断人肠。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狐婉兮挥着手,东一句西一句地吟着诗,忽然又把手机凑近,镜头里只看到一只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眨呀眨的,好像在看放大镜:“不对诶!我西出阳关有故人哒,我还有老板你,嘻嘻,你是个好人,唔……老板是好人……”

    “行了,少给我发好人卡了,你在哪儿呢,我去接你。”白驹又好气又好笑,台上两个人声泪俱下的控诉在他耳中就如放屁,他现在只想去把那个小混蛋赶紧给接回来。

    “才不要呢,我喝多了,嘻嘻,我知道。我现在见着你,你肯定……嗝儿,训我,我才不要见你呢现在……”狐婉兮冲着镜头挤眉弄眼的,为她看穿了白驹的心意而得意洋洋。

    这时手机镜头里冒出两张脸,分别贴在狐婉兮左右,因为狐婉兮直挺挺地举着手机,他俩的脑袋凑得则较近,镜头里便出现了两个大头,后边则露出狐婉兮两眼发直的小脸。

    面前那两张大脸也跟猴腚儿似,眼神儿都是直的,其中一个圆脸苦着脸说:“白驹先生,实在对不起,我们请狐师父吃饭来着,谁知道她非要跟我们行酒令,要吟诗作赋,我们哪儿会啊,就……喝多了点儿,对不起,一会儿我们就送狐师父回去。”

    另外一个瘦长脸凑了过来,屏幕上就剩下他一张大嘴了:“不是一会儿,我俩……现在就送狐师父回去。”

    “我不走,你们起开,老板,我想跟你喝酒,我们喝交杯啊,好不好……”

    狐婉兮推开黄英龙和李瑞新,憨态可掬地对着镜头说,听得白驹的心跳直接漏跳了两拍,这个死丫头,知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啊,大叔不经撩的啊!

    舞台上,徐汀兰越说越是声泪俱下:“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还负了我们曼姐。我们曼姐当年可是系花,那时候他就是个穷小子,能给我曼姐什么?可我曼姐还是义无反顾地跟了他。而他呢?他对曼姐,是彻头彻尾的利用!”

    在场的人义愤填膺,徐汀兰眼中闪过得意之色,继续指控道:“《燕倾城》是曼姐和白驹合作的第一部剧,曼姐开心的不得了,为了能陪他,房间都是在酒店的对门。可白驹那个忘恩负义的无耻小人,竟然带着女助理一起来剧组,而且还住在同一间房!我说的这些,大家都可以去找酒店求证!曼姐去找白驹质问,那个畜生竟然拿分手要挟!我是一曼工作室的人,曼姐对我像亲妹妹一样。亲人受辱,我徐汀兰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我去找他理论,结果他居然打女人,我的屁股,扎得全是洞,呜呜——”

    徐汀兰说的是字字血泪啊,在场的人同情不已,对白驹唾骂不已。

    “狗男女太不要脸了!就这样还想勾引我言哥!”

    “就是!强烈要求《燕倾城》剧组驱逐渣男贱女!还我言哥一个公道!”

    “还我言哥公道!!”

    现场还有很多沈其言的粉丝赶来了,听了徐汀兰的爆料,他们先发作起来,当然,他们在意的只是沈其言在剧组受欺侮,不过对沈深和徐汀兰来说,也足以造势了。

    媒体们纷纷拍照片,录视频,今天猛料十足啊,回去有得写了。而风暴的核心白驹,此时却正低着头,捧着手机,看着对面的狐婉兮。黄英龙和李瑞新已经架着狐婉兮打了辆号车,把她塞进车子,载着她往回来了。

    狐婉兮坐在车上,还在摇摇晃晃地摆手:“我回来啦,你不要生气喔,要乖,我喝点水睡一觉就醒啦。我酒品最好啦,不哭、不闹、不跳,就是话多,嘿嘿嘿嘿,啊!老板,你今天打扮好有型啊……”

    白驹哭笑不得地摇头,对着耳麦话筒说道:“麻烦你们两位了,到了酒店大堂跟我说一声,我去接她。”

    “叮!”电梯门开了,江一曼穿着一袭尽显优雅与美丽的鱼尾裙袅袅娜娜地走出来,后边紧跟着戴一幅圆框眼睛,显得有点萌的何小猫。

    宴会厅的大门被事先安排的服务员猛然拉开,江一曼昂首挺胸走了进去。

    “曼姐,你怎么来了?”徐汀兰做又惊又喜状。

    沈深马上指着江一曼大声说:“这位就是我们一曼工作室的负责人江一曼小姐,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她,我和徐汀兰女士所说的一切都毫无虚假。”

    人群中,白驹终于缓缓抬起了头,看着镁光灯下的那个女人,她亭亭玉立,正向蜂拥上来的媒体人优雅地点头、微笑,可是看在白驹眼中,却觉得无比的可笑。他不理解,为什么有的人这么有攻击性,她所做的一切,于她而言甚至没有任何好处,她最理想的结果,也只是毁了他而已,而他却并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

    图什么呢?

    人呐,真是最不可琢磨的生物。

    “江小姐,请问徐女士和沈先生说的那些都是事实吗?”

    “江小姐,您真的一直在默默做白驹的地下情人吗?”

    “江小姐,白驹真那么明目张胆地和小三住在一起了吗?您就住在对面?”

    “江小姐……”

    一个个露骨、犀利的问题,铺天盖地地朝着江一曼砸来。江一曼一言不发,只是分开众人,努力走向舞台。

    徐汀兰和沈深慢慢退了两步,将麦克风前的位置让了出来。江一曼在麦克风前站住了,目光徐徐扫向下边密集的人眼,闪光灯闪烁不停,“嚓嚓”的快门声此起彼伏,白驹站在人群后面,眼神中微微露出一丝嘲讽。

    “哇!老板你好严肃喔,人家看了都害怕了,我回去你不会教训我吧,不许打屁屁喔。”

    对面的狐婉兮还握着手机,醉眼朦胧的居然还发现了白驹神色的变化。

    同车的黄英龙和李瑞新很尴尬,这明明就是一小女生嘛,说好的高手风范呢?狐师父,你可不能给我们武林中人丢人呐,你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江一曼肃立着,直到闪光灯的闪烁渐渐停歇下来,才缓缓凑到麦克风前,轻轻弹了弹麦克,清了下嗓子,用悦耳的声音开口了:“诸位,很抱歉劳动你们来到这里,不过,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不想指责、不想怨恨、不想纠缠,我的人生,不是为了一个男人而存在!”

    灯光之下,江一曼眸波流盼,神采飞扬:“所以,辛苦大家了,告辞!”

    “轰!”江一曼的表态顿时令全场炸了锅。

    “哇!帅喔!”网上观看直播的人顿时也是纷纷被她的风采所折服。

    江一曼转身想走下舞台,而激动的媒体人已经蜂拥而上,将她团团围在了中间。

    “我擦!奸诈啊!真是太奸诈了!她居然以退为进,太狡猾了啊!啊~~也就只有蔫儿坏的本公子,当年才叫她吃了个大大的哑巴亏,而且直到现在她还以为是她甩了我,牛不牛逼?你说,牛不牛逼?”

    电脑跟前,韩卢拍着怀中白猫的屁屁,兴奋得不能自已,丁狸忍无可忍了,掉过头来就是一口:“喵呜~”

    “嗷~~~”,23楼顿时传出一声狼嗥般的叫声,出现在走廊上的曲艺听见这近亲的惨叫,“汪”地一声就扑了过去……</>